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夏口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夏口

  老妇人回头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孙权不要说话,等到了前面的和尚念完了这一大段经文,老妇人先对着佛像磕头,随后又对着诵经的和尚行礼。恭恭敬敬的送和尚们离开,这家庙当中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之后,这才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曹操那边出现异象了?”

  孙权一把扶住了母亲之后,回答道:“昨夜亥时时分。曹营当中大雨倾盆,仅一江之隔我江东却滴雨未见。元昌大师临走之时说过月余曹营必有异象算是应验在这里了。”

  老妇人是孙权生父孙坚之妻吴国太,不久之前。大佛寺的挂单和尚元昌在佛诞祈福的时候向吴国太辞行。看到孙坚前来向母亲问安,便多嘴说了一句一个月之内,曹营会有异事发生。请孙将军小心应对。这异事或许就是江东打败曹军的契机。

  自从曹军在对岸摆下联营之后,那里连布满了大都督周瑜派过去的细作。除了这些细作连夜渡江报信之外,昨晚跟着诸葛亮草船借箭的鲁肃也回来向孙权、周瑜禀告昨晚他看到的场景。相比较昨晚那一场诡异的大雨,卧龙奇谋借来的十万支箭矢都不值一提了。

  除了这场大雨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曹操身边的细作还传来一件消息。和卧龙先生齐名的凤雏庞统给曹操出了一个连环战船的计策,听到这件事之后。周瑜天不亮的时候便前来求见,拜托自家主公上演了刚才在中堂的那场戏。周瑜、孙权身边也有曹操的奸细,刚才那场戏便是演给那些人看的。

  吴国太听了孙权说完之后,开口说道:“元昌大师是有神通的,既然能看穿异象,那他说的便不是虚言。你想好的事情只管去做,当日卧龙先生初到江东之时说过,江东诸臣皆可降曹。唯独你我母子不可降……”

  两句话说完之后,吴国太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庙里的佛像之后,继续说道:“元昌大师临走之时说过,异象出现之后他便会回来。我已经和大佛寺主持说好。元昌大师回来之后会接掌大佛寺主持之位。此事你也要准备好,万万不可慢待了大师。”

  “儿子都已经准备好了,元昌大师临走之时交代的事情也已经有了眉目。”孙权陪着吴国太慢慢的走出了家庙。一边走一边说道:“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在夏口发现了踪迹,如果不是此人有邪法不敢妄动。此时我已经命人擒获他了......”

  这一对母子离开之后,本来空空如也的家庙凭空出现了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影。老家伙透过门缝看了一眼被人簇拥走远的母子俩。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现在老人家我明白元昌大老远的跑到江东来做什么了,看来他和那两位楼主之间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吴勉坐在佛像的脚下,靠着佛像慢悠悠的说道:“你真的是刚刚明白吗?老家伙,不用你在我的面前卖乖。如果不是他们还有勾连的话,元昌也好。那俩楼主也好早就死在广仁、火山手下几个来回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百无求在一边突然插嘴说道:“老家伙。你不用再想什么弯弯绕了。早点弄死元昌那个秃子,咱们也好早点回去。老子是北方的妖,在南方待不惯!任老三。你发的什么呆?”

  二愣子说话的时候,小任叁的眼睛有些发直。听到百无求叫它,小家伙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它没有搭理二愣子,扭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刚刚想到的。元昌这秃子到处去找楼主。还清了孙权这样的大人物来帮他。那俩楼主就是白吃干饭的?怎么说也是活了千八百年的人物,问天楼在他们手上都几起几落了。就没有一点防备吗?”

  听了小任叁的话,百无求好像茅塞顿开一样,一拍大腿,对着归不归说道:“对嘛!刚才老子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一直没说出来。那俩楼主就这么挫了?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到了夏口,看见那位楼主就什么都明白了。”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还是有意无意的看了吴勉一眼。看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他嘿嘿一笑。继续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都知道没有了牙的老虎不如羊,可是谁也也不知道它嘴里的牙时不时已经偷偷长出来了……”

  就在江东水师大都督忙着施展苦肉计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已经在他的府上‘借’了一架马车,向着夏口城进发。此时整个江东为应强敌已经全民皆兵,这一路上几乎见不到还有开张的客栈、酒肆。怀里装着马蹄金却找不到花钱的地方,他们几个人无奈之下,只能到各地的官衙‘借’些食物充饥。

  不过到了远离战场的夏口又是另外的一幅景象了,相比较建业草木皆兵,夏口就要繁华许多。虽然这里也是到处能看到运兵的大队,不过起码城中客栈、酒肆开张。对骂了一路街的小任叁来说,夏口城宛如天堂一般的存在。

  在城中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住了下来,客栈里面连着酒肆,小任叁连客房的房门都不知道在哪里,便在直奔酒肆说什么也不走了。好在他们这几个也没有什么行李,稍微的安置了一下之后。便聚在酒肆的一张大桌子前,陪着小任叁吃喝起来。

  三杯酒下肚,百无求想起来正事。它将手里的羊骨头放下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不是说那个带着假脸的就在这里吗?你想办法把他弄出来,用这个假脸来钓元秃子。弄死元秃子咱们就回家,是这个意思吧?”

  “傻小子你再过两年就要算计老人家我了”归不归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便宜儿子,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元昌都不急。我们急的什么?老人家我问你,那位楼主为什么要待在这夏口城?傻小子你要是说的出来,回去我老人家就写下遗嘱。死后家里的东西都是你的,死后在奈何桥上等你败光了家产,再手把手的一起投胎。”

  这几句话说到百无求心逢里面去了,不过这妖物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就在老家伙以为自己稳赢的时候,二愣子突然对着身边的小爷叔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老子知道了!之前就说那个带着假脸的楼主身体不行了。他来这里是看好了谁的皮囊,准备来夺舍的!老家伙,你说对不对!”

  归不归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这样还不如明着告诉他,给老人家我个面子。我老人家难得教儿子……”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六十来岁的秃子走进了酒肆:“老板,老规矩,来一角米酒,一荤一素……”这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了正在望着他的吴勉、归不归四个。

  看到了这四个人之后,这人条件反射的转头向着酒肆外面跑去。他跑出去的一瞬间,白发男人突然说了一句:“燕劫,你能活着跑出去就算我输……”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的天空中已经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

  这人竟然是王莽乱政时期,跑掉在没有现过身的燕劫。听了吴勉的话,这位方士一门的名宿及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几个人苦笑着说道:“这几天都看见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