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三章 冲锋陷阵

第四百零三章 冲锋陷阵

  由于牵扯到了左慈投胎转世的刘禅,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还是跟在白袍将军的身后,一路跟着他带着几百名军士从另外一条路向着新野城奔袭过去。

  跑出去二十多里地的时候,远远的见到有一大队曹军数千人正在向着江边的方向赶了过来。放在一般兵将身上,这时候就应该找个位置躲藏起来,随后出其不意的从侧翼猛攻过来。不过这位赵子龙将军却正好相反。他一马当先直接纵马冲进了敌人的队伍当中,一柄银枪如同闪电一般直接刺死了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曹军主将。

  这一队曹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主将便死在了他们的眼前。当下军心大乱,这时,跟随着白袍将军的数百骑兵也冲杀了过来。在赵子龙将军带领之下,以一敌十将十余倍与自己的曹军杀的溃败。

  主公的夫人和少主还没有见到。却先遇到了这一队曹军。当下赵子龙的心中一沉,从这数千的曹军当中杀出来一条出路。随后单人独骑的继续向着新野城的位置冲了下去,等到他带着的人马将曹军杀退。再想寻找自家主将的时侯,却发现这位赵将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数百骑兵只能继续向着新野城的位置奔袭过去,随后被湮没在后续赶来的曹军大队人马当中。

  再说此时的赵子龙战神附体一般,几路曹军大将发现他的行踪之后,开始围追堵截。最后非但没有这白袍将军如何,曹军这里反而接二连三的损失了几员大将。

  一路跟在赵子龙身后的吴勉、归不归几个人看着也在啧啧称奇。这白袍将军一点术法都没有,能在曹军当中杀的几进几出,听着就好像在说神话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能相信此人有这样大的本事?

  “老家伙,老子难得看个小白脸顺眼。”赵子龙冲进曹军当中厮杀的时侯,百无求对着身边的归不归继续说道:“别说是他一个凡人了,就连我们妖都做不来这个。老子怎么就不信凡人也能这样的刚猛,老家伙你帮着看一眼,这个小白脸是不是我们妖幻化的?”

  “傻小子,你想吓了心。这个小家伙和你们妖物一点关系都牵扯不上。凡人当中也有能和你们妖物一较长短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一枪扎在一员曹军大将的心口,随后又将他挑了起来。重重的摔在身边的曹军堆里。这个举动吓破了曹军的胆,主将一死更加没人再敢阻拦这白袍将军了。

  在曹军当中冲杀了几个来回之后,赵子龙终于在一处密林当中。发现了主公刘备的马车夫。此人身上挨了一刀,此时鲜血流了一地看着和死人没有什么分别。如果不是赵子龙从他身边经过的时侯,马车夫张嘴叫了一声。恐怕这位白袍将军也会把他当成死人。

  当下,赵子龙急忙打听夫人和少主的下落。车夫重伤之下,指着西方说道:“我们兄弟百余人护送主母、少主,在此地遇到曹军大队,主母、少主被曹军掳走。将军快回去禀告……”

  车夫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子龙已经策马向着他手指的位置冲了过去。这车夫得本意是请赵将军回去找刘备调来大队人马。趁着曹军还没有将主母、少主送到曹操的大帐当中,或许还有抢回来的可能。想不到这位赵将军竟然单人匹马的冲了过去,最后车夫在惊慌当中。引发身上伤患气绝身亡。

  赵子龙顺着车夫所指的位置追了下去,没有多久便看到了一队上千人的曹军。白袍将军看到曹军当中并没有压着女眷和婴孩,当下也无心恋战打算继续追赶下去。说来也怪。赵子龙无心于这一队曹军作战。而这曹军的领兵将军看到一位身穿刘备军中铠甲的将军,竟然也没有阻拦之意。甚至在主将的示意之下,隐隐的有让开道理,让白袍将军过去的意思。

  这时候赵子龙一心都在寻找主母、少主上面,也没有多想。既然曹军让路那再好不过,当下就在他策马从这上千人的曹军身边经过的时侯。曹军当中突然传出来婴儿啼哭的声音。

  听到襁褓当中的刘禅这一声啼哭,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也在微笑的吴勉一眼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这刘禅的命大,还是左慈娃娃的心计。到底是没喝过孟婆汤的…….”

  婴儿啼哭的同时,一个兵卒打掉了自己头上的头盔。露出里面千万青丝,娇声对着赵子龙喊喝道:“子龙将军求我!我乃是糜氏,幼主在我这里……”虽然赵子龙并没有见过这位糜夫人。不过事以至此也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当下调转马头便向着糜夫人的位置冲了过去。

  这时,这队曹军的主将也反应过来到底还是出了纰漏,当下咬牙指挥手下的兵马向着赵子龙扑了过去。一员白袍将军连杀己方数员大将的消息早已经传了过来,就是为了防着此人,他才将抓获的糜夫人换上了自己手下兵卒的衣服。看见了这员白袍将军还是没有避过,便主动让出了去路。想不到最后却毁在刚才婴孩的一声啼哭之上。

  好不容易见到了糜夫人和少主,赵子龙更加不可能放弃。当下他挥舞着银枪,但凡有曹军敢阻拦在他的马前,心口、哽嗓等要害便是一个血窟窿。

  当下。看到自己的兵士在这员将军的枪下已经有了溃败之势。带兵的将军不敢大意,策马到了还穿着曹军军服的糜夫人身边。一把将她怀里的婴孩抢到了自己的手中,看到糜夫人死活不放手。气急之下拔出长剑一剑刺死了糜夫人。随后也顾不上这些兵丁的死活了。调转马头向着曹操大帐的位置冲了过去。

  赵子龙见到之后,单手握住枪攥,好像挥舞长棍一样的挥舞银枪。瞬间将阻挡在自己马前一大面的曹军全部打到,随后催动战马向着曹军逃走的方向追赶了下去。见到了自己的主将弃军逃走之后,这些曹军也都怯了阵,当下一哄而散纷纷逃走。

  没有了阻拦之后的赵子龙策马向着已经跑远的曹军将军追了下去,不过他胯下的战马已经快速的奔袭了几个时辰。体力早就衰减了不少,不论赵子龙怎么样抽打速度却始终跟不上来。和前面的曹军将领的距离越拉越远。

  就在赵子龙急得浑身冒火的时侯,跟在他身后的吴勉脸上出现了一个怪异的表情。随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好像是无意识的咳嗽了一声,就在吴勉咳嗽的同时。前面将军的战马突然马失前蹄,将军连人代马栽倒在地。

  看到前面将军从马上摔了下来,后面追赶的赵子龙心里猛揪了一下。好在听婴孩的啼哭声还在,并没有什么一场,这才稍微的放心了一点。

  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吴勉一眼,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你能拉偏手,什么时侯你也还是关心左慈了?”

  吴勉翻了翻白眼之后,说道:“左慈死活关我什么事?这人跑了。后面的戏你来演吗?”

  吴勉、归不归说话的时侯,赵子龙已经纵马到了刚刚爬起来的将军身边。还没等将军把自己的兵刃从马上取下来,他手中的长枪当作棍棒已经打在了他的头上。一声闷响之后。这将军只剩下一个腔子还站在原地。赵子龙从马上跳了下来,在这腔子倒地之前,一把将他怀里还在啼哭的婴孩接到了自己的手中。

  就在赵子龙长出了口气的时侯,一团雾气出现在他的背后,满满的凝结成了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