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诸葛孔明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诸葛孔明

  被张飞抓住的年轻人左右两边脸都是通红的手掌印,顺着嘴角、鼻孔一个劲的淌血。他一边挨嘴巴一边带着哭腔喊叫着:“老爷打错人了,我是县里的书吏…….真的不是卧龙先生。我带着县尉大人的名刺……”

  说话的时侯,年轻人已经从怀里将竹刻的名刺掏了出来。只不过刚才被这个黑大个放倒的时侯,名刺已经被压碎成了数块。不过还是可以从上面看到某某县尉的大名,看到了这个之后,张飞这才收起来他沙包一样的拳头。虽然知道自己八成是打错了人,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的说道:“今天这事是你自找的!好好的有大门不走偏偏走后门。还鬼鬼祟祟的!你说说看,刚才不打你对得起你家县尉大人吗?”

  看着这个黑铁塔一般的人物。年轻人哪里还敢还嘴?他唯唯诺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都不敢正眼去看黑大个。哆哆嗦嗦的说道:“老爷说的是,小人不是鬼鬼祟祟的从后门走。也埃不上这顿打了。小的这就去正门送上名刺,然后回去复命……”

  “等一下……站着别动!”张飞打雷一样的声音吓了年轻人一哆嗦,当下站在原地一栋不敢动。这时候。黑大个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块小小的金锞子塞在了年轻人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某家来问你,你这好端端的怎么脸上、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

  “小人刚才不小心装在门柱上了”年轻人是个机灵的主。马上便明白这个黑大个是什么意思。

  “懂事……”张飞哈哈一笑,指着大门口的位置,说道:“从这边走,记住,在正门见到一个白脸和红脸的汉子,就照刚才这样来说。敢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小心某家活撕了你,用你的心肝下酒……”

  这最后一句话吓的年轻人一哆嗦,随后他又将刚才所说撞门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黑大个这才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去正门了。不过这个年轻人可能是被张飞打的怕了,当下他也没有前往正门,直接顺着后门快步走了下去。

  年轻人离开之后,张飞便发现了他们几个人的马车。当下黑大个皱着眉头对他们这几个人说道:“喂!你们几个也是来找诸葛孔明的吗?你们来晚了,他今天不在家。你们也别在这里瞎转悠,某家这就要点火烧了他这狗棚子。别一会连累到了你们。快走……快走……”

  “卧龙先生不在家?将军说笑了,刚才和将军玩闹的不正是卧龙先生吗?”这时候,归不归也皱起来了眉头。顿了一下之后,一脸不解的对着张飞继续说道:“怎么?老人家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刚才将军明明给了卧龙先生一块金子的……原来您不知道他是谁就给钱……”

  “哇呀…….”黑大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此间的主人愚弄了。当下连声大叫了一阵之后,翻身骑上自己的乌骓马。连人带马一条黑线的对着年轻人逃走的位置追了下去。

  “老不死的你就缺德吧,那个年轻的被这黑大个追上,不得活活打死他吗?”坐在归不归身边的小任叁有些愤愤的看了老家伙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小家伙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从马车上站了起来。一边张望着张飞追下去的方向。一边继续奶声奶气的说道:“卧龙!这不是那个什么水镜先生说的卧龙、凤雏其一吗?晚了……好好的一个孩子这就要没了……”

  “哪那么容易就没了,刘关张哥仨就是来请他出山的。再说了,小家伙。刚才你看明白了吗?”归不归冲着小任叁嘿嘿一笑之后,扭脸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这次水晶那老小子说的在理。凤雏老人家我没有见到,不过得了卧龙,或许真的可以安天下……”

  就在这个时侯,就见刚才追下去的张飞又骑着马跑了回来。看他满脸怒容的样子,便知道此行没有什么收获。就在这个黑大个打算纵马过来向归不归打听卧龙之时,就见那个红脸的关羽绕过草庐走了过来,对着张飞喊道:“三弟,大哥正在和卧龙先生商谈大事,大哥让你也来见过卧龙先生。”

  “诸葛小儿回来了?”黑大个愣了一下。他也搞不清楚刚才那个挨了打逃走的年轻人到底是不是卧龙先生诸葛孔明了。不过兄长焕他进去,张飞又不敢不从。当下他从马上跳了下来,跟着二哥关羽向着大门的位置走了过去。

  “老家伙。这次你猜错了吧?刚才那个逃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卧龙。人家就是一个县城小吏。”看着张飞跟着关羽离开之后,百无求哈哈一笑,冲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怎么?你的心眼跟着华山圣母一起埋地里了吧?就知道老家伙你对兄弟媳妇有那个意思,这是她死的早,真死在你兄弟后面。你是不是还想给老子添个后娘?”

  “傻小子,这话你对着雷祖可千万别说。”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这便宜儿子一眼,随后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边向着草庐后门走去。一边对着马车上的几个人说道:“是不是卧龙进去看一眼就知道了,想看热闹的,记住要隐住身形……”说到最后的时侯。老家伙已经闪身进了后门。

  这时候,百无求转头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你侄子又胡说八道了。老子就不信刚才挨耳光的那个会是卧龙……”

  “你不信的事情多了”吴勉慢悠悠的打断了二愣子的话之后。也起身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白发男人也开始向着后门走了过去,嘴里莫名其妙的最后说了一句:“刚才那个人真的挨打了吗?”

  “巴掌印那么清楚,那满嘴的血还不算挨打吗?再打就打死了。”百无求说话的时侯。看到了吴勉也跟着归不归从后门走了进去,当下它对着小任叁说道:“任老三,老子看错了?”

  “大侄子,在你小爷叔面前别犟嘴。这都多少年了,他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小任叁说话的时侯,也从马车上跳到了地上。不过小家伙直接扎进了地下。露着小脑袋冲着二愣子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下次他说雪是黑的,你就当黑的看。要不然的话,他真的会把白雪染黑了给你看。看完了还要用雷劈你。问你为什么不信他。看看你亲爹,这样的事还少了?”说话的时侯,小家伙已经接着土遁也进了后门之内。

  剩下百无求孤零零的站在马车上,犹豫了一下之后,二愣子也用妖法隐住了身形,快步进了草庐当中。二愣子还是不信刚才被张飞打跑的年轻人就是卧龙。

  二愣子进了草庐的时侯,便看到刘关张三个人坐在一个年轻人的对面。不知道他们刚才说了什么,只见这个时侯刘备的脸色已经微微泛红,从地上起身对着面前的年轻人一揖到底。说道:“听闻卧龙先生天下三分之言,备茅塞顿开。如果先生早生十年,天下哪里还会糜烂到如此地步?卧龙先生在上。请再受备一拜……”

  刘备对着年轻人行礼的时侯,他身边的关羽、张飞二人也跟着对年轻人行礼。只是张飞紧皱着眉头,这个黑大个还是不相信面前这个刚刚被自己揍了个年轻人会是传说中的卧龙先生——诸葛孔明。

  这时,百无求也看得清楚,正在端然稳坐的年轻人正是被张飞打跑的小吏。只是他脸上再看不到一点被打的伤痕,年轻人手握羽扇,轻轻的虚抬了一下,说道:“将军如此大礼,亮怎敢实受?快快起来……”

  张飞看的眼睛冒出了火,当下爆叫了一声之后,冲着卧龙扑了过去:“小儿,你到会说风凉话,还记得某家的拳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