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噩耗

第三百九十三章 噩耗

  老庄主犹豫了一下之后,看着张松的魂魄说道:“我和他接触过的,如果有什么小动作的话,他已经动手了…….”

  说到这里,老庄主顿了一下,看着众人消失的位置。说道:“我和他当初是一个人,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现在应该还没有发现我的破绽……”

  “你也会说当初,不是我说,你们当初是一个人,现在还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张松的魂魄看着身边的老庄主,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没有搞定身体里面的封印,还不能把你怎么样。现在只是确定你在什么地方,等到你留在他身体里面的封印解除……后面的事情你自己想吧。”

  看着老庄主脸上的表情有些动容。张松的魂魄向着装着自己肉身的石棺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别说你了,就连我也要找个地方搬家。归不归那条多嘴的老驴。害得席应真跟我翻了脸。没有了这个大靠山,他解开封印之后,第一个倒霉的是你。我也跑不了……这什么东西!谁把这只猫扔我身上了……”

  说到一半的时侯,就见那只黑猫不知道什么时侯已经跳进了石棺当中,正在用它的猫脸一下一下的蹭着自己肉身的脸。石棺里面尸体还是笑眯眯的模样,似乎很是享受。黑猫一边蹭着死人脸,嘴里一边“孽……孽……”的不停,这样的情形在百无求身上都没有出现过。

  “快把这只孽从我身上拿走……它是不是要啃我的耳朵。你快点把它拉开……”张松很紧张自己的肉身,虽然上面涂满了防腐的剧毒,不过对这只黑猫完全不起作用。当下老庄主正要将黑猫抱出来的时侯,它却一下子从石棺里面窜了出来。有些留恋的回头看了石棺一眼之后,一道黑线一样冲了出去。

  吴勉、归不归等人回到地面的时侯,看到小任叁自己和左慈一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说着什么。打听才知道那位老术士将小家伙带上来之后,只是亲热了一会便使用遁法离开了这里。好在左慈陪着小任叁说话,这才小家伙也不会觉得烦闷。

  出来的一路上,姬牢便好像被霜打了一样,一直沉默不语。这位楼主虽然已经不再留恋过去的权利,不过还是对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张松,会是拜在徐福门下做了方士这件事有些耿耿于怀。

  出来之后。姬牢也没有心思继续跟着吴勉他们几个人。这位曾经的问天楼楼主还要继续隐身在袁绍的帐下,当下他和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这里回到了邺城袁绍的帐下,继续做他的幕僚。

  本来归不归打算去华山看看他那结拜兄弟媳妇是不是已经服药,变成了长生不老之身。不过这个时侯却被百无求拦住:“老家伙,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瞎掺和什么?那个什么圣母的又不是你老婆我妈,她就算长生不老了,跟你有一个大子的关系吗?还有你,任老三你别说话,先听老子说一句。那个娘们儿是怎么厌你的,你自己都忘了是吧?热脸贴个冷屁股说的就是你。瞪你的那个眼神。就好像你把她们家孩子仍井里似的……”

  百无求一盆凉水浇下来,就算好色如小任叁想起来那位华山圣母对自己的态度也没什么话好说。这时候,左慈凑过来说了几句。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还是回到曹操、刘备那边去吧。谁知道他俩的夫人什么时侯坐胎?如果时间耽误在这里,好机会再让别人占了就麻烦了。算着左慈的大限也是马上就要到了。既然什么仙经、长生不老药都不是为了他准备的,那还是赶紧回去占上下一世投胎才好。

  怎么说左慈也和归不归多少有些同门之情,老家伙看在以往这个曾经的师侄叫过他几句好听的份上。算是答应了他先回到许昌再说。而吴勉和两只妖物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当给了左慈这个面子。

  就在他们几个人上了马车的时侯,那只孽才从洞穴当中窜了出来。小黑猫直接跳到了二愣子的身上,再次钻进百无求的衣服里,之后便和以往一样没有了动静。

  当下,百无求驾车开始再次向着许昌进发。现在这样的乱世当中,恐怕也只有他们敢这样大摇大摆的驾车在官道上行进了。现在兵荒马乱的,官道上面到处都是路障。就算他们这些人无心纠缠,赶到许昌城下,也多少花费了一点时间。

  眼看着距离许昌城越来越近的时侯,发现有大批的军马正在往许昌集结。不止一次有官军想要征用他们的马车,更有甚者还想要拉吴勉和百无求的壮丁。结果都是被二愣子一顿连打带骂。加上小任叁在一旁施展术法,雷电、火球的打个不停。将那些不长眼的官军打退。

  两只妖物动手的时侯,归不归还特意的抓了带兵的将官。这一打听才知道那位刘备已经和曹操闹翻。现在刘备已经带着本部人马去投靠主政河北的袁绍。曹操听闻大怒,点起了自己的大军前去追赶。现在许昌空虚,才调了他们这些外郡的人马去往国都护驾。

  听到这时候曹操和刘备已经都不在许昌,左慈有些意外,当下又鼓动吴勉、归不归他们去追赶。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百无求调转车头,开始向回驶去。按着被归不归擒获的将官口供,向着曹操大军行进的方向追去。

  就在他们这架马车追赶到当天晚上的时侯,奔驰的马车前方突然凭空的出现了几个人影。也就是百无求手疾眼快的停住了马车,这时候,才发现站住他们马车的竟然是几个身穿白衣素服,头插素花的女人。为首的一个正是在邺城带他们去见华山圣母的那位姨娘。

  大半夜的见到这样一身白的女人拦车,一般人能下个半死。不过这车上的都不是能被轻易吓到的一般人,当下。百无求从车前站了起来,对着这些女人们说道:“你们大半夜的突然冒出来,吓不死别人,刚才也被马踢死了。不是老子说你们,这大半夜毛毛脚脚的奔丧吗……”

  “正是奔丧……”说话的是那位姨娘,她带着其他的年轻女子对着马车上的几个人拜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老婢前来向归不归大修士报丧的。六日之前,我华山一派圣母宾天……老婢等人封新主雷祖之命,前来向新主结义兄长归不归老先生报丧,请您务必前去华山吊唁……”

  说到最后的时侯,这位姨娘已经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听了她的话,就连归不归这只老狐狸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当下,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白发男人看到老家伙没有想明白,当下先开口说道:“怎么,是你们圣父回去晚了。他回去的时侯圣母已经宾天了,还是你们新主带回去的长生不老药没有效力?”

  “圣父回来的并不晚,只不过天意之下,圣母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姨娘止住了悲声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现在新主雷祖还在悲伤当中,还请归先生前去规劝。要不然的话,新主恐怕会步圣母后尘而去……”

  说到这里,这位姨娘已经起身,几步走到了马车车辕边。也不管吴勉几个人干不干,她直接一只手按在车辕上,另外一只手上出现了一张符咒。当下姨娘催动术法,让吴勉几个人的面前扁了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