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大限将至

第三百九十七章 大限将至

  眼看着这一拳就要打在诸葛亮身上的时侯,张飞的脚下拌蒜,左脚突然绊在右脚上,随后他那黑铁塔一样的身体实实惠惠摔在了卧龙的面前。等到张三爷起身的时侯,脚下一软再次摔倒在地。

  这时候,身后的关二爷走了过来,将他这三弟搀扶了起来。再次起身的张飞左右脸都被蹭的绯红一片,饶是三爷脸黑看不大出来,脸皮戗破也能看到有血丝渗了出来。

  “三弟。兄长说过这次前来请诸葛孔明先生出山,你我兄弟都要斋戒沐浴的,你怎么又偷偷喝酒了……”将张三爷扶起来之后。关二爷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之前还不觉得,在张飞的身边,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气。刘备嘱咐过几次的。自己这三弟竟然还敢偷偷饮酒。

  “我没喝……”这时候张飞的心里也很是差异,他自己也闻到了嘴里的酒气。张三爷是准备了一皮囊的美酒藏在身上,那是等着回程的时侯喝的。从前天开始。他便被刘备拉着斋戒沐浴,大哥二哥看的那么严,自己哪有喝酒的机会。不过自己这满嘴的酒气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刚才在后门准备放火的时侯,偷着喝酒自己忘了?

  虽然张飞心里一片迷惘,不过这草庐当中其他的几个人却看的清楚。刚才就在张三爷要扑过来的一瞬间,那位稳坐的卧龙先生身上突然有二鬼冲了出来。其中一鬼两次绊倒了张飞,另外一鬼施展运物之法,将藏在张飞身上的酒囊取了出来,瞬间将里面的酒水凭空转移了大半到张三爷的血液当中。只是法术之下,一般的凡人看不到二鬼的动作。

  “不对,某家真没喝……二哥你冤枉我了。”说话的时侯,张飞晃晃悠悠的从怀里面取出来酒囊。舌头有些发拧的对着自己的大哥、二哥继续说道:“看看这一皮囊酒都在这儿了……咦?怎么少了半袋子……难道是某家喝完自己忘了?”

  “卧龙先生见笑了,我这三弟本就是个粗鲁、莽撞之人。”这个时侯,刘备也凑了过来,亲自闻了闻张飞嘴里越来越浓的酒气之后。皱着眉头说道:“备代三弟向诸葛先生赔罪,先生看在备的面子上,不要和他一个莽撞人一般计较……”

  “御鬼术。术法一般,不过使得还算漂亮。”就在刘备哀求诸葛亮不要和张飞一般见识的时侯,草庐当中隐住身形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用传音之法对着身边的吴勉和两只妖物继续说道:“这只是粗浅的术法,但凡是会纵身弄鬼一脉的都修炼过这个。不过肯定不是他师尊司马徽教授的,那个老家伙自己都没有这个本事……”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诸葛亮已经起身将要第三次施礼的刘备搀扶了起来。当下他微笑着说道:“将军哪里话来,张将军性格直爽。乃是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的人物,本应就是不拘小节的。亮哪敢有一点怪罪之心......”

  说话的时侯。这位卧龙先生连续几次好像不经意的看了身边的角落一眼。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过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诸葛亮的落眼之处正是吴勉、归不归几人所在的地点,看的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笑了一下。老家伙继续使用传音之法说道:“这个小娃娃是感觉到什么了,不错,这样的天赋他师尊司马徽都没有。看来那位水镜先生上次说的没错。这个弟子他是捡到宝贝了……”

  “老家伙,那也不对啊。既然有这个本事,刚才他何苦还要在门口被张大个那一顿好打?”这个时侯,百无求想起来刚才在后门看到的那一幕,随后它继续说道:“有这个本事,刚才就是那两只鬼架着张老三,这个卧龙小嘴巴去扇他了。”

  “你这眼睛也是留着骂街用的吗?睁开看看……”这个时侯,吴勉看的有些无聊,当下他也不管归不归这几个人了。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便向着门外走去。

  有了吴勉的提示之后,百无求这才看明白,刚才在后门那诸葛亮受的伤。现在完全出现在张飞的身上。这样的本事百无求都没有,看来刚才自己是有些小看这个人了。

  看着吴勉离开之后,归不归也跟着离开了这里。老家伙本来便是进来看这卧龙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看到他的御鬼术之后再没有什么意思,当下,也跟着从这里离开。吴勉和归不归走了。剩下的两只妖物更没有留下来看热闹的理由,当下它们俩也相继离开了草庐。

  从草庐出来之后,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并没有着急驾车离开这里。他们几个继续隐住了身形。绕到了草庐大门口,这里有刘备带来的几个随从。当中一个人正是那位一个多月之前便到了刘备身边的左慈。

  这个时侯的左慈一身幕僚的大半,跟着车夫、护卫一起守在门口。等着自家的主公、将军出来。左慈和几个护卫说得正开心的时侯,冷不丁感觉到有一股妖气从大门的方向出来。

  左慈虽然看不到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不过还是感觉到百无求身上的气息。虽然被归不归用传音之法将他带到了草庐的角落当中。当下。吴勉、归不归二人带着两只妖物显出身形,看到了这他们之后,左慈重重的喘了口粗气。随后苦笑着对归不归说道:“你们来的也算是及时了,再晚来几天的话,便是我油尽灯枯的大日子。前几天阴司鬼差天天都来烦我,让我不要搞什么小动作。”

  说这里的时侯,左慈左右看了一眼,感觉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时侯。左慈这才继续说道:“刘备的甘夫人也是这几天就要生产,已经有其他的魂魄来打甘夫人的主意。虽然都被我赶走了。不过你们不在我始终心里是没底的,耽误了这次投胎。下次投生帝王家还不知道是什么。”

  “小娃娃你的运气还真是好,想要下辈子做皇帝,太后酒开始坐胎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老人家我们到了,小娃娃你的心便放回肚子里。别说还没有和你抢。就算是魂魄已经进了甘夫人的肚子占了地,老人家我也会把想办法把那个占着位置的魂魄拖出来,腾出地方来让你占上。”

  有了归不归的话,左慈的心里这才有了底。当下老家伙又向着左慈打听最近天下又出了什么事情,左慈能说出来的也不过各地军阀勾心斗角的事情。吴勉听的腻了。当下这个白发男人让左慈说道:“说点别的吧,这一个多月过去了,有你师尊广仁他们的消息吗?”

  说到广仁。左慈叹了口气。这兵荒马乱的世上,加上方士一门早就不在了,想要找广仁他们谈何容易?如果能找到那两位大方士的话,左慈转世投胎会容易的多。

  左慈的话说到这里的时侯,草庐当中跑出来一个小童子。童子出来向守在门口的这些人转告,刘备见到卧龙先生一见如故。今晚就在草庐当中留宿,门口等候的这些人自行扎好帐篷守候。

  当下,这些人开始就在草庐门口准备好过夜的事宜。就在夜色擦黑的时侯,本来还和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左慈脸上突然变了颜色。随后顺着他目光呆滞的位置看过去,就见远处有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走了过来。

  “左慈,再过两个时辰,你的好日子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