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袍断义

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袍断义

  现在的燕劫身上伤痕累累,身上大大小小七八道伤口,后背上最深的一道已经见到了里面白森森的骨头。燕劫没有吴勉、归不归长生不老的本事,这样的伤势只能自己硬扛。现在他连说话都会牵动伤口,疼的燕劫话没说完,便呲牙咧嘴个不停。

  “别那么客气。老师叔,你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让我们怎么帮你?”归不归嘿嘿一笑,倒了一杯酒递给了燕劫。继续说道:“先顺顺气,没什么大不了的。方士一门没有了,也不能让人这么欺负你。”

  看到酒杯递了过来,燕劫伸手将酒杯推开,随后再次说道:“是楼主……那个带着面具的问天楼主,刚才我看到他的面具了。我的术法对这个人一点作用都没有……他也看中了仙骨,昨晚不知道发了什么风,竟然杀了二十多个人。现在他正在到处找我——啊!”

  燕劫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拿着酒杯的手颤抖了一下。一整杯的酒水都撒到了他背后伤口上,疼的燕劫瞬间便从地上跳了起来。落地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是五官扭曲。脸上肌肉没有规律的抽搐了起来。

  “这怎么话说的……”归不归当下急忙将燕劫搀扶了起来,继续说道:“老了…….老了,连个小小的酒杯都拿不住了。老师叔。老人家我给你赔罪。好在这酒水杀毒,虽然痛了一点,却不是什么坏事。”

  “现在相信我了吧?”燕劫满头虚汗的苦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那么看在昔日同门一场,加上这杯酒的份上。归不归你们保我从姬牢的手上抢了那仙骨,日后我若有缘可以分升。在天上也会保佑你们几个,怎么样?归不归,你们不吃亏。”

  “那仙骨呢?那个孩子招谁惹谁呢?好好的一个身体凭什么被外人你争我夺的”没等归不归说话,一旁看热闹的吴勉突然开口。顿了一下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以前你从死囚牢中挑选夺舍之人,没人说你什么,现在你打算对一般百姓下手。燕劫!如果你还是方士。方士门规会怎么处置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么说你是不打算帮我了……”燕劫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继续说道:“那么你呢?归不归你也不打算帮我吗?方士一门散了。我来不及去找广仁、火山帮手,他们知道一定会帮我的。”

  “那要怎么看了,老师叔。如果他们知道你身上都是做出来的伤。准备把他们都卖给那个带着面具的楼主,你猜猜看,到时候他们会帮你把你这身子剁成几块?”说到这里。归不归反手将手边的酒坛抄了起来。对着燕劫的后背,将一整坛酒水都倒在了他的身上。又来了这么一下子之后,燕劫疼的又是一声大叫。这次连他手上周围的肌肉都开始没有规律的颤抖了起来……

  燕劫痛苦的样子绝对不像是装的,就在谁都以为归不归看走眼的时候,老家伙嘿嘿一笑,开口说道:“我的老师叔,你这一身的伤口都和术法无关。你对自己倒是下的了手,不过这些年你没怎么挨过打。忘了术法造成的伤患是什么样子的,能伤得了你的术法,伤口周围都是死肉。再看看你伤口这肉丝跳的,老家人看着都眼晕。放心吧,这一两年你死不了……”

  “你管我身上得伤势是不是做出来的!”燕劫忍着伤口的巨疼,大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说!你帮还是不帮我……”

  “想继续找死囚夺舍的话,我帮你。”这时候,吴勉站了起来,走到了燕劫的面前之后,慢悠悠的继续说道:“还想打仙骨的主意,我帮他……”

  “明白了……”燕劫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仙骨什么的我不要了,也不敢让你们劳力去帮我夺舍。今天一别,我们最好两不相见。”说完之后,燕劫将自己的长袍撂了起来。当着吴勉、归不归几个的面,撕下来足有二尺的一块。将手里的长袍碎布扔到地上之后,仰首挺胸的走出了酒肆。

  将燕劫丢在地上的碎布捡起来之后,百无求回头看了看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这个就是你们的割袍断义吧?矫情,义都断了干嘛割自己的袍子,过来打老家伙你两个嘴巴不就什么都断了吗?”

  “你不想跟妖王混了,会过去打它俩嘴巴吗?”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这便宜儿子一眼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白发男人说道:“你猜猜看,老人家我这位老师叔舍得那个仙骨吗?”

  “那要看看那个带着面具的楼主是怎么想的。”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看起来他已经恢复了不少术法。这才几年?竟然连燕劫这样的人都能治住。”

  “术法未必回来多少,燕劫以前应该和楼主打过交道……”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随后继续说道:“或许还有什么能吓唬住人的法器,半真半假的吓唬住燕劫而已。燕秃子说的对,他惜命,不敢尝试真假的。”

  这个时候,将碎布扔掉的百无求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燕劫翻脸了,老家伙你要找的人也都死绝了。老家伙,现在我们怎么办?你还是听老子的主意,把燕劫抓回来揍一顿,他不是惜命吗?往死里揍看他怕不怕?”

  “傻小子,这和你之前说的话可不一样,你还真是个善变的妖物。”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方士门中被徐福那个老家伙赶出来的。看在这点情分上,老人家我还不好意思对他下手。既然他铁定了心思要去夺舍仙骨,那么咱们几个就和他做做对。我们去保仙骨。看他怎么下手。既然那位楼主能用仙骨来要挟燕劫,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从酒肆出来之后,燕劫去了城中一座破落的方士道场当中。进来之后,他用过法器观察,确定并没有人用术法跟在自己身后,这才走进了道场当中的一间密室当中。

  密室当中已经有人等在这里。见到燕劫身上的长袍少了一角之后,这人轻轻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还是没有瞒住他们几个,不过这样也好,你也不用在胡思乱想了。我们做我们的,到时候仙骨归你,我只要里面的魂魄固化我自己的身体就好。”

  说话的正是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说话的声音也是从他小腹的位置发出来的。

  “你真的只要魂魄吗?”燕劫看着楼主,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还是说你看中的也是仙骨?楼主,我也是做过几天方士的,可没有听说过魂魄可以固化身体的。”

  “你现在怀疑,是不是晚了点?”楼主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燕劫,你现在还有什么选择吗?如果我想要仙骨的话,有你没你仙骨都是我的。你那点术法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

  说完之后,楼主将自己的衣服解开,露出来里面赤露露的胸膛。就看到胸膛的皮肤已经都松弛了下去,看不到一点弹性。楼主指着自己的胸膛,对着燕劫说道:“看到了吗?主要那个魂魄被我吸收。这个长生不老的身体便可以回到最好的那一段,这个身体我用了一千年了,可以用我自己的身体,那干嘛还要夺舍去用别人的身体?”

  看到燕劫哑口无言之后,楼主叹了口去,继续说道:“不过还是有点可惜,你没有把他们引过来,那么这几个人还是我们最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