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八章 泼皮无赖

第四百零八章 泼皮无赖

  听到了女人的话之后,归不归沉默了片刻。再开口的时侯并没有去问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割掉了自己弟子的头颅,老家伙看着还在不断抽泣的女人,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阴沉着脸对女人说道:“现在化殷家里怎么样了?还是被无赖霸占着?当地的官吏没有管的吗?”
  
  女人擦了把鼻涕之后,回答道:“那无赖和当地县令的亲戚。听说他占了鹏家大宅之后,把老爷在县里的酒肆和客栈都改到县令儿子的名下了。老爷生前有一个盐司的名份,现在那家盐行也被县令收走,也给了他儿子了。”
  
  “它二舅妈的!老子不是人,想不到他们是人还不如老子!”这时候,实在忍受不了的百无求。瞪着眼睛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受不了这个,走。咱们回去给化殷兄弟出气去。老子不打的那些王八蛋去投胎,老子就跟你的姓!”
  
  “那几个王八蛋被谁打死,傻小子你都要跟着老人家我的姓……”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火冒三丈的便宜儿子之后。归不归又看了身边的白发男人一眼。看到白发男人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之后,他又继续对着女人说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便给你回去。化殷不在了,他的老婆可不能被人欺负……从来都是老人家我去欺负别人,冷不丁手下的孩子被别人欺负了,我老人家还真有些不大习惯……”
  
  说到这里的时侯,小任叁本来还想过去和老家伙开开玩笑。不过看到归不归这一脸森然的样子,小家伙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认识这个老家伙几百年了,从来他都是嬉皮笑脸的,现在脸上已经隐隐泛出杀气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当下小任叁非常识趣的百无求改了话:“弄他!弄不死他们,我们人参就是萝卜!”
  
  当初为了躲避寿春的愚民,鹏化殷居家到了百里之外的禾县。鹏老爷是享福享了一辈子的人,来到新的地方也没想亏待了自己。在禾县置办了大片的产业,又买了城外上千倾的良田。
  
  本来这样露白的事情是富人的大忌,尤其是在这样兵荒马乱的时侯。谁知道什么时侯会引来匪人的打劫?不过鹏老爷仗着自己又术法傍身,就算真惹到那位修士,背后有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神护身。还会怕小小的修士?
  
  鹏老爷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的确也引来了本县无赖牛三金的垂涎。牛三金几次去鹏府讹诈钱财,开始鹏化殷并不在意。初来乍到的也不想惹什么事端。当下给了这泼皮无赖三瓜俩枣打发了他。
  
  没有想到这牛三金竟然得寸进尺,胃口越来越大惹得鹏老爷有些不悦起来。当下,鹏化殷在牛三金的面前露了一手术法。生生的将一块银锭在手中融成了银水,这才吓住了这泼皮无赖,再没敢上门来占便宜。
  
  两个月之前,牛三金突然听到鹏化殷不知道惹了谁。竟然一夜之间混丢了脑袋。本来还以为鹏老爷的同门回来替他操办丧事,顺便给他报仇。不过到了头七也不见有人过来,后来牛三金遇到一个从寿春过来的朋友。喝酒的时侯说到了鹏老爷惨死的事情。
  
  想不到一听鹏老爷的名字,他这朋友马上说出来鹏老爷的相貌。说他原本是在寿春城住的,就是被城中的百姓赶了出来。才沦落到禾县的。鹏化殷这个老不死的有术法不假,可从来没有见过他有同门来拜访过。算着就是个野路子的修士,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同门朋友。
  
  听到了这个消息。牛三金再次对鹏化殷的家业起了贼心。送走了朋友之后,这无赖回家算计了一番。随后买用了地保,写了一个鹏老爷因为赌钱将名下的产业都输给了牛三金的假文书,上面还有地保作保。
  
  牛三金也是欺负鹏家寡妇欺负的到底了,带着手下几十人打了进去。之后用买通了县令老爷,说好了他只要鹏家的大宅和城外一半的土地。城里面买卖加上另外一般土地都归县令老爷的公子。最后硬生生的抢占了鹏化殷的产业。本来他还想连鹏家的寡妇一起接手的,你们老爷死了,你们孤儿寡母的跟谁睡觉不是睡觉?鹏化殷那个老家伙睡的,我牛三爷就睡不得了吗?
  
  想不到三个娘们儿死了俩,岁数最大的那个跑了。跑了就跑了吧,那么大的岁数了。牛三爷也没有兴趣了。
  
  接管鹏家产业这两个月来,牛三金过的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这么大的宅子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谁能想到他还有住进来的那一天。
  
  这几天牛三金弄了个壮阳的方子,几乎将县里娼馆的姑娘们都接到了家里,结结实实的折腾了好几天。这样的折腾法就是铁打的身子都要熬化了,牛三金想来想去还是命重要一点,这才恋恋不舍的将那几十个姑娘都送回到了娼馆。想着调养好了身体,再去大战几个回合的。
  
  早上起来牛三金一直头晕眼花,看人都是重影。吃罢了早饭的炖三鞭之后,牛三金打算回去再睡个回笼觉。中午县令带着他家公子过来吃饭,顺便也要算算分割鹏家的这笔账。县令好像觉得自己有点吃亏,打算再从牛三金这里要出来二百倾良田。
  
  回到床上牛三金翻看着春宫图。打算看看画本找找前几天的感觉。就在他看的正兴奋的时侯,突然感觉到外面的天色黑了下来。这无赖还在纳闷,天亮才多一会。怎么突然间就到晚上了?刚才我睡着了?一闭眼天都黑了?坏了,县令老爷八成要生气了,这可就不是多要二百倾良田的事了。
  
  就在牛三金要去喊管家的时侯,一股狂风突然将寝室大门吹开。一阵飞沙走石吹的他睁不开眼睛,片刻之后大风停下,牛三金这才从被窝里面钻了出来。隐隐约约看到门前站着一个有些古怪的人影。
  
  这几天牛三金折腾的有些过了,反应不是那么及时。迷迷糊糊的看了半天之后,才看清站在门口那人竟然没有脑袋,只有一个腔子直挺挺的站在门口。看这腔子身上的衣服,正是鹏化殷生前一直穿着的白色长袍,不过上半身已经被脖子冒出来的鲜血染红……
  
  这时候,再被酒色掏空的身体也反应过来了。牛三金激灵了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想要从‘鹏化殷’的身边跑出去。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没敢作出动作,最后腿一软“扑通!”的一声跪在地上,一边对着‘鹏化殷’的身体磕头,一边碎碎叨叨的说道:“鹏老爷我知道你死得冤……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和我三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您老人家放了我……我这就去报官给您老人家报仇去……”
  
  ‘鹏化殷’的身体发出来一股金属相互切割发出来的声音:“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吗?为什么我死了,你却住着我的房子,花着我的钱?为什么我的头没有了,你还有头能吃能喝?说!我的头哪里去了……”
  
  “你的头……我上哪知道?”牛三金说话的时侯,前后恭门没有控制住,寝室当中瞬间一片腥臊恶臭。这时候的无赖连爬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一个劲的对着面前没有头的脑袋磕头。
  
  “我的头不是就在你的脖子上吗?你不还我,我自己拿……”‘鹏化殷’身体说话的时侯,已经到了牛三金面前,他两只手紧紧的掐住了牛三金的脖子,用力一拔硬生生的将这泼皮无赖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拔了下来。
  
  就在牛三金的腔子喷血倒在地上的时侯,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三爷,起来吧,县太爷和太爷公子到了…….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