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难得的小孩子

第四百一十七章 难得的小孩子

  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之后,燕劫索性回身坐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张桌子旁边,对着老板要了一副酒具碗筷,自来熟一般的吃喝了起来。怎么说燕劫也是曾经管徐福叫过几天师兄的,看在那位大方师的份上,吴勉和归不归也不会怎么样他。

  和他想的一样。看到燕劫老老实实回来之后。吴勉便没有再搭理他,就好像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不过燕劫的反应还是有些出乎归不归的意料,老家伙的这位师叔有跟着王侯当门客的习惯,平时也是十分讲究衣食住行的。不过现在看他的样子,身上只是穿着打过补丁的布艺。刚才所叫的吃喝也只是一荤一素加上一角烈酒。这样的吃食燕劫之前是绝对不会碰的。

  看着燕劫不要脸又吃又喝的样子,归不归笑了一下。又要了几道菜和一坛美酒。这才对着只顾埋头吃喝的燕劫说道:“老师叔,你这是多久没吃过饱饭了?要不要再来碗肥肉膘打打油腻?”

  “这顿算了,一会算账的时候你问老板要一碗猪油我带走,带回去沾着麦饼吃……”燕劫喝了口酒将嘴里嚼烂的肉块送了下去之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伸着脖子看了看旁边的客栈。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住在这里?有眼光,一会给我也开一间上房,我这也有两年没有正经睡过床了。”

  “老师叔,你什么时候混成这个样子了?”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说你以前在齐国国君那里当门客那会,就是你跟着王莽混事也是马上来轿上去的。什么时候这样的落魄了?凭着你的术法在哪里也是锦衣玉食。”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这些年来我也想开了。不在讲究口福业障了,清清淡淡的多好?”燕劫一边打扫着菜底,一边继续说道:“我和你们长生不老的人没法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去转世的。想开一点……”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燕劫的身上突然泛起一串火花。随后“嘭!”的一声巨响,他的身体被一道电光瞬间打倒在地。酒肆老板被这一声巨响吓得一哆嗦,他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自己的眼前一花,那个经常来蹭酒的秃子就倒地上了。

  归不归看着吴勉咯咯一笑之后,转身对着吓呆了的酒肆老板说道:“老人家我这位老师叔喝多了。没事,他不咬人。店家,你再去拿一坛好酒来”

  归不归将酒肆老板支开的时候。吴勉也在对着晃晃悠悠爬起来的燕劫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一遍。想继续胡说八道也由你,看你熬得住几下……”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的身上瞬间闪过了一道电弧。

  虽然知道这是吴勉已经对着自己手下留情,不过燕劫还是能感觉到这个白发年轻人实力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术法当初也就是在徐福的身上见过,这才几年的功夫……

  燕劫木纳的坐回到自己得位置上,没等吴勉再次说话。他已经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原来你的术法已经精进到这样的地步了,如果你们早来两年的话。我也不会到这种独步了……”

  当初燕劫自己逃走之后。经过了四次夺舍才是现在这个样子。这些年每夺舍一次之后,他便会找一个外封诸侯投奔。燕劫的术法虽然在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面前不值一提,不过在那位诸侯面前。已经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

  第四次夺舍之后正赶上黄巾事发,天下修士都受了张角兄弟的连累。燕劫找了几个外封诸侯,都不敢轻易的招惹他这样的修士。当下都是给了一笔钱财之后便将他打发走了。燕劫转了十年,愣是没有找到敢收留他的诸侯。别说诸侯了,就连燕劫自己屈尊降贵找一家富户都没有人敢收留他。无奈之下。燕劫只有继续一路往南走,直到三年前到了江东之地。

  三年之前的江东霸主还是孙权之兄孙策,当时黄巾之乱已经结束。天下群雄都在征讨窃国之贼董卓。孙坚、孙策父子依仗着袁术的势力,占领了江东六郡之地。此时的江东已经开始再次兴盛道术,燕劫便赶过来想着投奔在孙坚、孙策父子手下。

  不过燕劫晚来了一步。孙权、孙策之父孙坚死在荆州刘表的手下。孙策即位之后不久,便斩杀了妖人于吉。因为这件事情,江东霸主也不再相信修士。无奈之下。燕劫便只好一路走下来,来到了夏口城。

  燕劫自持曾经是徐福同辈方士的过往,不会像归不归做那些偷取官衙藏金的事情。当下在夏口城大街上摆下了一座卦摊,想着赚点花费的同时,也好引起来城中达官显贵的主意,自己便有了依靠的对象。

  燕劫不管怎么说也曾经是位还算出名的方士。没有几天便传出来夏口城来了一位能掐会算的活神仙。当下请他算卦的人排队能排出半条街去,虽然没有引出城中的达官显贵,却有另外一件难得的事情被燕劫遇到。

  在燕劫来夏口城算卦的第十天,一个中年人带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前来算卦。燕劫测了小孩子的生辰八字之后,发现这孩子竟然是难得的极像之命。说白了,这孩子的前世是为修行深厚的修士。轮回转世之后还带着前世的术法,只不过没有人叫他使用之法。这孩子空有一身的术法却无法使用。

  见到了这孩子特殊的命格之后,燕劫又给他摸了骨。这一下却真正的惊到了他,孩子的骨骼竟然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通圣之体。理论上这孩子是有极大的可能以肉身修炼成神佛的。这样的体制,就算是远在东海钓鱼的徐福都望尘莫及。

  听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哼了一声,打断了燕劫的话,说道:“秃老头,老子我听明白了,你见到那个小孩子之后,便答应上了他的身,是吧?然后你用这孩子的身体修炼成神仙?呸!合着不是你们家孩子。你就敢胡来是吧?”

  “我当时的确是存了这个心思的,不过夺舍之法必须要那人到了十六岁之后,身体完全长成才合同。”燕劫好像没有听出来二愣子话里的怒气一样,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三年前那孩子十三岁,算着今年就是他的成人之期。不过就在去年。这夏口城突然来了一个神秘的人物。他也发现了那个孩子,和我一个目地看准了孩子的身体。和那人三次交手,我输了三次。不过那个人比我也高不出太多。想要致我于死地也不容易。

  后来这人想把我从夏口城逼出去,不过我也咬牙宁死不走,想着那孩子的身体已经可以长成的时候。那个神秘人却消失不见,算着应该和我一个心思,等着孩子身体长成在动手抢夺。这几年我不敢在招摇。生怕在引来别的什么对手,一直都是吃着老本,才让你们见到我如此狼狈的一面。”

  “你是说突然冒出来一个神秘人……”听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随后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个人是不是带着一个画着恶鬼的面具?自称自己是楼主什么的?”

  “我没有见过那个人,不知道他是不是带着面具。”燕劫看着放佛胜券在握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个人的术法在我之上,加上行踪鬼迷。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见过那个人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