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元昌的弟子

第四百一十一章 元昌的弟子

  归不归看了有些惶恐的驿丞之后,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生死由命,鹏化殷时运不济也怨不得别人。再说又不是这驿丞亲手掐死的化殷,算了,就当替化殷积阴德了。”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归不归带着不是很情愿的百无求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看着这一老一少消失的背影。驿丞长长的出了口气。本来以为他们俩会给鹏化殷报仇,毕竟鹏老爷的下落也是自己透露出去的。没有想到的那个老家伙问了几句话就完了,连那锭马蹄金都留下没有带走。刚才他临走之前说什么来着?心觉寺地下埋着宝贝……

  这些年来连年战乱,闹黄巾的时侯天下道场都受到了波及。虽然释门受到的牵连最小,不过还是因为前来布施的施主越来越少,寺庙里也养不起这么多的和尚,有不少和尚已经还俗另谋生路去了。

  当初因为迦叶摩和执迷沅两位建寺高僧兴旺起来的心觉寺,这个时侯也衰败了不少。现在只有两个个半死不活的老和尚,吃着鹏化殷当初布施给庙里的老本,其余年轻一点的和尚都已经还俗另谋生路去了。

  当天晚上,驿丞自己一个人翻墙进了寺内。现在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连佛像上面的镀金都被刮下来换钱了。看守庙门的老和尚也不担心会有贼人点击庙里的那点咸菜,天色一黑便早早的睡下了。两个老和尚都是耳背的厉害,只要睡着了就算是打雷都不会听到。

  这心觉寺驿丞平日来过多次了,他自己都没有带工具。穿过了大殿之后,在杂物房找到了铁锹和锄头之类挖地的工具。心觉寺这些年来经由鹏化殷出钱翻修,已经修了不少的偏殿。现在还能藏东西的空地,也只有那么几处了。

  就在驿丞看准了一处最像藏东西的地面,正在开始刨地的时侯。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驿丞大人,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是梦游吗?”

  夜深人静的时侯,驿丞只能听到自己刨地的声音。冷不丁听到这一嗓子,他自己都吓了一哆嗦。猛的回过头去,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僧人站在自己的身后。看到驿丞回头之后,和尚再次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白天归不归来找过你,晚上驿丞大人你便梦游到这心觉寺来了。说吧。那老家伙对你说什么了?”

  看到僧人的第一眼,驿丞还以为是当初那个来打听鹏化殷下落,归不归管他叫做元昌的和尚。不过仔细看了一眼之后。才看清这和尚虽然长相和元昌有几分想象,不过却是另外的一个僧人。

  看到身后站着的人不是今天来找他的老家伙和大个子,也不是几个月之前的另外一个和尚。驿丞这才松了口气。将手里的锄头举了起来,对着和尚说道:“和烫,此系与尼无关,尼念尼的经去!不尿多生事端!(和尚,此事与你无关,你念你的经去!不要多生事端!)”

  这满嘴漏风的话说完。那和尚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驿丞说的是什么。和尚拧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来还是我那师尊说的对。守着你早晚会有点收获。说吧,归不归都和你说了什么?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来这里挖什么……”

  “想知道什么你直接问老人家我就好了。干嘛这么客气?”没等和尚的话说完,归不归那不着调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这句话响起来的同时,老家伙已经凭空出现在和尚的背后。一瞬间。这和尚的身子僵直,后背的冷汗瞬间便湿透了他的内衣。

  看到和尚一动不敢动的样子,归不归再次笑了一声。拍了拍和尚的肩膀,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你那师尊放心不下这里,当初那两位楼主在这心觉寺里陪了广孝几年,说不定还会继续藏在这里。不过我老人家可真没想到元昌那娃娃自己都开始收弟子了。本来还以为能把你师尊元昌和尚诓出来的,想不到只来了个弟子……说说吧?别让我老人家一句一句的问了……”

  这时候,和尚的连如死灰。眼睛狠狠的盯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驿丞。停顿了半晌之后,对着驿丞说道:“贪钱的东西,你坏了我的大事!”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侯,和尚的嘴里喷出来一个火球打在了驿丞的身上。驿丞着成了个火人之后,哀嚎了几声便咽了气,片刻的功夫一个大活人便烧成了焦炭。

  和尚动手的时侯。归不归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等到驿丞咽了气之后,老家伙这才嘿嘿一笑,说道:“这口气出来了吗?要是还没出来的话。老人家我也豁出去了。来,给我老人家也来这么一下吧。”

  “和尚哪里敢对归不归大方士不敬,真是罪过。南无阿弥陀佛……”和尚转过身来,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颂了一声佛号之后,继续说道:“和尚道化代家师元昌,向归不归大方士问好。”

  “老家伙,这大半夜的你们有完没完!这秃驴有话没话?他嘴硬的话就让老子问他,保管让这和尚连他相好的的名字都告诉你!”这时候。心觉寺的后门被二愣子百无求一脚踹开。这妖物瞪着眼睛走了过来……

  看着这个黑铁塔一样的人物出现,道化和尚苦笑了一声,随后慢慢的转过身来,对着归不归说道:“不劳大方士您费力,和尚我自己说。和尚我的法号叫做道化,十五年前拜在家师元昌大师门下潜心修炼佛法。两个多月之前。家师将道化唤到这里。

  让和尚看住那驿丞,家师担心他那两位仇家会来这里寻找鹏化殷先生,如果仇家现身,便让道化将师尊引到这里。想不到那两位仇家未到,却把归不归大方士您招惹来了。”

  道化和尚说完,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下,说道:“和尚你这话没有说完,就想要老人家我布施?说说那鹏化殷的事情吧,他是怎么死的,和尚你不会不知道吧?”

  “鹏施主之死与和尚无关,是家师所为。”道化和尚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归老施主您不晓得,鹏施主和家师早有往来。家师许诺要传授鹏施主生子之法,前题是要他查清那两位仇家的下落。因为鹏施主自行离开,没有遵守和家师之间的约定,才有了这惨死之运,这个和尚是从家师嘴里听到的,应该不会有假。”

  “鹏化殷还闹了这一出?这个王八蛋墙头草!”道化和尚说完之后,百无求已经火冒三丈了。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看看你收的都是什么徒弟!坐在墙头上收两家的好……不对,老家伙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化殷那点小心思都在孩子上了,这么多年娶了那么多的老婆,傻小子你以为他就为了晚上吹灯说话的吗?他住在寿春城这么多年,怎么说也是有些术法的,这么容易就被几个泥腿子赶走?这孩子也是自找的,以为这算不了什么大事。竟然连老人家我都不说一声......”

  几句话说完,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对着道化和尚说道:“你师尊元昌和尚害死了老人家我的弟子,你来说说看,我老人家又该怎么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