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张松的秘密

第三百九十一章 张松的秘密

  “归不归这个老家伙装死……”这个时侯,轮到张松意想不到了。再说话的时侯,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你从什么时侯有知觉的?还是说从头到尾你都在装死……”

  张松两句话说完,归不归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完全没有一点已经醒过来的意思,不知是他,就连雷祖和百无求两个也还是静悄悄的珍宝堆里。

  这时候,小任叁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小家伙从席应真的身上滑了下来之后,几步跑到了归不归几个人的身边。拉着还在昏迷当中的几个人说道:“老不死的。你们就比装死了。给我们老头一点面子,起来和他打声招呼。快点起来,你们也知道他心眼小。小心再给你们小鞋穿……”

  无论小家伙怎么呼喊,这二人一妖都没有睁眼醒过来的意思。这时候,就连席应真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就在这位大术士要施展手段之时。突然看到二愣子百无求的上衣当中钻出来一个漆黑漆黑的猫脑袋,随后一只从头黑到脚,就连眼珠、牙齿都是漆黑一片的黑猫孽从百无求的上衣里面钻了出来。

  黑猫和小任叁一样,也想将百无求从珠宝堆里面拉出来。不过不管它怎么去舔二愣子,都不见百无求醒过来。最后,孽变得有些急躁了一起。它围绕着百无求转圈。身上好像黑色缎子一样的黑毛也都扎开。

  转了两圈之后,孽突然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对着晕倒的百无求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嗓子:“孽!……”这一声喊出来之后,就见归不归、百无求和雷祖三个同时睁开了眼睛。归不归和雷祖还能好一点,两个人很快便恢复了意识,见到了席应真站在旁边都是一脸的愕然。

  不过百无求便难看了一点,二愣子跳起来之后又马上摔倒在地。倒地之后便开始好像被雷电劈中了一样的抽搐起来,缓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看着身边的这些人,很是不解的说道:“什么情况?谁刚才暗算老子的。这不是那个谁吗?老子还在做梦吗?你什么时侯来的……”

  就在百无求大吵大嚷的时侯,就见本来站在门口的姬牢已经倒在了地上。刚才听到那一声“孽……”的时侯,这位楼主已经跪在了地上。咬牙支撑了半晌之后,还是一头栽倒在地。随后一边嘴里吐着泡沫,身体一边跟着抽搐了起来。

  “还能什么情况。术士爷爷来搭救我们了。看看这傻小子,一看到您老人家真是说都不会话了。”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归不归,冲着席应真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凑到了姬牢的身边。在楼主的额头上抹了一下,一丝凉意沁入姬牢脑中,这才让他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归不归这才转了一圈,看到了石棺当中张松的尸体。老家伙皱了皱眉头之后,回头陪着小片对席应真说道:“原来这个小骗子真是死了。术士爷爷,这小子当初就号称是您老人家的弟子,这么这小骗子还真有这个福气喽?”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席应真皱着眉头看向这个老家伙。他到现在还是没有想通,为什么归不归三个会昏迷到了这种程度?自己下手的时侯没有控制住轻重吗?不可能……为什么那只孽叫了一嗓子,就能让他们三个醒过来?今天这事。自己可是没有什么面子了……

  就在席应真心里起疑的时侯,张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归不归,有你这尊大神在前面杵住,还有谁敢做骗子?不怕被你这个老骗子骗了吗?”

  “你这是死了还是没死?那要试试才能知道了……”听到了这个隔了几百年的声音,归不归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老家伙做了一个和刚才吴勉一摸一样的动作。他将之前白发男人扔到地上的金钗捡了起来,一下一下的在石棺里面的尸体上扎着。

  “归不归你要想做什么!”看到了这个老家伙在孽待自己的肉身,空气当中便再次传出来张松怒不可遏的声音。就在他打算找席应真给自己做主的时侯,就见雷祖阴着脸走到了石棺旁。

  “当初归不归送给华山圣母的寿礼,是被你调包的吧?还回来……”说话的时侯,雷祖的身体已经被耀眼的电弧彻底覆盖住。看来如果张松的声音能说出来一句没拿,我不知道什么的。雷祖身上的电话就会瞬间劈在石棺当中死尸的身上。

  “那个谁……你要的东西,在我们人参这里。”看到雷祖现在的样子。小任叁有些心虚,当下急忙将藏在它身上的锦盒拿了出来。对着雷祖扔了过去,这位圣父接过锦盒之后。急忙打开让身边的归不归看了一眼。

  看到老家伙点头之后,雷祖再不敢有丝毫耽误。紧紧握着手里的锦盒向着石门外面跑了过去。经过席应真身边的时侯,雷祖只是稍微的顿了一下,对着这位老术士点头示意,算是见过礼了。

  而席应真好像没有看到有人从身边经过的一样,老术士沉默了良久之后,对着空气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情瞒我?”

  这句话明显是对着张松说的,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和石棺里面胖尸首一摸一样的人影凭空出现在老术士的身边。人影陪着笑脸在席应真的耳边低声的嘀咕了几句。不知道这一人一鬼谁下了禁制,他们说了什么外人谁也没有听道。

  这时候,姬牢已经慢慢的爬了起来。老术士看了这位楼主一眼之后,没有好气的哼了一声,对着人影说道:“你和他说,看在你的份上,术士爷爷我不和他计较。再有下一次,让他自己小心……”

  人影陪着笑脸说道:“他也是怕当中有什么变故,毕竟惊吓了这么多年胆子小了,再不是当初的那个模样了。再说,那个人也不知道您老人家到了,知道大术士席应真到了。吓死他……”

  “张松,你舍得露面了吗?”这个时侯,归不归凑了过来。老家伙先是陪着笑脸对着老术士行了半礼,随后这才继续对人张松的魂魄说道:“看在术士爷爷的份上,你是怎么骗我们的,不和你计较了。不过这件事你要说清楚吧?你到底是山海阁的修士、问天楼的主事人、术士爷爷的高足,还是还有什么没有说出口的。现在一起说说吧,秘密是活人守的,你已经这样就说上两句吧……”

  这时候。张松的魂魄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看了一眼已经皱起来眉头的席应真,这魂魄急急忙忙的说道:“还有什么……归不归你不要胡说八道啊,咱们不熟,你可不要用道听途说的东西迷惑我们大术士。”

  “不熟是吗?你忘了老人家我的出身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这可不是我胡说……”

  “我自己说!”当下。张松的魂魄有些急躁起来。他抢先对着席应真说道:“那什么,当初我小时候不懂事。受了楼主老师尊的蛊惑,去了方士一门拜山门,想要在里面给他做个细作。谁曾想徐福他看出来了我的意图,当下便说服了我。还收了我做了方士倒反问天楼,替他打探楼主老师尊的消息……”

  听到这当中还有这么一处,席应真的眼睛便瞪了起来。盯着有些惶恐的魂魄,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方士……”

  这四个字刚刚出口,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嘲讽的笑了一声,对着臊眉搭眼的魂魄说道:“修士,术士、方士你还真占全了。老家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其实老人家我就是想问问张松,他从问天楼拿出来的那点家底藏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