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四章 长坂坡

第四百零四章 长坂坡

  白袍将军似乎没有感觉到背后已经多了一个‘人’,此时他注意力都在怀里的婴孩身上。生怕刚才那员将军倒地的时侯,将这位少主的身体压坏。这个时侯,烟雾凝结出来的人影已经站在了赵子龙的身后。他手上同样出现了一柄烟雾凝结成型的匕首,对着赵子龙的后心猛扎了下去。

  几乎就在人影动手的同时,原本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赵子龙突然一声冷笑。他另外一只手紧握的银枪猛的对着自己的身后甩了过去。这柄长枪就好像是白袍将军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人影只觉得眼前闪过了一道银光,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柄银枪已经抽在他的身上。

  本来这一下不管抽在谁的身上,对方不死也是骨断筋折的倒在地上哀嚎。不过这一枪抽出去之后,却没有感觉到着力点。赵子龙惊诧之下回头看去。就见自己身后只有一团烟雾,刚才感觉到的杀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了这团烟雾之后,赵子龙瞬间便认出就是它从新野城中救走的曹仁。当心心里明白这是有修士要谋害自己。白袍将军没有丝毫犹豫,转身抱着自己的少主跳到了马上,用力催动战马,向着江边刘备的军帐跑了下去。

  赵子龙起马离开的同时,刚才被他一枪抽散的雾气再次凝结成了人形。人影冷冷的看着远去的白跑将军,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已经这样了,我还会让你走吗?”话音落时,人影再次散开变成一团烟雾,一阵狂风吹过来,将这团烟雾吹向赵子龙的方向吹了过去。

  烟雾借着风势瞬间便到了赵子龙身后不到一丈的位置,这时候,烟雾在空中便凝结成了人形。和之前不同,这次的人影保持在雾化的边缘,方便自己御风行事,人形出现之后,他便手握匕首对着白袍将军的后心扎了下去。眼看着这一下赵子龙必死无疑的时侯,对面突然迎面刮来一阵大风。瞬间将人形刮散。随后被这阵狂风卷到了半空中,又被狠狠的摔倒了地面上。

  人影被摔倒地面上的一瞬间,便惨叫了一声。随后他的术法被破掉,变成本相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倒在地上。这时候,骑在马上的赵子龙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少主在他怀里。赵子龙不敢耽搁,只是匆匆忙忙的回头看了一眼便继续策马远去。

  这时候,人影颤颤巍巍的想要爬起来,不过这一下摔断了他身上一半的骨头。试了几次之后,他还是倒在地上痛苦的喊叫着。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将附近的曹军吸引过来,救的及时。自己或许还有救。

  施法破了此人术法的正是老家伙归不归,老家伙看着倒在地上呻吟的男子。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能再看到武帝那会的虎贲军,可惜只是一个小小修士。走吧,听他叫的我老人家都渗的慌。”

  “老家伙,你真不打算审审这人的来历吗?你怎么学好了?以前不就是喜欢盘根问底的吗?”百无求本来还以为归不归会审问这人的底细。它为了配合,连骂街的话都在心里编好了,谁能想到归不归没有一点要过去问话的意思。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有什么好问的,曹操也好,刘备也好和老人家我有什么关系?左右不过是曹操花钱雇来的修士。这样的人多了,我老人家哪里问的起?”

  “小爷叔,老家伙学你说话。”百无求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小爷叔,老家伙你去问,你也不想知道吗?你那点小心思老子知道。嘴里和老家伙一样说关你什么事,心里还是想知道的吧?要不老子多嘴替你们问两句?”

  没想到吴勉完全没有想要知道的打算,当下。他已经开始向着赵子龙消失的位置走了过去。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背着手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两个人的距离接近的时侯,吴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和那两个人有关系吗?”

  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回答道:“不会,他们俩就算不是大方师了,也不好意思让徒子徒孙做这个。不过方士也是没落了,这才多少年,就有靠方术挣钱养家糊口了。看吧,或许再过多少年。就能看到有人靠方术打把势卖艺了。现在老人家我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为什么会出海了,他怕亲眼看见再活活气死。”

  吴勉和归不归都是方士出身,当下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们俩带着两只妖物使用了术法。继续顺着赵子龙来时的原路跟了下去。眨眼之间便看到了那个骑在马上飞奔的白袍将军,与此同时,远处已经沙尘滚滚。有大队的曹军从后面杀了过来

  策马跑了一阵之后,赵子龙胯下战马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后面追赶的曹军已经越来越清晰了起来,怀抱幼主的赵子龙到了一座石桥之上。正准备找个地方将婴孩藏好,自己回身再去冲杀一阵的时侯,石桥迎面赶来一队人马,为首的一人正是和刘备结拜的三爷张飞。

  张飞也是等不到嫂子和侄子赶来。不止他们俩,就连前去迎接的赵子龙都去了大半天不见回来。最后张三爷实在等不及了,也没有和大哥通秉。只是和二哥关羽说了几句,也没有多带人马,只带着本部燕云十八骑出来相应赵子龙和嫂子、侄子。

  没有想到刚刚到了长坂坡上的石桥,便看到了疲惫至极的赵子龙单人匹马回来。还没等他问话,已经听到这白袍将军话里婴孩的啼哭之声。当下赵子龙对着张飞喊道:“我怀里的是幼主,张将军助我拦住后面的曹军……”

  “子龙只管走你的,后面的贼兵老张我替你挡了!这里一座独桥,老子守在这里,看他曹操几万大军怎么过来!”说话的时侯。张飞已经将赵云让了过去,随后带着这燕云十八骑稳稳的守在石桥上。瞪着豹眼眼睁睁的看着后面大队的曹军追了过来。

  这次是曹操亲自带着大军追赶过来,之前听说一白袍将军救走了刘备的子嗣。当下派出了投靠自己的奇人异士。不过没有多久,快马又传来异士重伤的消息。想起来当初再许昌自己府中梅林遇到的异事,这位曹丞相也不敢托大。率领全军追了上来。

  追到这里的时侯,曹操亲眼看到那白袍将军被张飞让走。而刘备这三弟只带着十几个人守在这里,自己身后几万大军不用开战,只要冲过去,便可以将这十几个人马踏而死。

  不过曹操还是在石桥前喝令停军,随后他手下成名的大将纵马从队伍当中走了出来,这些人一字排开。当下,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渊、张辽等这样的名将一排站在石桥之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张飞的黑脸之上,就等着自家丞相一声令下,众人一同冲过去,了结桥上这十几个人。

  没有曹操的将令,这些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桥上的张飞却好像得了礼一样,对着面前这几万大军大声吼道:“老子就是燕人张飞张翼德,你们当中谁活够了,脖子痒了便出来和燕人一战!说!你们当中谁出来送死!”

  众将没有曹操的将令都不敢轻易出战,当下都回头看着坐在马上的曹丞相,等着他点将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