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破法

第四百二十二章 破法

  看到了门外这个满身满脸的大汉之后,燕劫有些无望的坐在了地上,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门外的另外一个自己苦笑了一声,说道:“到底你是燕劫,还是我是燕劫?”

  门外的燕劫做出来一个一摸一样苦笑的动作。随后他说道:“我也再想这个,我们俩到底谁是燕劫?是我的话,为什么你、还有刚才那个都那么像?连术法都一摸一样……”

  现在燕劫脑袋乱的就好像一团浆糊一样,他的身子靠在门框上。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再看旁边的燕劫也在和自己坐着一摸一样的动作。叹了口气之后,他对着旁边的另外一个自己说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想问你。现在怎么办。我知道这都是幻术,你也是假的。不过这幻术却是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这个真是幻术吗?……”另外一个燕劫也是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己’。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已经有点后悔了,其实就这样一直夺舍下去也不错。大不了轮回转世嘛。”

  这个时候,燕劫自己的心里也隐隐的有了一丝悔意。这个幻像说得没错,自己一直夺舍活下去也不错。大不了轮回转世。说不定到了下一世自己走运,还有一世的富贵……

  就在燕劫胡思乱想的时候,坐在门外的另外一个‘燕劫’突然冷笑了一声,他站了起来,对着门内的空气说道:“我让你看热闹,可没说你可以破了我的阵法,广仁,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燕劫’说话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那个带着刻薄和谁也看不起的语调。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他身边的空气震动了一下,随后瞬间从‘燕劫’变成了白头发的吴勉。

  于此同时,整个都尉府也发生了变化。都尉府还是都尉府,不过燕劫现在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从中堂到后宅的侧门。这时候,一个多年都没有听到的声音响了起来:“抱歉,广仁看到这样绝妙的幻术之法,一时技痒才失手破了这幻术。你继续施法,不会有下一次。”

  变回到本相的吴勉冷笑了一声,对着空气继续说道:“到底是大方师。随随便便就能破了我的幻术。要不然你还是露面,也随随便便的破破我的术法。”

  “那倒是不必了,此事是广仁做的欠妥,我向吴勉先生道歉了。”广仁依旧是他那不紧不慢的语调,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他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燕劫先生。方士一门已经不复存在,广仁也不对你行晚辈之礼了。多年未见,您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时候的燕劫已经明白了过来,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对着空气当中的广仁说道:“大方师不用客气,当初我在方士一门还是你长辈的时候。也没见你见过几次礼。这次既然大方师你和吴勉都在,那么燕劫我也不给你们添乱了。仙骨我没有福分消受,这就告辞了……”

  说告辞燕劫可没有马上离开。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身前那个完全不搭理自己的吴勉说道:“之前你说过我放弃仙骨的话,你会保我。这话现在还作数吗?”

  “你想说我的话不算吗?”吴勉回头看了这位秃头修士一眼,随后又继续说道:“找死囚夺舍,我保你。吴勉说的。怕忘了就纹在身上。”

  现在广仁、吴勉这样的人都到了,自己再也不可能去打仙骨的主意。虽然可惜不过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再去争取也没有什么意思。最后燕劫很是识趣的离开了这座都尉府,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是存了一下小心思。你们总不会住在这里一辈子保着仙骨吧,你们走了,我还有机会。

  出了都尉府之后便没有了禁制,燕劫当下马上施展五行遁法回到了那做废弃的道场之中。打算取了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之后便离开这里,不过就在他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青布僧衣的和尚站在道场当中。看到他回来之后,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燕劫先生?你能回来那就是说广仁已经到了,是吧?可以和我说说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现在怎么样了吗?几年不见。我还有些想念这位师尊的。”

  燕劫愣了一下,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和尚的相貌。不过这些年方士一门发生的事情他也是听说过一点的,他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和尚说道:“元昌?你来的正好,我还在发愁应该给吴勉一点好处的,你到了正好了结我的心愿……”

  燕劫知道的只是这个元昌是楼主的弟子,术法并不如何高深。自己的术法虽然也不行,不过对付这样的人,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有关元昌的事情他只知道这个程度,如果知道了这个和尚褫夺了那位面具楼主的术法,相信他也不敢起这样的念头。

  听到了他的话,和尚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燕劫说道:“本来我只是想打听一下那里的情况,现在看起来还是要我自己去看一下。我最后再问一下,广仁大方师是不是已经到……算了,我自己会去看的。这个是给你的见面礼……”

  说话的时候。元昌将一个圆球一样的东西扔到了燕劫的脚边。竟然是一个还在流血的死人头,燕劫看的清楚,正是面具楼主派去监视吴勉、归不归的弟子王智。

  元昌找了快破布擦了擦手上的鲜血之后。继续对着已经有了惧意的燕劫说道:“这是给你的见面礼,不过我还需要一件给吴勉和归不归的见面礼。燕劫先生,借你的项上人头一用……”

  再说都尉府中的吴勉,等着燕劫离开之后,这才继续对着空气当中的广仁说道:“广仁,你不是路过这里。闲的无聊这才破了我的幻术,放走了燕劫吧?你这又打得什么鬼主意,不打算露面和我说一下吗?”

  空气当中的广仁淡淡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还是算了,吴勉先生你的术法已经登峰造极,广仁还不想和你有什么冲突。如果吴勉先生心里仍有不满的话,那么广仁第三次向先生赔罪……”

  “老人家我就说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显出来真身,原来是大方师到了。”这个时候,归不归拖着已经陷入昏迷的楼主走到了吴勉的面前。这个时候楼主脸上的面具已经到了老家伙的手上,就见这位楼主面上还是几百年前,被吴勉打伤的凹陷。现在看着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归不归本来没打算直接动手的,他想着等到这位楼主快崩溃的时候,才出现给他一个选择,让楼主心甘情愿的替他将元昌和尚引出来。这已经看到楼主有崩溃苗头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吴勉施展的幻术突然失效,无可奈何之下老家伙才动了手。

  这位楼主的术法是这几年重新练回来的,不过时间太短,吓唬住燕劫还行。在归不归的面前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一下便被归不归打晕随后他将拖到了吴勉的面前。

  “大方师,老人家我这番心思都被你搅了,你自己说,该怎么赔老人家我?”将楼主扔到了地面上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没等广仁回答,他又再次说道:“不知道什么人能让大方师你大老远的跑到江东的?好好的,一定要把水搅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