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三章 连环船与草船借火箭

第四百一十三章 连环船与草船借火箭

  找了元昌几个月,最后归不归在长安的一家寺庙当中,从一个建业前来挂单和尚的口中,听到了在建业太佛寺中见过一个游方和尚自称叫做元昌。这位元昌和尚还在江东霸主孙策的家庙当中做过几天的敬佛僧人,和孙策、孙权兄弟的关系都非同寻常。

  有了元昌的下落,这二人二妖便开始向着建业进发。这一路上不停见到有军队再向着江陵的方向进发。小任叁好事之下,利用地遁之法进到军营当中偷取了一份军令。这才知道现在刘备、诸葛孔明这些人已经到了江东,和东吴孙权结成了同盟。现在曹操调集大军,准备渡江一举剿灭这两家联军。现在曹丞相已经下令,江岸的船只都归拢到他大军集结之地。不准百姓私造船只下水。

  本来以为送左慈转世之后的刘禅过了江,便和刘备、诸葛亮这些人再无交集。没有想到八成又要和这些人打交道。当下,吴勉、归不归这四个人驾驶着马车,索性跟着大军一起前行。到了江陵之后从曹操那里弄来大船渡江去寻那元昌和尚的晦气。

  这一路上。开始还有几次有兵痞前来寻事。不过见识了归不归故意卖弄的术法之后,当他们都是成仙得道的高人,这些当兵的再也不敢过来找麻烦。

  他们赶到江陵这一晚。江边已经下了大雾。也就是吴勉、归不归这些人才能看到这里已经全部都是兵营。

  城里本来还有几间客栈,这时候也都被安排住上了曹操手下的文官和幕僚。反正也找不到客栈休息,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索性进了曹操的军营大帐当中。直接弄条大船渡江就好。

  进了大帐之后,才发现当晚曹操正在大宴手下的文武大臣。坐在曹丞相身边的,竟然是那天替诸葛孔明送来马车的庞统。只不过这位凤雏的相貌太过丑陋,周围这些将军、大臣看他的时侯,脸上都是讥讽的表情。

  不过那位曹丞相本人还是当庞统先生如上宾,他时不时的便满脸堆笑的起身,走到庞统的面前敬酒。也是因为自家丞相这样,下面的文武官员才没有出言讥讽庞统这实在不人瞩目的相貌。

  酒过三巡之后,下面的武将开始借着酒劲炫耀自己的武力。牛皮越说越大,看着别人说的离谱,喝的满脸通红的夏侯惇大着舌头凑起了热闹:“丞相……只要再等几个月,众儿郎熟练了水战。末将便带着他们一举荡平江东!到时候将刘备与孙权小儿绑在丞相驾前,把那大小二乔送到丞相的铜雀台……”

  就在夏侯惇越说越兴奋的时侯,正在陪着曹操饮酒的庞统实在忍受不了。“噗!”的一声将嘴里面的酒水一股脑的喷了出来。好在庞统在喷酒的时侯扭过了头,才没有喷到曹操身上。不过就是这样,酒水也还是湿湿嗒嗒的喷了身边小厮满脸满身。

  将嘴里面的酒水喷出来之后,庞统扶着桌子一阵哈哈大笑。最后笑的自己脸色涨红,快要背过气的时侯才算勉强止住了笑声。不过看他表情扭曲的样子。就知道庞统憋的有多痛苦。

  这时候,宴席当中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几十双眼睛凶狠的盯着这位和卧龙起名的凤雏。什么时侯,一个初来咋到的幕僚敢这样对统兵将军不敬。如果不是看在这酒宴就是丞相为庞统而办的份上,这个时侯,众将已经将这个丑陋不堪的人乱刃分尸了。

  夏侯惇好像受到了莫大侮辱一样。瞪着庞统说道:“庞统先生,刚才是你在讥笑我吗?不相信夏侯惇能带兵横扫江东?听闻先生与江东水师大都督周瑜私交甚密,又与卧龙先生诸葛亮是一师之徒。你是在长那二人的威风,灭我曹军的锐气吗?”

  看到了夏侯惇红了脸,庞统这才站起来,对着面前众将施礼说道:“将军误会了。庞统身为丞相幕僚,怎么会有如此朝秦暮楚之心?只不过庞统实在想不通,这百万大军要攻打江东。为何还要再等几个月?”

  听到庞统不是在讥笑自己,夏侯惇的脸色才算好看了一点。看了一眼曹操并没有阻拦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先生有所不知。军中儿郎大多是中原内陆兵不习水战。我军虽然有百万之巨,一旦在江中与江东军交战伤亡必定不小。为免伤亡丞相这才下令练熟了水战之法,再来与江东开战。”

  “既然军中儿郎不习水战。为何不索性将战场打造成陆地一般?”看到包括曹操在内,所有的文武官员都没有听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庞统微微一笑,围着周围几张餐桌转了一圈,将上面的筷子都收集在自己的手中。

  随后庞统回到了自己的餐桌前,将所有的盘子都聚在一起。将手里那一把筷子搭在盘子之间的缝隙当中,他一边动作着,嘴里一边继续说道:“这好比是江中战船,将这些战船排在一起,当中用铁索勾连。这样一来,数千艘战船连在一起攻向东吴,便宛如平地一般。就算这些中原兵不习水战又如何?这连锁战船和陆地还有什么区别吗?”

  庞统的话说完,曹操首先凑到近前。看着他桌子上面聚拢到一起的盘子。脑海中想象上千艘战船连在一起的情景,果然和庞统说的一样。和陆地作战没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看到丞相都看的饶有兴致。其他的武将幕僚都围了过来。看着这些盘子聚在一起,如果用在战船之上也是妙计。不过曹操的谋士当中也有能人,看了半晌之后,幕僚程昱突然抬头看了庞统一眼,说道:“凤雏先生是在绝了丞相的百万大军吗?看着这连环战船确实如同平地一般,也方便军士们在上面征战。不过如果孙刘联军施展火攻之法,船阵上的官兵避无可避岂不是都要被活活烧死?”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众将的目光又都聚集在庞统的脸上。曹操也跟着说了一句:“程昱先生说的有理,凤雏先生,如果贼军施展火攻之法,船上的百万将士不就要被活活烧死了吗?”

  庞统哈哈一阵大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着曹操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凤雏这才继续说道:“请问丞相大人现在几月?现在隆冬时分只有西北风,江东借着西北风用火攻。火势未到我军战船,已经先将他们的战船烧毁了。丞相。能烧到我军战船的只有借助东风,隆冬时分哪里来的东风?丞相大人,您这一战还要打到明天开春吗?”

  这两句话说完,曹操和那谋士程昱的脸色都是一红,隆冬时节也确实没有东风吹过。只要没有东风何惧对岸的孙刘联军使用火攻?当下,曹操也真拉的下脸。竟然屈尊降贵对着庞统施礼说道:“本相想的不周到,让庞统先生你见笑了。得了先生连环战船的妙计,江东垂手可得……传令下去,军中打造铁索,按着庞统先生之计,用连环战船攻打江东!”

  这时候,大帐当中隐住身形的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对着身边的白发男人说道:“这丑鬼就缺德吧,这一计帮了江东,却害死了曹军的百万人马。难怪老人家我第一次见到这丑鬼,看他还有不少的福报,不应该是如此短寿之人,原来应在这里了。这个短命鬼是他自己作的……”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账外突然有小校跑到了曹操的身边,对着丞相说道:“江面突然发现数百船只,大雾之下看不清船上是何人统领,于禁将军请丞相定夺!”

  “江东先攻来了?周瑜小儿还有点胆量……”曹操本来想派将出战,不过看到面前的大将都已经喝多,加上江面起了大雾,不知道地方情况。曹操当下改了主意,对着报事的小校说道:“你向于禁将军传我的军令,大雾当中不辩敌船。不必出船迎敌,只管放箭退敌就好。大雾当中——放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