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公孙屠

第四百三十三章 公孙屠

  就在长安城外两军都傻眼的时候,城里的客栈当中,吴勉、归不归几个人面对着一个身穿青衣,背着一个大包袱的男人,正是那位和方士一门毁灭有莫大关联的方士邱芳。

  昨天晚上百无求去找王朗骂街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都守在产房门口等着看妞儿再次转世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这位邱芳凭空的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邱芳带来了徐福给归不归的信笺,不过老家伙并没有马上接过来。他让邱芳等着门口,先和吴勉、小任叁进去看了转世之后的妞儿。查看了这个刚刚出生婴孩的魂魄,又给她做了场祈福法事又忙乎了半天。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几个人才从产房里面走了出来。将还在堵着王朗门口骂街的百无求也叫了回来,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客栈之后。应邱芳的要求,老家伙让百无求和小任叁在门外守着。看着屋中没有外人之后,归不归这才从邱芳的手上接过了徐福给他带来的信笺。

  老家伙几眼看完之后,便笑嘻嘻的将信笺递给了吴勉,说道:“想不到徐福还能把老人家我想起来,想必除了我老人家这里之外,广仁、广义他们那里你已经走了一趟,是吧?”

  “我昨晚才回到岸上,怕误了燕哀候大方师后人魂魄转世,错过了你们几位。下了船便直接赶过来的。”比起来上次见面,邱芳变得有些少言寡语,在他身上在看不到广仁大方师的影子。看来当年方士一门崩塌还是对他造成了不少的打击。

  “公孙屠?这个名字听着有几分耳熟。”这个时候,吴勉也看完了信笺上面的内容。将信笺还给了归不归之后,白发男人慢悠悠的对着邱芳继续说道:“他是怎么惹到你们大方师的?能让徐福说出来此人必死,我都不敢往下想了。”

  “公孙屠,就是当年在海上,徐福派来送我们走的那个小方士。”归不归提醒了吴勉一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表情古怪的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邱芳,随后笑嘻嘻的对着白发男人再次说道:“你还给了他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想必这个公孙屠已经变成长生不老的体质了吧?邱芳小娃娃。偷着长生不老不至于让徐福生这么大的火气,说吧,他还做什么了?把徐福大方师的座船一把火点了?”

  徐福给归不归的信笺上。写明了一个叫做公孙屠的方士,跟随他在东海巡游的时候,作出了大逆不赦的事情。现在要求归不归和广仁等门人追杀此人。徐福在信笺上特意留了话。抓到此人之后立即格杀。魂魄由邱芳亲自送到地府前去投胎。尸体也由邱芳带回海上,徐福大方师要另做处理。

  邱芳看着归不归将信笺收好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我不知道。公孙屠做的事情已经被徐福大方师禁口,船队上下没人敢提这件事。不过徐福大方师还有个口信要我亲口对归不归先生说,公孙屠身上带着一卷竹简。凡是看过这卷竹简的人都要格杀,一个不留。”

  “竹简,一个不留?徐福这次闹的有点大啊……”听了邱芳的话,归不归的眼睛马上便眯缝了起来。扫了吴勉一眼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你们方士一门当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东西,连老人家我都没有听说过的。邱芳,这竹简是什么,你总应该知道吧?”

  “不知道”回答了三个字之后,邱芳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当下又说了几句:“徐福大方师的口信说得是看过的人都要死。邱芳看过的话,这个时候便是其他同门来向归不归先生你传话了。”

  看着邱芳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正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吴勉突然插嘴对着邱芳说道:“你背着的是什么?阴气这么重又不像法器,是骨灰瓮吗?”

  “是骨灰瓮,里面装着纲元的骨灰。”邱芳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上个月初四纲元在海上亡故,根据当年徐福大方师定下来的规矩。凡是死在海上的门人,除了身犯大恶之外。亡故之后都要直接火化,骨灰由专人送回故乡安葬。这些年我已经送回来十四个人了,我的大限就在不久之后,到时候还不知道谁能送我的骨灰回到故乡……”

  说这话的时候。邱芳的语气说不尽的落寞。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公孙屠的事情我已经告知几位了,还请归不归先生帮邱芳一个忙。代替我去见广仁大方师,将徐福大方师的书信转告。还要顺便转告刚才的口信。”说话的时候,邱芳掏出来另外一封信笺,恭恭敬敬的递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见不了广仁、火山……”归不归难得的叹了口气之后,从邱芳的手上接过了信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广义、广悌他们哥俩的下落你应该知道。这个老人家我就不跟你争了。最后问一句,纲元的死是那个公孙屠造的孽吗?”

  “你见到了公孙屠自然会知道。”说话的时候,邱芳又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张写着字的纸条。放在归不归面前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是广仁、火山二位大方师的所在之地,就麻烦各位了……”

  说完之后,邱芳起身恭恭敬敬的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行了大礼。随后他再次说道:“邱芳还要去广义、广悌两位前辈那里传信,不打扰几位。邱芳告辞……”

  看着他使用了五行遁法离开之后,归不归拿起来身前写着广仁、火山藏身地址的纸条看了一眼。随后对着身边不声不响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那个公孙屠可是没有术法的。这才过了多久,竟然能闯下这样的大祸,那个小家伙这些年都做过什么?”

  “还以为你会说那竹简里面写着什么”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真的不知道竹简的事情吗?”

  “什么时候你也开始疑神疑鬼了?如果老人家我知道的话,徐福让邱芳传话,还用说的那么隐晦吗?”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背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件事和我们没有关系。老人家我早就不是方士了,拖了广仁的福你和方士也没有什么关系。徐福的口命和我们没有关系,把这封信交给广仁和火山,就算大功告成了。顺便让广仁把元昌的事情说清楚。保了这么多次了,还真是他的私生子不成。”

  这时候,城外传来一阵两军厮杀的声音。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本来还想去见见卧龙小家伙的,现在看还要再等几天了……”

  回去看了刚刚出生的妞儿一眼之后,这几个人便施展了各自的遁法,出现在广仁、火山藏身的洞府外面。

  站在洞府门口,归不归哈哈一笑,对着里面说道:“两位大方师,看看谁来了?出来吧,不用藏了,徐福那个老家伙想你了,托我老人家给他带来封信……”

  片刻之后,一脸诧异的火山从洞府当中现身。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说道:“你们怎么知道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一天之内连续接到了徐福大方师两次法旨……”

  “两次法旨?”归不归听到之后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说道:“上一次法旨是谁送来的?”

  “一个叫公孙屠的方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