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交易

第三百九十二章 交易

  大术士席应真这辈子除了栽在徐福的手上之外,再没有输给过谁。这么多年的夙愿便是再和徐福交手一争高下,多年之前,他曾经在海上遇到过徐福。不过那次大术士似乎是输了,只是实在想不起来是怎么输得了……

  现在知道了自己受过的一名弟子是方士的底子,席应真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如果不是归不归的眼贼,恐怕再过千百年,自己都不会发现张松的这个身份。魂魄被禁锢住了吧?该!

  这时候,张松还在陪着笑脸不停的诉说着自己的苦衷。他是怎么被那位楼主师尊打发到方士一门的。又是怎么被徐福发现了破绽。让他做了反间的,不管是姬牢还是徐福都不是张松这个小小修士得罪起的。不过直到最后既没有作出对不起方士一门的事情,也没有出卖过楼主。张松这几百年的寿数当中。一直都在左右逢源,心智也就是在这当中磨练的越来越光滑。

  最后一句话让大术士消了不少的气:“老人家您回想一下,我张松什么时侯做过对不起您的事情?当初问天楼要拉拢我那位百里熙师兄,您是知道的,不是张松给您通风报信,那位炼器第一人这个时侯最少已经投胎三世了……”

  “张松,你还有脸提这个……”说话的时侯,席应真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术士爷爷我明白过来了。难怪赶过去的时侯你们问天楼的人一个没留都跑光了。你一边给我报信去救百里熙,一边又给问天楼通风说我要到了,让他们赶紧散了。是吧?当初术士爷爷我已经动了杀心的,打算给百里熙杀出来一个五百年的平安,可惜了,张松,这算不算是你坏了我的事……”

  席应真说话的时侯,张松的魂魄已经跪在了他的面前。本来就是惨白惨白的一张面皮,现在白的几乎透明了一样。

  “本来术士爷爷应该将你打入轮回的,不过你的运气好被禁锢住了魂魄。怎么说你我也是师徒一场,让你魂飞魄散又下不了手。”说到这里的时侯,席应真的脸沉了下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张松,从此刻开始,你我之前的师徒缘分尽了。你再不可以说曾经做过术士爷爷的弟子。你这辈子做过方士、修士,可没有再我门下做过术士。你也不可以再接触百里熙等人,让他们给你出工出力了。听明白了吗?”

  这时候张松魂魄已经哭丧起了脸。不管他怎么哀求,老术士都没有一点松口的意思。这样还不算,席应真又走到了小任叁的面前,将小家伙抱起来之后。看着有些被他吓到的人参娃娃说道:“儿子,刚才我的话你都听到了。这话也是带着你说的,如果你要替这人求情。不止我和他的师徒之情,就连你我的父子之缘也烟消云散了。听明白了吗?”

  小任叁什么时侯见过席应真这么正经的说话过?往常的老术士都是嬉笑怒骂之间一巴掌就解决问题的,现在冷不丁拉下脸来。吓得小任叁都不敢给这个魂魄求情了。

  本来这个时侯,老家伙已经再用传音之法在让小任叁替张松说两句好话,不过现在在席应真的气头上。小家伙哪里还敢乱说。当下只能顺着席应真的话说了几句:“老头儿你别生这个白眼狼的气了,看看把我们家老头儿气的。咱们走,眼不见心不烦。其实你也想开点,徒弟能干嘛?关键的时侯还得看儿子,徒弟能管你养老送终?那要靠我们这当儿子的……”

  说话的时侯,小任叁将自己的小胸脯拍的直响,惹得席应真哈哈大笑。张松的魂魄听见,颓废倒在了地上。

  “张松先生,你我各不相欠,术士席应真这就告辞了。”说话的时侯,老术士又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随后他回头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抱着小任叁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术士爷爷我再亲近亲近这个小家伙。你们几个上去的时侯自然会见到它。老家伙,不该你说的不要说,省得术士爷爷我还要跟你们分清关系。”

  说完之后。老术士抱着小任叁好像没有看到地上还趴着的张松一样,转身向着石门外面走去。张松的魂魄本来好像追出去,再祈求老术士原谅。不过刚才席应真说的话太过决绝,这道魂魄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敢再追上去。

  等到席应真抱着小任叁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张松的魂魄才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叫了一声:“老家伙,我和你拼了!”之后,张开手冲着归不归扑了过去。这时候的张松完全是一副厉鬼的样子,披头散发双眼通红的,如果在半夜的乱坟岗遇到他。直接能把人吓死。

  “是你自己招的……别攀扯老人家我……”老家伙对付这样的厉鬼,随便动动小手指头便可以搞定。不过事情是他惹得,心里总是多少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魂魄。当下归不归没有动手,只是围着这石棺转了起来。

  “差不多得了!那个什么松!是我们家老家伙逼你做的方士吗?还是他用刀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去问天楼当细作的?”这个时侯,百无求冲了过来,拦在了自己‘亲生父亲’和只是魂魄当中。

  百无求身上散发的妖气让张松也不敢轻易招惹,放在以前是人的时侯,张松一只手便能了结这妖物。现在反过来,那妖物差不多一只手就能了结他。

  看到张松的魂魄站住,百无求这才继续说道:“这就对了嘛,老子就不明白了,不就是师尊不要你了吗?你又不止那一个师尊。走了一个这不还剩一个吗?要是觉得不过瘾,你再拜一个。看看我们几个谁合适?赶紧跪下来磕头,别耽误了。这还有一大堆的事……”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慢悠悠的走到了二愣子的身边。似笑非笑的拽着百无求和姬牢,将他们俩带出了这间墓室。刚才张松自己说已经成了徐福的反间。这个让楼主有些接受不了。当下他一言不发的跟在吴勉的身后。

  二愣子本来以为他们俩离开,里面便会打做一团。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半晌也没有听到里面有动手的声音。为这。二愣子还忍不住对着石门里面喊了一嗓子:“老家伙,你没事吧?还活着吗?要是不行了你可早说。老子在门口抹脖子还来得及……”

  “别人养儿子防老,老人家我养儿子防着和它同归于尽……”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从石门当中走了出来,张松的魂魄并没有跟出来,也不知道是和这个老家伙达成了某种交易。还是直接了结那个魂魄。

  直到他们三个走出去几十丈远之后,石门当中才传出来张松那油腻腻的声音:“归不归,刚才的话可是你亲口说的。不是我说你,老家伙你可不能出去了就不认账。”

  “老人家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办到。又不是什么难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席应真那个爸爸现在气头上,等到他的气消了让我们那个人参娃娃给你说两句好话,你也看到了,我们家人参被席应真那个爸爸当亲儿子养的。如果这也不行,那么我老人家想尽任何办法,也要让你重新投胎做人……”

  “说到做到啊。”张松说到这句话的时侯,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已经走出去很远。魂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几个马上就要消失的背影。这时候,地面上那位老庄主突然凭空出现在了张松的身边。

  老庄主看了一眼几个人的背影,随后对着张松的魂魄说道:“他没有怀疑到我吧?”

  张松看了老庄主一眼之后,回答道:“我要是你,现在就跑,有多远就跑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