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卧龙出世

第三百九十五章 卧龙出世

  “老家伙,你这一招太猛了,谁能接得住?这事放在老子身上都受不了,更别说你那个结拜的兄弟了。”听了归不归的诉说之后,就连百无求这样的妖物都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屎盆子扣过去,难怪雷祖和华山圣母最后都和他翻了脸。

  “傻小子你知道什么?雷祖家里当时也是名门大户。就这么跟着一个比他大了几百岁的女人走了,是你儿子你干嘛?”归不归瞅了自己这便宜儿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了,那个时候华山圣母算是邪门歪道的头面人物。雷祖家里还和方士一门沾着亲戚,天天以自己是名门旁支自具。就算把雷祖扔井里淹死,也比便宜了华山圣母要强。老人家我这主意损是稍微的损了一点。不过你现在看看,他们俩不是好好的过了几百年吗?”

  虽然归不归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百无求还是摇了摇头。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那样的屎盆子老子可受不来,还是我们妖物好,没有这么多的弯弯绕。”

  这个时侯。左慈已经走到了水晶棺旁。看着里面好像是睡着了一样的华山圣母,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女尸艳丽的面容上,只是在棺椁里面的陪葬品上不停的看来看去。

  看了半晌之后。左慈这才回身向着吴勉、归不归的身边走了过来。到了跟前之后,说道:“可惜如此的美人就要阴阳两隔了,想必此时雷祖先生心里也是凄苦的很……”

  “如果他发现陪葬的丹药被调包,那就轮到你凄苦了。”没等左慈说完,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冲着有些尴尬的左慈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那颗药丸本来就不是给你准备的,吃了也是马上就去投胎。就算真投胎做了皇帝,你以为那个叫雷祖的人就不敢放雷劈你了吗?还是你真的想做古往今来第一个被雷劈死的皇帝?”

  “是我做错了……”左慈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从怀里掏出来那个装着长生不老药的锦盒。随后他当着吴勉的面,使用术法将锦盒还回了水晶棺当中。

  这时候,姨娘带着几个丫鬟走了出来。她吩咐了丫鬟们将兑了水的酒送到寝室,随后才走到归不归的身边,带着愁容说道:“归老先生,以前有得罪几位尊客的地方,还请看在亡故的圣母份上,不要和我等下人一般见识。还有件事要麻烦先生,您也看见雷主现在思亡妻如狂。老婢担心他会作出不相干的事情出来。到时候没有您这样的大修士帮忙,我等下人也阻止不了雷主。还请您看在和雷主的旧识份上,能在这里住上几日,哪怕劝劝他也是好的。”

  “这个怕是不行。”没等归不归答应,左慈已经抢先说道:“我们还有要事,不能在你这里耽误太长时间。您还是再联络雷祖其他的朋友。看在旧友的份上,他们一定会帮这个忙的。”

  “雷祖的旧友?好像只有老人家我一个了……”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左慈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他年少的时侯,还有仨俩的酒肉朋友。不过过了这么多年,老人家我这结拜兄弟一直都守着老婆,哪里还有心思去交朋友?过了这么多年了。那几个朋友恐怕早就轮回不知道多少次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古怪了起来。当下冲着有些感觉到不妙的左慈嘿嘿一笑,再次对着他说道:“小娃娃。耽误不了你的大事。这样,你先赶到刘备、曹操的身边,顺便也仔细挑选一下到底下一世给谁当儿子去。如果你的大限到了。或者他们那边的夫人坐胎老人家我再过去送你也不迟。放心,老人家我的本事都在这张嘴上,三两天就能让这兄弟忙着再续上一房老婆……”

  虽然心里不愿意。不过左慈已经看出来归不归的心思已经不在自己身上。这事找吴勉又不合适,谁知道他的脾气上来,能干出来什么事情?当下左慈犹豫在三,最终只能认命。当下还和归不归商量好,如果到了他轮回的时侯,请他老人家一定要过去帮忙。

  左慈先行离开之后,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便住在了这座宫殿里。归不归时不时的边去找他那结拜兄弟,找他说说几百年前的事情,劝他打开心结不要再胡思乱想。

  归不归去劝雷祖的时侯,吴勉留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还在琢磨那冥人志上面的术法。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闲的没事,结伴在这宫殿里面转来转去的。知道这都是雷主的客人,也没有谁难为它们俩。

  小任叁在酒窖里面发现了几十坛的陈年好酒。和雷祖现在喝的‘脏水’比较,完全就是琼浆玉液。小家伙当天便喝的酩酊大醉。被百无求背回去睡了大半天才醒了过来。当下小家伙问了归不归,才知道雷祖有喝劣酒的怪癖。只不过华山圣母生前管得严。他只有外出办事的时侯,才会找一个邺城那样的小酒铺,喝劣酒喝到酩酊大醉之后才会回来。小任叁发现的美酒,还都是华山圣母早年的存酒。

  发现了这么多的美酒,小家伙更加不舍得走了。当下天天拉着百无求一起大吃大喝起来,不喝到酩酊大醉就不算完。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也是归不归的嘴皮子厉害。三说两说之下竟然说动了雷祖将还放在大殿的化身圣母下葬,看不到这个人雷祖的状态才算恢复了一点,虽然想起来和圣母的往事,还会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不过总算不会像那姨娘说的那样,要陪着化身圣母一起走了。

  劝好了雷祖之后。这里存的好酒也被小任叁喝光。没有了美酒小家伙便有些待不住,开始天天鼓动着吴勉和归不归离开这里。加上不知道左慈现在如何了,老家伙和吴勉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和雷祖作别,去帮着左慈投胎到帝王之家。再过几十年能有个皇帝朋友,也会省很多事情。

  当下,几个人和雷祖告辞作别,出离了华山开始找寻左慈的下落。使用了传音秘法之后,归不归找到了左慈。他现在正在南阳紧跟着刘备。说是刘备的一位夫人就好生产,左慈已经看过了胎象。这个还没有出生的婴孩有帝王之像,左慈认准了这个孩子。正想要联络归不归的,没想到老家伙先找到了他。

  左慈给了归不归一个地址,要他们到南阳去找刘备。找到了这个人自然便会看到左慈。

  当下,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开始向着南阳进发。不管怎么说,只要左慈早些投胎,也了结了他们几个人的心思。归不归施展了术法,虽然没有使用五行遁法,不过也还是在一天之内便敢到了南阳。

  在这路见到了刘备的军营,不过那位刘备几兄弟并不在军营当中。归不归从营中幕僚的口中,知道了他们主公一大早便去了卧龙岗去请一位高士。为了那位高士,刘备兄弟几人已经白跑了两次都无功而返。那位叫做张飞的猛将走的时侯已经留下了话,如果这次还是见不到那个叫做诸葛亮的高士,他便一把火把高士的房子点了。

  于是几个人便奔着卧龙岗去了,到了这里不久,便在一座草庐的后门,看到了刘备身边那个叫做张飞的黑大个,手里抓住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这时候正在对着年轻人扇嘴巴,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道:“老子就知道你这次还要从后门溜!看不起我们兄弟吗?还卧龙!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