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二章 渡江

第四百零二章 渡江

  城中着大火的时候,东西城门突然关闭。任凭城中的军士怎么冲撞,城门都没有半点被打开的意思。说来也怪,城里面大火冲天,可就是距离大火只有几丈的城门却连一点炙热的温度都感觉不到。

  冲进新野城当中的军士都是骑兵,已经有不少死在了大火当中。其中大半是被同伴的军马踩踏而死。剩下的是死在浓烟和火烤之下,带兵冲进城的将军正是曹操的祖弟,汉末名将曹仁。

  曹仁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看出从城门冲出去已经不可能。当下他仔细观察城中的地形,看到西南方向的火势最弱,而且这里的城墙看着也是最单薄,似乎随随便便踹一脚就能将正面的城墙踹蹋。曹仁看明白之后,随即马上调转马头,指挥手下的军士向着西南的城墙下转移。

  看着几千曹军手忙脚乱的样子,使用了隐身之法站在角落里的归不归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以寡敌众之时用火攻,这样的兵法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这就算完了吗?老人家我可是有点失望……”

  归不归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曹仁的军队已经到了西南方的城墙下。就在他指挥军队要撞开城墙的时侯,这面摇摇欲坠的城墙突然自己倒塌。有百十来曹军躲闪不及被压死在城墙之下,随后,一员手握银枪的白袍将军带着几百兵士顺着城墙倒塌的缺口冲了进来。

  冲进来的将军枪法惊奇,身先士卒冲进了曹军当中,随着他银枪舞动,不停有曹军毙命在此人的枪尖之下。白袍将军杀敌的同时,跟在他两侧的军士不停的将已经引燃的灯油罐子对着曹军人多的位置扔了过去。罐子打碎之后,里面的灯油顿时变成大片的火海,将周围的曹军都包裹在了里面。

  片刻的功夫,便有几十个火罐扔了进来,众曹军不敢再靠前,开始向后溃逃。将领兵的将军及其百十来亲兵留给了冲进来的白跑将军,曹仁的本事不及白袍将军,眼看他就要命丧此人之手的时侯。曹仁身后突然一阵怪风吹过。一个人影借着风势到了他的身边。人影猛的伸手抓住了曹仁,这时候风向突然改变,大风加着火势向着白袍将军吹了过去。

  白袍将军带领手下兵士暂退躲避大火的时侯。曹仁胯下的战马突然一声暴叫,随后闪电一般载着曹仁和人影一起从城墙倒塌的缺口逃了出去。可怜跟着曹仁进城的几千军士除了自己的主帅之外,几乎都惨死在了城中的火海里。

  看到白袍小将从最薄弱的城墙外杀进来的时侯。归不归还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才有点意思,诸葛亮小娃娃还有几分狠心,这是要赶尽杀绝啊,烧死这么多的人,也不怕折阳寿吗?”

  几乎就在这句话刚刚说完的同时。战场上又出了新的变化。几乎就是必死无疑的曹仁竟然被一个人影救走,老家伙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看了一眼还在看热闹,没有理会他的吴勉之后。归不归还是对着他说道:“这是方术……”

  “方士一门都没有了,谁还管你们方术?左右不过是找个吃饭的东家而已……”吴勉也看出来救走曹仁人影使用的是方术,不过这种方士并不十分高明。普通的御风之术。小任叁施展起来也要比这人熟练的多。

  “火攻这场戏看完了,去看下一场戏吧。”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向着白袍将军的位置走过去。那员将军看到曹仁被人救走,直到追赶无意。也不再去理会被大火困住出不来的曹军们。当下此人纵马带着手下的军士也出了新野城,向着另外一条路跑了下去。

  不管这员将军如何纵马飞驰,吴勉始终和他保持这十几丈的距离。紧紧的跟随着。白发男人身后跟着笑嘻嘻的归不归和百无求,新野城大火的时侯,小任叁早已经钻进了地下。这个人参娃娃最忌讳的便是大火炙烤。

  白袍将军纵马跑出去二十里的官道之后。突然进了岔路顺着山路继续前行。又跑出去十几里之后,穿过此间山路远远的便看到了远处一条大江,有数不清的百姓沿着江边向着不远处的渡口行进。

  渡口这里已经停靠着大小船只百余艘,装满一船的百姓便向着江对岸行驶过去。随着这些船只在江面上来回穿梭,已经有大批的百姓渡江到了对岸。

  在百姓渡江的渡口,已经扎下了几十座军帐。关羽、张飞二人各自带着数千人马压住了阵脚,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是等着曹操大军到来之时,冲出去厮杀一阵,为百姓们争取时间的。

  白袍将军策马赶到江边,在军帐中见到了主公刘备和那位卧龙先生诸葛亮。当下诉说了在新野城内火烧曹军大将曹仁的经过,说到最后曹仁被一个古怪人影救走的时侯,诸葛亮都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这位孔明先生的涵养极好,一直等到白袍将军说完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辛苦子龙将军。这是曹仁命不该绝。不过那就走曹仁的人影,将军是否看清他的相貌?此人除了救走曹仁之外,还做过其他什么事情没有?比如说施法杀伤我军将士的?”

  这位叫子龙的将军摇了摇头,说道:“那人影凭空出现,他的相貌模糊辨识不出相貌。救走曹仁也是刹那间的事情,现在回想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杀伤我军将士,只是一味的助曹仁逃走。”

  诸葛孔明手摇羽扇轻轻的扇了两下之后,微微一笑,对着白袍将军说道:“赵将军请到后账休息,稍后等糜夫人带小主到来,我等在一起渡江……”

  本来白袍将军已经要走出军帐。听到诸葛亮这几句话之后,又急忙赶了回来。赵子龙皱着眉头对着坐在大帐中央,一言不发的刘备说道:“主公,怎么夫人和小主还没有赶到?子龙已经冲杀回来,小主因何还没有回来?”

  刘禅刚刚出生,便有探马回来禀告,曹操亲率数十万的大军已经到了距离新野不到百里的位置,正分成几路向着新野扑来。其中曹仁为先锋,带着数千骑兵向着这里杀了过来。当下在诸葛亮的主持之下。自主公刘备以下,所有军民人等舍弃新野城,渡江暂避到江东。

  因为担心人马在撤离之时被曹军重算。刘备一位谋士献计。主公刘备与少主刘禅分开向江东撤离,到时候一旦刘备有什么意外,起码主公的骨肉于世,众人服保这位少主刘禅匡扶汉室。刘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听从了此计,让自己妾侍糜夫人带着独子刘禅从另外的一条路过来。不过算着他们那几个人应该早就到了,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赶过来

  听到这里,赵子龙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在新野城中火烧曹仁大军都没有这样,当下,这位白袍将军向刘备讨令去迎接夫人和少主。

  刘备刚刚派出一路军马前去迎接,本不想让自己这员大将前去。无奈经不住赵子龙的苦苦哀求,只能答应他带着本部人马前去迎接自己的老婆孩子。

  看着赵子龙点齐人马再次向着新野出发,隐住身形的吴勉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你和左慈是不是都算错了,只有一天也算是一世帝王?”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刘禅这条小命也不至于被几家抢了,看刘禅的命吧,看他能不能消化了这一世的帝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