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落花与流水

第三百九十四章 落花与流水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几个人便再次被这位姨娘带到了华山当中的宫殿里。和几天之前的时侯不一样,现在的宫殿当中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都是白布的挽联和素棚。

  宫殿当中停放着一口巨大的水晶棺椁,远处便可以看到里面躺着那个看着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华山圣母。棺材前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贡品,那位华山圣父痴痴的坐在地上,眼睛盯着棺材里面的妻子。一边流泪一边往嘴里灌着酒水。

  现在的雷祖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他的眼睛又红又肿。流出的眼泪当中带着些许的粉红色,泪水当中竟然带着鲜血。雷祖的脸这几天就没有洗过,头发好像鸟窝一样的髭髭着,满脸的络腮胡子哪里还能看出来他那俊俏中年男子的模样。

  这时侯,那位姨娘看到了雷祖的样子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走了过去,一边将满地的酒坛收了起来,一边从脸上生挤出来一丝笑容,对着邋里邋遢的雷祖说道:“雷主,归不归几位已经到了。是不是请他们过来对我们家姑娘行礼?”

  “归不归……来了……”又给自己换了一大口烈酒之后,雷祖的眼泪便又流了下来。他颤颤巍巍的回过头来,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之后。说道:“你们终于来了……多谢你们来送九华最后一程。有心……”

  这话还没有说完,雷子已经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次都没有再爬起来这,最后还是那位姨娘和周围几个丫鬟过来搀扶,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已经喝的酩酊大醉的雷祖搀扶了起来。

  看到了水晶棺椁的华山圣母,和已经颓废了的雷祖之后。归不归和吴勉二人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还是这个老家伙对着雷祖说道:“我们已经尽了人事,天意要带走华山圣母,不是你可以阻止了的。可惜了,如果丹药早拿回来一步,或许她还能……”

  “不要再说丹药了……不要说了……”好不容易再次爬起来的雷祖拼命的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她也是腻了……要先走一步。你为什么不等我,这么多年腻了……你和我说一下啊……”说着回头呆呆的看着水晶棺里面的死尸。看着看着两行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看着雷祖疯疯癫癫的样子,百无求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对着身边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哥们儿这是喝蒙了吧?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老子这妖物说话都比他强。”

  “傻小子,你说反了。你这叔叔是明白的太迟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走到了雷祖的面前。从姨娘手中接过了安魂的符纸来。在贡品桌子上的烛火上引燃了符纸。随后规规矩矩的对着石棺里面已经亡故的华山圣母行了礼。

  礼毕之后,转身到了还在流着眼泪的雷祖说道:“兄弟,老哥哥我劝你一句。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了,弟妹也是活了千年的人。天底下还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福气?说不定你和她转世之后,还有再见面的缘分。”

  “没有那个缘分了……”说话的时侯。雷祖擦了一把眼泪。再说话的时侯语气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么多年我们俩在一起,我一直都以为她也是开心的。原来我错了,她已经厌烦了我。不管我带没带回来长生不老的丹药。九华都会离我而去。她或许想到了下一世就能摆脱我了,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说话的时侯,雷祖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绢帛递给了归不归。不过没等到他说话。就见老家伙有些不合时宜的笑了一下,归不归二话不说,直接将绢帛用烛火引燃。绢帛引燃的同时,老家伙手上已经加了手段,几乎就是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那张绢帛已经少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点飞灰还飞在空气当中。

  看到绢帛已经彻底被烧干净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雷祖说道:“兄弟你还真是喝多了,这是弟妹给你的东西。老人家我这个当大伯哥的怎么能看你们俩的私信?我老人家是那样的人吗?”

  “那上面没有什么可背人的。只是九华最后留给我的几句话。”看着自己老婆留着自己最后一件东西被归不归用火烧了,雷祖并没有一点恼怒。他脸上反而有一种接过了,如释重负一般的感觉。加上之前已经喝多了酒。再说话的时侯已经没有什么顾忌。

  缓过来口气之后,雷祖用脚勾上来一个酒坛。打开泥封之后喝了一大口,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既然你不打算看,那我也要和你说两句。那书简上面前半段说的是和我见面那件事,九华自己也承认那段时间过的很是美妙。不过她慢慢的也开始厌了,只不过怕我难过,并没有把九华心里所想的告诉我。她只打算陪着我过完余生,然后下一世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可笑的是我……这么多年一直都以为我对她有多好,她便对我又多好。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

  听到雷祖自己说出来绢帛上面写的话,归不归脸上的表情便开始尴尬起来,真不知道雷祖的酒醒了之后会后悔成什么样子。说实话,归不归当初已经猜到了几分华山圣母的心思。只是他的立场太尴尬。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随后只能将这件事咽了下去。

  “不说了……兄弟你喝多了几杯,又思念弟媳成狂……那个谁,姨娘你过来把你们家姑爷带进去休息吧。”归不归对着面露尴尬神情的姨娘招了招手。随后继续说道:“带他进去休息,别给他酒喝了。小心他再喝多了带着你们一起下去找圣母去……”

  趁着姨娘带着几个丫鬟将雷祖敷到寝室休息,小任叁蹦蹦跳跳的走过来。在地上找了个还没有开封的酒坛,随后小家伙拍碎了封泥,探着小脑袋进酒坛中闻了闻酒气。片刻之后,小家伙被酒气薰的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是酒还是尿?味道这么腥臊恶臭?美女姐姐就是这个口味吗?”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的小任叁,皱着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酒也是人喝的吗?我们人参都下不去嘴。还有,听刚才你兄弟说的,怎么和你当初说的,华山圣母看中了小白脸的雷祖,这才下药睡了你兄弟。现在看起来可是不一样。到底那一块才是你编的?还是说这一大段都是你编的?”

  归不归本来不想再提这件事,不过这时候吴勉、左慈和百无求都凑了过来。看在白发男人少有这么打听别人家闲事的份上。老家伙便将当初华山圣母和雷祖相遇的第二个版本说了出来。

  当初的确是归不归带着雷祖来给华山圣母拜寿的,不过雷祖一见到这个只有十五六岁小姑娘的面容之后,便放在心里拿不出来了。而华山圣母见到了雷祖这个英俊到了几点的小伙子之后,心里也又多了几分变化。

  当下,归不归看穿了两个人的心思之后,便将他们俩往一起凑合。不过就在事情基本上成了的时侯,他们两个人才发现事实和自己想的并不一样。当时华山圣母的声望要超过雷祖十倍不止,传出去或说圣母老牛吃嫩草,雷祖傍了一个老前辈,天天待在老前辈家里吃软饭。

  最后,雷祖知道归不归对主意多,便请这老家伙替他们想主意,结果便有了华山圣母在雷祖的酒里下药,抢占了雷祖的谣言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