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诡宅

第四百二十一章 诡宅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燕劫和楼主两个人都是好像石化一样的愣住了。他们俩已经看到了中堂当中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少年跪在男人身前,听着他父亲的训斥。这不就是两个人刚刚进到都尉府见到的那一幕吗?杜裘训斥他儿子的语调,还有手里的动作都和刚才一摸一样,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变化……
  
  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燕劫、楼主两个人的冷汗便瞬间流淌了下来。有人在他们二人的面前做了手脚,眼前的一切应该都是幻像。刚才两个人竟然完全看不出来,别说刚才,就是现在眼睁睁的重新经历一次。明知道眼前都是家的,无奈两个人也没有看不出来一丝破绽。
  
  吴勉、归不归他们俩已经到了!这都是这二人使出来的手段,两个人瞬间明白过来的同时,也发现都尉府的范围之内已经下了禁制,遁法什么手段施展不出来。知道今晚的大事难成,两个人转身便向着门外走去。
  
  当他们俩推开大门准备逃遁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几乎让二人的心脏都跳了出来。就见门外竟然还是都尉府里面的样子,远远看到中堂里面,那位都尉老爷杜裘正在对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训斥道:你和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争强好胜……”
  
  两个人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无休无止的死循环一样。前后都是都尉府的模样,上演着杜裘训子的戏码。不管这么说燕劫和楼主都是见过世面的修士,但是眼前的一切两个人都解释不了。明明知道都是假的。却还是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破绽。
  
  “是幻术的话就一定会有破绽……”楼主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一人一边,先冲出去再说。出去之后不要联络,各自逃命吧……”说完之后,这位戴着面具的楼主已经转身向着门外的另外一个都尉府冲了下去。
  
  看着楼主冲过去之后瞬间了结了中堂的二人,随后挟持着已经吓呆了的杜公子向着都尉府后门的位置跑了下去。当下,燕劫也是不管不顾了,有样学样的杀死了都尉夫妇。随后拖着脸色煞白,已经被吓傻了的杜少则向着都尉府后门跑去。
  
  这都尉府燕劫和楼主都来了不止一次,燕劫带着杜公子跑到后门之后,刚刚想要一脚将后门踹开。不过就在他抬脚的一瞬间,面前的大门已经被人从外面踹开。一张带着恶鬼面具的脸带着一个被吓傻的少年吃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四个人见面的时候都是一愣。除了燕劫、楼主之外,两位杜公子看到后门外面又出现了一个一摸一样的自己,第一个反应这只是一场噩梦……
  
  这一下子。燕劫和楼主彻底懵了。他们俩本来以为两个人各自向相反的方向冲下去,会将这幻术撕开一个口子。现在看起来口子没有撕开,反而多了两个舍不得撒手的累赘。
  
  “就算是幻阵也总有破绽的!我们不走门。跳墙出去……”说话的时候,四个人已经走到了墙边,正准备翻墙出去的时候。头顶上突然有四人影落地。竟然是另外一个燕劫、楼主带着手里各自的杜少则从墙上翻了下来。
  
  转眼两个人就变成了八个,除了四个一摸一样的杜少则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之外,剩下的两个燕劫和两个楼主相互张望,最后各自慢慢的向后退了下去。
  
  “好幻术!这样完全看不出来破绽的幻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站在西南方向的面具楼主小腹上下起伏,发出来说话的声音:“不过这样算什么?你打算将我们困死在这幻术当中吗?这幻术要靠术法支撑,就算是徐福那样的术法也总有耗干的时候。与其那样,你何不现身给我们一个痛快?总比你这样无谓浪费术法的好。”
  
  站在对面另外一个面具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用腹语说道:“幻术什么时候强大到这种程度了?虚幻的人物说话也就罢了,还想要施术者现身。这一唱一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真的我。”
  
  西南方向的楼主‘盯着’面前这个和他一摸一样的自己。用着同样的语调说道:“说的好,幻术就是幻术,这一切都是假的,你总不会是真的吧?”
  
  “幻术!还能伤人吗?”一声大吼之后,站在墙边的燕劫冲着对面另外一个自己扑了过去。现在的燕劫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仙骨就在身边,往前再走一步便是阳光大道,就算是得罪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说什么也要拼一把了。
  
  当下,燕劫使出了全身的本事。他的身体瞬间变成了岩浆一样。随着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幻像扑了过去。就在燕劫动手的同时,他认准的那个幻像竟然作出了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动作,幻像也变成了熔岩一眼的身体。两个变化之后还是一摸一样的燕劫扑到了一起……
  
  “嘭!”的一声巨响之后,两个燕劫同时向后退去。站稳之后他们俩的胸前各自出现了一个一摸一样的被烧出来的贯穿伤,滴滴答答的岩浆滴落到了地面上之后,变成了一摊血迹。
  
  这个时候,燕劫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瞪大了眼睛盯着对面那个同样也在‘盯着’自己的‘燕劫’,两个人的模样一样,术法一样就见攻击的手段都一样。现在伤势都是一摸一样的,他自己有瞬间的怀疑,到底谁才是真实的自己?
  
  楼主本来也存了动手的打算,不过看到了燕劫的下场之后,他便叹了口气,冲着对面那个一摸一样的自己‘说道’:“如果刚才你要和我动手,会怎么做?”
  
  对面也在发愣的楼主愣了一下之后,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我会用沙杀之法。瞬间了结你……”这位带着恶鬼面具的楼主说话的时候,对面那个和他一摸一样的人已经伸手,手掌向下一翻,几乎肉眼看不见的沙粒散落在了一地。
  
  这人用的正是沙发之术,这是楼主现在的术法能使用出来最厉害的招数了。想不到对面的这个人竟然和自己想的一摸一样,这时候,楼主的呼吸慢慢开始急促起来,对着面前的‘自己’说道:“元昌马上就要到了,这次要噬了你的魂魄。你不怕吗?”
  
  对面的那位面具楼主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我已经为他埋下陷阱了,他来,我就会重新夺回术法,你不是也这样想的吧……”
  
  这句话说完,两个面具楼主已经对着对方慢慢的向后退去。两个人的后背已经满是冷汗,两个人的想法竟然一摸一样。如果是对方噬幻像的话,怎么可能这样连自己的心思都一摸一样?
  
  除了两队燕劫和楼主之外,剩下的四个杜公子也都蒙了。好在这四个人都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倒也不是特别的慌张。
  
  “管他谁是真谁是假,我们各奔出路。能逃出去的就是真的……”但在两队燕劫和楼主谁也不信了,地上这四个杜公子八成也是假的。不要了。现在保命出去要紧。这四个人相互点头示意之后,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随后扭头便跑,知道跑的无影无踪。
  
  这时候。燕劫对这中堂的位置跑了过去。这时候,已经死了的都尉夫妇再次在中堂训子。看到一个秃子匆匆忙忙跑过来之后,杜裘开口询问:“你是谁!你是曹操的奸细吗?还是昨晚行凶之人......”
  
  燕劫根本来不急搭理他,直接跑到了大门口,退开大门之后,一脸绝望的坐到了地上,就见大门外面,那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坐在另外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