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二章 面具之下

第四百一十二章 面具之下

  道化和尚犹豫了半晌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祸虽然不是和尚我惹的,不过代师受过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大方士你超度了和尚,能解了你的心头火,那么道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完之后。道化和尚将自己脖子上面的佛珠取了下来。双手向着归不归递了过去,说道:“和尚出家在洛阳白马寺,这串佛珠是从寺中迦叶祖师的法相佛上借来的。道化圆寂之后,还请大方士替和尚还……”

  “你自己的东西自己还,老人家我什么时侯说过要圆寂超度和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我老人家也是成名几百年的人物,凭什么让你这个小和尚占老人家我这么大的便宜。和尚,哪里来的还是去哪里吧……”

  道化和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了半晌之后,才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大方士放过了道化,那和尚这就离开寿春,回到白马寺在佛祖面前为大方士诵经祈福。”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算了吧,你们释门的佛祖真见到老人家我,八成也要弄死我老人家这个邪门歪道。走你的吧,想回到你师尊元昌那里也随意,这次不超度你,或许下次就让和尚你占老人家我一点便宜。你走之前,先把元昌和尚的下落说出来吧。”

  听到老家伙的话,道化和尚怔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我那师尊天下云游,每次都是他找的和尚。不过就是道化知道他的行踪,大概也不会做出来卖师乞命这样的事。”

  “既然不说还不赶紧走吗?还在惦记明早的早饭?”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摆了摆手,示意道化和尚快点离开。

  和尚见状对着老家伙行了僧礼,随后转身便向着寺外走去。看着道化的背影。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老家伙!你这个是什么意思?好不容易下了套找的人你说放就放了?你下不了手的话,让老子来啊?老子直接吃了这秃驴!保证连点髓膏都给他吸干净……”

  “傻小子,老人家我下的套结果抓的只是个小虾米。我老人家还死不择食连这样的小虾米都下嘴,传出去丢的不是你这妖物的脸。”归不归看着道化的背影,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看着,小和尚你这条路到底会这么走……”

  道化和尚的术法浅薄,不足以催动五行遁法。当下他只能快步向着城门口的位置走去,现在虽然城门早已经关闭。不过凭着和尚的术法,穿墙而出没有什么问题。

  一路上道化和尚避开了巡夜的兵丁,趁着夜色赶到了城门口。随后他运用穿墙之法从城门当中‘穿’了出去。出了寿春城之后,道化和尚这才松了口气。刚才被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的气场一直压着,压得他连大气都透不过来。现在从寿春城中出来,这才有了重生一般的感觉。

  就在道化和尚准备运用缩地之法狂奔的时侯,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黑夜当中紧紧的盯着自己。当下和尚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去。就见一个方士打扮的男人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足十丈的位置。这人用术法将自己的前胸之上都笼罩在一股黑色的雾气当中,虽然能感觉到雾气当中透出来的目光,不过还是看不到这个人的相貌。

  这个人应该是站在这里有一阵子了。自己出城的时侯竟然没有感觉到这人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故意的将自己的气息泄露出来,恐怕道化和尚到了洛阳白马寺都不会知道有个人在寿春城外注视自己好一段。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怎么晚了还在城门口?”和尚看到了这个人影之后,心里面便感觉到了一丝恐惧的气息。这个人给他的压力并不比归不归给他的好多少。

  “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吗?我到了你又不敢认了?”雾气当中的人影笑了一下之后,向前走了几步之后,从那一团雾气当中走了出来。现出真身这人脸上带着一个恶鬼的面具,月光照在面具上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看到了这人脸上的面具之后。和尚便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他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边退边说道:“看来我师尊算得没错,楼主你真的会再回这里。楼主你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吗?”

  楼主的小腹上下抖动。随后发出来说话一样的声音“我要等的你是的师尊元昌,既然他没来,那这个业障就由你来了吧……”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道化和尚转身便向着身后跑去。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和尚的身体古怪的僵硬了一下。随后就见他脖子上面的秃脑袋从上面掉了下来,随后光秃秃的腔子跑出去了七八步之后也栽倒在地。刚刚以为逃出升天的道化和尚,还是没有逃出这个劫难。

  看着道化和尚尸首两分之后,这位面具楼主微微的叹了口气。最后小腹当中又发出来说话的声音:“元昌——你闻到什么气息了吗?这次你躲开了,下次呢?我看着你能躲几回?”最后一个字出唇之后,楼主身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一早。天色蒙蒙亮的时侯。远在千里之外的邺城城郊的一座山庄当中,里面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庄主清晨睁眼的时侯,便感觉到胸口一阵莫名的心悸。老庄主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的身体和周围的庄民不一样,按说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就在老庄主起身,准备打开房门准备透透气的时侯。一打开房门。便看到一个身穿方士服饰,头戴恶鬼面具的男人坐在房门口。听到房门打开之后,这人回头‘看’着老庄主,‘说’道:“这么早就醒了?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谁会想到你和我会有什么关系?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老庄主第一眼看到这个带着面具的人之后,惊愕的程度无以复加。不过看到他脸上带着的面具之后。老庄主这才笑了一下,坐在那位楼主的身边,说道:“吓了老头子我一跳,还以为是另外那个你到了。听说你的术法被自己的弟子褫夺了。怎么,术法已经找回来了吗?”

  面具楼主的小腹发出了一阵轻笑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他‘说’道:“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不过术法既然可以被人拿走,自然也可以找回来。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再找回来很稀奇吗?”

  “难得你还能这样看到开”老庄主没有一点惧怕这位面具楼主的意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是‘他’告诉你,我在这里的?‘他’以为你可以把我带过去吗?这次‘他’要失望了,既然还是不死心,那我离开就好了,去看看那个小姑娘。然后找个地方隐居,妞的魂魄已经稳定了,也不用继续操心……”

  “为什么你越来越愚蠢了?”没等老庄主说完,带着面具的楼主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这时候,老庄主刚才莫名心悸的感觉突然又冒了出来,看着他皱眉头的样子,面具楼主小腹又发出了一阵轻笑的声音,随后他继续说道:“我说的还是不够明白吗?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找回来有什么稀奇的?”

  第二次在听这句话的之后,老庄主的身子晃了一下,随后他深吸了口气,将面具楼主脸上的面具从他的脸上拿了下来,里面竟然是一张没有一丝伤痕的脸……

  这时候的楼主也不用小腹说话,直接开口对着已经吓呆了的老庄主说道:“你知道一个饿极了的人,不止一次见到美食却下不了口的滋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