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僵持

第四百二十三章 僵持

  虽然不认燕劫,不过这位前任大方师还没到连归不归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广仁的声音说道:“归师兄,广仁只是前来江东访友,看到有人在此地施展幻术之法,一时好奇这才进来进来。一时技痒这才误破了吴勉先生的幻术……”

  “老家伙,你别听他的。老子都能听出来广仁在胡说八道!碰巧看见的?呸呸呸!燕秃子和鬼脸楼主在这里好几年了,他现在才碰巧看见?”说话的时候,两个一摸一样的杜少爷结伴从内宅当中走了出来。

  两个人走到近前之后,身体瞬间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位杜少爷变回到了百无求的相貌,另外一位杜少爷的身体才是快速的变小,眨眼的功夫便变回到蹦蹦跳跳小任叁的模样。

  看到了这个变化之后。空气当中广仁轻轻的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刚才燕劫和楼主和你们四位面对面都没有发现,可见吴勉先生的幻术到了何种程度。也是归师兄和吴勉先生的心智过人,算到了他们会做什么样的反应。”

  “幻术再强,也不是没有瞒过广仁你的眼睛吗?”吴勉冷冷一笑之后,对着空气当中的前任大方师说道:“既然是路过技痒破了我的幻术。让你露面又不肯,广仁你还打算看热闹看到什么时候?”

  “本来这就要走的,不过看到了这位楼主之后。我又改了主意。”空气当中的广仁说到这里之后,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两位楼主与方士一门的崩塌有关,现在方士一门没有了,他们两位还这么逍遥自在。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归师兄,吴勉先生请把此人交给广仁,由我来处置了他。”

  “你想要处置他们俩,这两位楼主已经死了一百多个来回了。怎么,这几天才想起来方士一门没有了,晚上睡不着觉这才打算起来要报仇了?”吴勉用他那特有的语气说到这里之后,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你们之前几次三番的放走他们俩,现在才想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吴勉先生误会了,以前没有到了结他们的时候。而且这两位楼主的性命也不应该由我们来了结。”说话的时候,广仁终于从空气当中走了出来。他冲着吴勉、归不归二人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大门口说道:“来了就现身吧。他当初为了贪图你的皮囊,这才收你做的弟子。你们俩算不得有师徒之份。”

  广仁说话的时候,提着一个人脑袋的元昌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了广仁身后。将人头放在地上,对着这位前任大方师诗礼说道:“元昌在路上耽搁了一会,来的有些迟了,还请大方师见谅……”

  说完之后,元昌将地上的人头捡了起来。对着远处的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刚才就是这个人耽误了和尚的时间,听说他还得罪了二位,和尚为了两位犯了杀戒……”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元昌便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之前他是在王智的口中,听说燕劫得罪了吴勉和归不归的一个大概。他会错了意,一位这两个人是挨着燕劫是他们在方士一门长辈的份上,才没有贸然下手。这才杀了燕劫来吴勉、归不归的面前讨个人情,没有想到本来想想拍马屁的,却拍错了地方。

  看到了燕劫的头颅,广仁心里也对元昌和尚有些厌恶。不过这位前任大方师的城府极深,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丝毫的表现。只是指着还晕倒在地的楼主,说道:“你的仇人就在那里,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

  “这几天也是邪了,老子一直就不得劲。看见秃子就没有好事。”没等元昌和尚开始动作,百无求已经扯开嗓子喊道:“元秃子,你来的正好。老子们一直都在找你。想不到你的胆子这么大,竟然还敢自己出来。鹏化殷那个老头子你还记得吗?这几天他没给你托梦,说我们几个要给他报仇。让你躲着点走吗?过来的时候洗脖子了没有?”

  本来元昌已经打算走过去了。听了百无求这话吓了他一激灵。这个和尚得到的消息是鹏化殷和吴勉、归不归的关系一般,要不然这么多年也没听到吴勉、归不归再去找他的传闻。

  因为之前两位楼主曾经被广孝和尚藏到了心觉寺,这才给了鹏化殷一个生孩子的许诺。让这个老人家盯着两位楼主有没有再回故地。不过不久之前,元昌和尚打听出来这两位楼主回到了心觉寺,还在寺中暂住了十三天。

  当下,元昌去找鹏化殷理论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全家搬走。因为这个老家伙才坏了自己的大事,元昌和尚将怒气发泄到了这个老头子的身上。不过当时他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想不到现在从这个二愣子的嘴里听到吴勉、归不归已经知道鹏化银是死在自己的手上。吓死元昌也不敢在过去。

  和尚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去杀死楼主了,当下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运用五行遁法。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这里已经下了禁制,吴勉看穿了和尚的心思,当下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声之后,对着正打算扭头跑的元昌说道:“不要动想跑的脑筋,来了就不要走了。我给你一个自己了断的机会。鹏化殷被你割了脑袋,你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给他赔罪就好。”

  “不是老人家我夸你,吴勉你就是好说话。”听了白发男人的话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已经面露惊恐之色的元昌和尚说道:“还在等什么?让你自己了断这么好的事情也不是每次都有,化殷那孩子是老人家我的弟子,我老人家替他报仇可就不是脑袋下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大方师救我……”这个时候,元昌已经跪在了广仁的身前,对着他说道:“看在这些年,我还算听话的份上……”

  “归师兄,吴勉先生可否看在广仁的面子上,留他再活几年。”广仁冲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行了半礼,随后继续说道:“剿灭问天楼两位楼主的事情只能元昌来做,今天他了结了这位楼主之后,我便把他带走严加看管。等到另外一位姬牢也死在他的手下之后,我再将元昌交给两位,任凭发落。”

  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元昌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有一瞬间他还想要尝试着逃走。不过想到自己周围这三个人都是谁之后,他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了,失魂落魄的倒在地上。

  “你还以为这里是方士宗门吗?我们是你手下的小方士,一定要听你的法旨?”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想着广仁、元昌的方向走了过去,边走边继续说道:“你们大方师墓里的事情我也没忘,我们今天是不是一起算一下。”

  说话的时候,吴勉手中凭空出现了那柄贪狼。广仁皱了皱眉,两柄带着寒光的短剑也从他的腰后飞了出来。

  远处的归不归见到了广仁的动作之后,笑了一声,说道:“大方师,不是老人家说你,你真的打算和我们俩动手吗?这你可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广仁没有说话,身上却慢慢的冒出来一股朦朦胧胧的白雾。眼看着一场争斗就在眼前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大门口响了起来:“看来我来的时间正好,几位,请住手吧。我造的孽自己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