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遇熟人

第四百三十五章 遇熟人

  “小爷叔,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吗?”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竟然将百无求吓的跳了起来。当下他指着吴勉说道:“按着你的理,刚才你应该说你们死你们的,我有空的话就去给你们报个仇。这么不要脸的话才是你的风格!小爷叔,你不能好好说话吗?”

  就在百无求对吴勉说话方式的变化有些措手不及的时候。小任叁在后面拍了拍二愣子的大腿,说道:“大侄子,别胡说八道。那话不是冲着你们爷俩说的。”

  百无求回头瞪了小任叁一眼之后,说道:“这话不是对老子说的还能对谁……”

  “那是对我说的。”广仁微微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我明白了,遇到那样的急事。我一定会去麻烦你和归师兄的,一定不会和你们客气。”

  “你还是客气客气吧。”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站了起来。随后他转身向着洞府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广仁继续说道:“其实你对火山说的没错,不用改,那样挺好……”

  看着吴勉走出去之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也笑嘻嘻的站了起来。最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这次这个叫做公孙屠的孩子闹得挺大,现在邱芳已经去联络广义和广悌了。你透个底。竹简上面写的什么,能让徐福大方师着这么大的急?”

  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回答道:“我并不是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如果归师兄想知道的话,拿到了竹简之后自管去看。”

  “到时候看见了徐福,老人家我会和他说你第一个看的。”归不归说完之后嘿嘿一笑,随后跟在了吴勉的身后向着洞府外面走去。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老家伙回头冲着广仁师徒俩呲牙一笑,说道:“大方师,老人家我就不和你们添这个乱了。还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记得小矬子纲元吗?他已经轮回了,算起来应该是公孙屠下的手。别小看那个小家伙。他比你想的不简单……”

  说完之后,归不归已经带着小任叁和百无求两只妖物走出了洞府。还能听到百无求对归不归说的话:“老家伙,老子一旦被人抓了。要你弄死老子,说,你怎么办?”

  “还用问吗?你隔不了二年就要被人抓一会。你爸爸我什么时候让你吃亏了……”

  知道他们这些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广仁的笑意这才僵硬在了脸上。他看着吴勉、归不归刚刚坐着的位置,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一边的火山说道:“准备一下吧,这里不能继续住下去了。找到公孙屠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清静所在。”

  广仁和火山在商量应该这么去找公孙屠的时候,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已经回到了长安城内。这个时候,魏、蜀两军已经先后撤军,城中逃难的百姓开始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家园。

  回到了他们租住的客栈之后,归不归便开始没话找话的对着吴勉说了几句。最后话题引到了重点:“你就真的不好奇竹简里面写的是什么吗?老人家我跟着徐福几百年,他连一个字都没有透露出来过。现在看起来,这个竹简应该是只有大方师才能看的东西。广仁一定是知道的,他就是不松口。”

  “说你想知道就好,我能听明白。”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你怎么想的,我也明白。想看什么就去看,看完之后告诉我里面写的什么。徐福的法旨说的是谁看谁死,可没说听到了也要灭口。”

  “那还是算了吧,徐福那个老家伙当年囚了老人家我百年,他可是舍得杀我老人家的。”归不归打了个哈哈之后,也不再这件事。当下几个人打算再去看一眼妞儿之后,就离开这长安城。现在还在乱世当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和妞儿见面。

  当下。几个人结清了客栈的房钱之后,才发现他们留在马厩里的马匹已经都被曹真大军牵走了,只留了一个车壳子还在马厩旁边。当下。他们几个打算看了妞之后,去长安城的骡马市在买几匹高头大马回来。

  再次去了昨晚的富商家中,看了一看刚刚投胎的妞儿之后,便溜溜达达的在大街上逛了起来。本来打算弄几匹马回去的。不过现在这世道,就算长安城这样的旧都,都找不到骡马市去买马匹。

  本来想坐着马车溜溜达达的。一路观赏风景回到洞府的。最后找遍了长安城也只是在官衙当中找到了几头骡子和驴,马匹已经都被魏军征调走了。就这几头大牲口还是曹真看在长安太守的面子上,留下来当脚力的。

  小任叁闹着不肯使用术法离开。当下归不归围着官衙转悠,想着是不是那里面的骡子拉出来套车的时候。眼尖的百无求突然指着大街上一个匆匆行走的男人说道:“老家伙你看那里,眼熟吧?他不是说去准备什么天材地宝吗?长安城里也有天才地宝……”

  顺着百无求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位当世炼器第一人神色慌张的在大街上转来转去,看样子百里熙好像是在找什么人。他背后背着一个长条包裹,里面应该是某件刚刚炼制出来的法器。能让炼器第一人这样上赶着送货上门的,除了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之外,归不归也想不到还有别人了。

  既然大术士在这里,那说什么也要看一眼的。当下。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隐藏住了自己的身影,悄悄的跟在炼器第一人的身后。围着长安城大街转了整整一圈之后,百里熙在北门某座酒肆当中。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酒肆的角落里面,对着大门的位置坐了一个身穿斗篷的男人。男人低着头看不清相貌,从斗篷里面还是露出来的几绺白头发。和吴勉、广仁一摸一样的白头发。看到了东张西望的百里熙之后,这人对着炼器第一人招了招手。吸引住了百里熙的注意力之后,示意他到酒肆当中说话。

  百里熙匆匆忙忙的进了酒肆当中,做到了斗篷男人的对面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鳌龙心我带来了,我要的东西呢?你没有带来……”

  听着百里熙语气当中出现了失望和恼怒的语气,男人将头顶上的斗篷头套拿了下来。显露出来的相貌正是不久之前去了广仁那里家传法旨的方士公孙屠。

  “敢将百里先生从千里之外请到这里来的,那件东西自然是随身带来的。”公孙屠说话的时候,将放在桌子地下的一个小小包裹取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公孙屠继续说道:“不过既然百里先生说到鳌龙胆了,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这个乡下人见识一下?”

  百里熙的目光紧紧盯着公孙屠桌子上的包裹,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百里熙取出来背后的长条包裹。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随后当着公孙屠的面,将盒子打开,露出来里面一个鲜红,还在一条一条的心脏。这个应该就是百里熙口中的鳌龙心了……

  百里熙见公孙屠见到了这颗心脏之后,急忙又将盒子扣上。随后对着公孙屠说道:“阁下看过这棵鳌龙心了,我是不是也可以查看一下阁下带来的宝贝了?”

  “这个自然……”说话的时候,公孙屠将自己的包括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