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章 路霸

第四百章 路霸

  甘夫人肚子里面的孩子明明还有一个时辰才会出世,为什么会提前出生?明明没有魂魄生下来就应该是死胎,可听着里面婴儿嘹亮的哭声中气十足的,哪里有一点夭折的意思?

  这时候,已经有小丫鬟开门跑出去报喜了。诸葛亮皱了皱眉头之后,就要闪身离开。却被那个错失了投胎机会的恶鬼一把抓住:“这样就算完了?我呢?我怎么办?你说天下三分的,另外两家都有了后继。哪里还有我的位置?”

  “你可以给他当儿子……”没等诸葛亮回答,一个带着棱角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最后远处走过来一个白头发的男人,白发男人故意将自己身上的气息释放了出来。两只恶鬼被这气息压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白发男人走到距离产房还有十几丈远便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看向门口的一人二鬼,说道:“里面有女人生孩子,你们几个孤魂野鬼堵在门口想要做什么?”

  “他们是来贺礼的。”没等诸葛亮回话,产房里面走出来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诸葛亮和二鬼空着的手,随后又是一笑,继续说道:“小气……想不到司马徽那个老家伙还会有这样的弟子,娃娃你这一身的术法可不是那个老东西教授的吧。”

  听到归不归叫破了自己的身份,这位卧龙先生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归不归施礼说道:“孔明见过归不归老先生,家师水镜先生不久之前还说过在洛阳城中见过老先生。想不到这才几日,孔明也有幸见到老先生了。”

  诸葛亮说这话的时侯,远处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随着脚步声刘备弟兄三人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快快去将孔明先生请到内堂,先生是精通异术之人,稍后还要请他为孺子看相。”

  这时候,张飞接话说道:“大哥,兄弟我劝你一句。我瞅着那个诸葛孔明带着一股阴险之气看着就不地道,凡事你防着他点。天底下和你交心的就是我和二哥了,早知道这厮这么阴险,老子我就应该早早的烧了他的王八窝。”

  从草庐回来之后,张飞越想越不对劲。自己明明在后门扇嘴巴的就是诸葛亮啊,怎么一转眼他就回到草庐不说。自己还莫名其妙的摔倒,越想越可疑。不过刘备、关羽二人只以为自己这三弟还在记恨在草庐出丑。当下只是劝说他要大度一些。

  看到刘关张三人走过来,诸葛亮有了台阶。当下他再次对着归不归施礼,说道:“老先生您也听到了。主公唤我,孔明要去应酬一下。这就现行告辞了……”

  看到归不归没有阻拦的意思之后,诸葛亮回身又对着白发男人行了半礼。随后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只是那两只恶鬼还在白发男人吴勉的压迫之下,连离开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最后还是吴勉懒得和两只恶鬼一般见识,收敛了身上的气息这才放了两只恶鬼一码。看着它们俩慌不择路的逃走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卧龙小娃娃比老人家我想象的有趣……”

  吴勉翻了翻白眼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他压根就没有想过送恶鬼投胎。你我都成了他棋盘上面的棋子。老家伙,你的对手出世了……”

  “时不时的有个对手也挺好,起码以后这日子不会无聊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看了一眼产房里面忙忙活活的人影,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一世帝王,真的有那么好吗?”

  刘备中年得子。自然是爱如掌上明珠一般。自己起了阿斗的乳名,又请了诸葛亮起了刘禅的大名。为庆祝得子,刘备犒赏麾下将士,人人都得了一份酒肉、钱粮。

  刘备军中庆祝的时侯,十几里之外的官道上,吴勉、归不归一行人坐在马车上。百无求驾驶马车,正漫无目的的向着官道的尽头走去。二愣子一边驾车,一边回头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那个什么逐个亮的。有你们说得那么邪乎吗?老子就不信了,会点纵神弄鬼的本事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后刘备家儿子不还是便宜左慈了吗?他再厉害还能厉害过席应真那老东西一嘴巴?”

  “傻小子,诸葛亮的本事在这里,你也就是这里空了一点。”说话的时侯,归不归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后继续笑嘻嘻的说道:“这小娃娃表面上为了两只恶鬼连阴司都得罪了,你也动动脑子想想,那俩鬼以后还不是要继续为他卖命吗?而且有老人家我和你小爷叔挡着,谁能看出来破绽?可惜张松是鬼魂出不来,要不然把他们俩弄一起也是有趣。”

  说到这里,老家伙又想起来别的什么事。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卧龙、凤雏得一人可安天下,卧龙的心智已经这样了,那么凤雏呢?老人家我也想见见他了……”

  眼看着就要天亮的时侯,官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看到了人影之后。归不归急忙让自己的便宜儿子停车。老家伙看出来了人影的身份,不过他并没有下车,只是笑嘻嘻的盯着人影,等着对方的举动。

  车上的人和人影僵持了一阵,最后还是吴勉有些无聊,对着挡住去路的人影说道:“天这就要亮了,你是来自杀的吗?”

  人影冷笑了一声之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吴勉是吗?我不是对你来的,我和归不归的恩怨,你不要插手……”

  “我可不记得养过你这样的儿子,还需要听你的话。”吴勉翻了翻白眼,用他那招牌的语气继续说道:“老家伙就在这里。来,过来了结你们俩的恩怨吧,再不过来天就真的要亮了。”

  吴勉将人影的话噎回去的时侯,归不归捂着嘴巴偷着乐乐几声。随后才装模作样的起身打起乐圆场:“这怎么话说的?老人家我这几年一直本本分分的,什么时侯招惹到了大阴司?不过这话说回来?我老人家好像已经不是大阴司你统管之下了,什么恩恩怨怨的拉倒得了……”

  “归不归,你可是不止得罪了我这一个大阴司,这次你脸阎君都得罪了……”看到正主出面,人影也不再和吴勉稚气。它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刚才你阻挠那位大阴司投胎转世,乃是阎君亲自下的冥旨。现在阎君震怒。你长生不老不假,你还有在生死之间循环的子嗣、亲友吧?阎君已经再下冥旨,他们下到地府之后,会替你遭受酷刑之苦。只要你的子嗣、亲友不绝总是要他们来替你还债的。”

  “这就有点过分了……”归不归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模样,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和老人家我有关系的大都是以前的方士,他们遭罪自然有他们以前的大方师徐福替这些人出头。对了,老人家我有没有说过。当年我老人家娶的是徐福的远方表姑,论着他还得叫一声表姑父。算起来老人家我的子嗣,都要管徐福那个老家伙叫点什么。阎君要动手责罚他们,我老人家也拦不住,最多也就是出海告诉徐福,他的亲戚也被欺负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人影便沉默了起来。这时候,远处东方的天空已经有了一抹鱼肚白,人影最后说了一句:“你的话我会转告阎君,赌一下,徐福会不会为了你的子嗣,去和阎君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