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张松其人

第三百八十一章 张松其人

  吴勉都没有听说过张松,可见这个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不过听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第二个归不归。
  
  张松年少之时曾经到了方士一门,想要拜在徐福的门下修炼方术。不过那位大方士见了张松一面之后,便摇头婉拒。当时广仁也曾见过这个人,还对他的天赋赞不绝口。事后询问自己师尊的事后,徐福是这么回答的:“方士一门有了一个归不归还不够吗?这样的人一个足够了。再来一个不怕把天捅破吗?”
  
  满怀希望进了方士一门,最后却失望而归。要是别人或许直接回家种地去了,不过张松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在列国当中转了一圈,最后摆在了齐国一个小小修道门派——顺海阁门下。
  
  听顺海阁的名字便知道这个门派是靠海吃饭的,这个小宗门加上门派之长也只有十一个人。靠着初一十五为出海打鱼的渔民们施法祈福过活的。不过顺海阁修士术法也实在太差强人意。经常是刚刚祈福施法之后,就有打鱼的船只遇到大风浪最后船毁人亡的。于是便时不时出现这样的情况,初一、十五顺海阁的修士施完法,初二、十六便有渔船遇到风浪的,初三、十七便有死难渔夫的家属抄家伙过来暴揍这些修士的。
  
  直到张松进入到了顺海阁,这样的情形才有了改观。他是最早提出来心不诚便万法皆无这个说法的修士。如果有哪艘渔船出海遇难,张松能找出来一百条和他顺海阁无关的理由:心不诚了吧?祭神的时侯想女人了吧?开船前三天和女人睡觉了吧?晚上睡觉做春梦了,和仙女那啥了吧……
  
  除了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之外,张松还有别的说辞。顺海阁的修士就是代表海神的,谁敢揍这里的修士和揍海神是一个罪过。上次那个扇了我们门派之长一个嘴巴的赵老五是不是遇到海难喂了鱼?就是他那一巴掌等同扇在海神的脸上一样。
  
  将周围十几个渔村都震呼住之后,张松说服了自己的师尊。派出修士跟着渔船一起出海,亲自在海上为这些渔船祈福。当然这样的事情也不能白做,每艘船安全返回之后,卖出去的鱼货都要分给顺海阁三成。
  
  说来也怪,只要带着顺海阁的修士出海的,几乎都没有遇到什么大风浪。而且下网便能网到大鱼群,这样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海岸线的渔民几乎都知道了。
  
  当下,为了请这里的修士做自己的渔船,这些渔民相互竞价。最有甚者甚至开出了倒八二的天价。辛辛苦苦出海打鱼,回来却要将八成鱼货送到顺海阁,就这样还是有人哭着喊着要这里的修士上船。
  
  没过二年。小小的顺海阁在张松的把持之下,香火远胜之前百倍不止。张松又说服门派之长将宗门的名称改成了山海阁,陆地上有钱不去赚吗?看到张松的才能强自己十倍不止。山海阁的门派之长还想过将宗门之长让给张松,只不过他死活不要,后来山海阁又换了几个门派之长,张松一直都是二把手的名义出现。
  
  山海阁有钱之后,张松便开始拉拢当时包括方士一门在内的大门派。他在当中左右逢源,这中间又花了大价钱买了不少术法典籍。最后竟然靠着张松一己之力将山海阁拉到了只比方士一门差一点的地位。
  
  当时除了大术士席应真之外。就连方士一门也要多少给山海阁一点面子。只不过就在山海阁如日中天的时侯,张松突然和门派之长闹翻,愤然退出了宗门。回到了老家务农。没过多久便以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术士张松自称。
  
  没有了张松的山海阁没有坚持几年便土崩瓦解,现在的修道之士都没有几个人听说过山海阁。
  
  现在根据归不归的猜想,那颗丹药极有可能就着落在张松的身上。只是此人二百年前已经亡故了,按着归不归和雷祖二人的想法,要得到那颗丹药。少不得就要却要惊扰惊扰埋在土里的张松了。
  
  归不归要去,百无求和小任叁总是免不了的,听说有长生不老的机会。左慈说什么也要跟上。不过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华山圣母留在这里,没有一起跟着过去。后来还是雷祖说出来原委:华山圣母已经显出油尽灯枯之像,现在就仗着她这道场华山一脉的灵气支撑。否则随时都可能命终轮回。
  
  而吴勉即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只是坐在马车上用他那特有的目光看着这几个人,随后归不归带着小任叁和百无求一起陪着笑脸求他一起过去的时侯。想不到白发男人竟然少有的好说话,他慢悠悠的说道:“我也想看看你们是怎么丢人的……”
  
  华山圣母这一派有自己不传的秘法,他们几个人做到了马车上之后,雷祖取过一张特制的遁符,施法催动遁符之后,几个人眼前一花,竟然到了另外一处所在。
  
  马车停在一座山庄之前,没等归不归下车,雷祖先行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着几个被突然凭空出现马车吓坏了的村民打听他们的所在之地,打听出来这就是张松家乡的故地。这时候,几个人才明白这里几个人才发觉这里竟然就在距离邺城十里之外。雷祖又推说自己是山海阁的门徒。前来祭拜前辈故人张松。
  
  听到了雷祖的话,这里的乡民都有些摸不到头脑。不过这些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不可以得罪,当下两个乡民战战兢兢的将这些人带进了山庄。找到了山庄之主。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
  
  听说这些人都是从天而降的神仙,老庄主也不敢怠慢。当下陪着小心听完这些人要找一个叫做张松的人,怕老人将他和其他同名之人混淆。雷祖还故意加上了张松的事迹:“就是那个差点做了山海阁宗主的张松……”
  
  老庄主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几位尊神。您所说的张松真是我们山庄出去的人吗?老头子我从小生在这里,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大人物。要不这样,几位尊神稍等。老头子我让他们将族谱带过来,请尊神查看。”
  
  半晌之后,大捆大捆的竹简被人抬了进来。虽然当中还有一些纸质的家谱。不过那些都是近年的也不用去看了。好在张松发迹的时间吴勉和雷祖还隐约记的,按着那个年份找到了对应时间的家谱。
  
  归不归、雷祖和左慈在里面找了半天,始终没有找到记录着张松的家谱。最后还是归不归翻出来一卷竹简。在当中有一个人的名字被人用刻刀抹去。老家伙拿着这封竹简对着老庄主说道:“小家伙,这个名字被抹去的是什么意思?”
  
  看到归不归拿的竹简,老庄主叹了口气,说道:“尊神,这个人是不是你们说的张松我不知道。不过他是我们这里的罪人,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就是这个人害了我们整个庄子。就是因为他不知道招惹了什么鬼怪,被人害死了不说,还连累我们的祖坟一夜之间被人挖开。害得祖先的尸骨见了三光。后来先辈庄主便将他从家谱中除了名。”
  
  雷祖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你们的祖坟被挖开,那么他的坟墓也被挖了吗?”
  
  老庄主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我记得,这个人的坟压根就没进祖坟,他是得了暴病而亡的。怕他死后闹瘟疫,直接扔了乱葬岗喂了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