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雷祖的忌惮

第三百七十八章 雷祖的忌惮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和归不归之前说的,那个看中了雷祖的男色,便想尽办法用春药迷之的老妖婆完全想不到会同是一个人。

  眼前这个正值二八年华的俏佳人,将所有形容美人的词语都放在她身上没有丝毫过分的地方。更难得的是在女人脸上还有一股俏皮的味道,就连对雷祖说话时微嗔的神情里面,都带着三分痴情、两分可爱。别说小任叁和左慈了,就连一直对女人无感的百无求都看痴了眼。看来当初归不归所说,痴女下药倒贴俊男的故事还应该有另外一个版本。

  “我听九华的话,早已经和这不三不四的人断了交往。这么多年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九华你是知道的。”听到小姑娘语气带着几分嗔怪,雷祖急忙将自己和归不归撇清了关系。他对女人说话是的样子,倒像是祖父面对自己的孙女在解释着什么。

  “就知道雷郎你的心都在我的身上。”女人说话时侯。脸上多了两抹飞霞,看的小任叁口水都流了出来。不过等她回过头来看着归不归的时侯,眼神当中满是厌恶的神色:“归不归,当初我对你说话都忘了是吗?让你距离我这华山宝殿百里之外,怎么,你的痴癫之症又犯了吗?上次你自己说的,左腿踏进华山宝典就斩了你的左腿,右腿进来就斩右腿。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本圣母前来代劳?”

  就算看到圣母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发火。百无求也看得痴痴呆呆的。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脱口而出说道:“圣母,那么血次呼啦的事情,不能让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动手,老子替你……”

  “百无求!看看你爸爸我……”百无求的回答让归不归很是崩溃,老家伙两只手按住自己便宜儿子的脑袋,涨红着脸对它说道:“老人家我才是你爹,为了别人的老婆,你就要把你亲爹的双脚斩下来吗?老子怎么会生出来你这个白眼狼来?看着你爸爸我!那是人家碗里的干粮……”

  就在归不归苦口婆心的挽回自己和百无求父子之情的时侯,坐在马车上一动不动的吴勉突然用他那特有带着嘲讽的语调笑了一下,开口说道:“好媚术,连妖物都不放过。你还真是不择食……”

  吴勉说话的时侯,就见满脸痴迷的小任叁鼻子下面突然流出了血。就这样,这个小家伙还是好像没有直觉一样。任由鼻血留下来,还在满脸傻笑的盯着女人。看样子现在只要女人一声令下,百无求和小任叁这俩妖物就能跳起来。将老家伙的两条腿打断,为女人出气。

  女人正是当年将雷祖留在这里的华山圣母,不过此时她的心里也满是疑惑,自己的媚术为什么没有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起作用?难不成他的术法会在自己之上,这才压制住了媚术?不过天下法术在自己之上的也只有徐福、席应真等那么几个人,并没有这个白发男人。自己这几百年没有出华山之地。天下又出现了好像当年徐福那样的术法奇才了?

  这时候,百无求也不觉得一定要把自己亲爹的腿砍下来是什么好事了。刚刚老家伙的手按住它脑袋的时侯,二愣子感觉到了两股凉气分别从老家伙的手传导到自己的太阳穴上。瞬间让百无求清醒了不少。虽然不再受女人的魅惑,不过还是发自内心觉得这女人实在太好看了。

  看到百无求眼中的燥气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送了手,回头冲着华山圣母嘿嘿一笑,说道:“弟妹,干嘛每次看到老人家我就喊打喊杀的?老人家我知道上次说你怎么怎么雷祖兄弟。传出去是不大好听。不过当吃也是你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拜托我老人家想办法让你们俩双宿双飞的。现在你们在一起过日子,就把老人家我这个大媒一脚踹出去,这也不像话是吧?再说了,这还是你们俩姨娘用你们华山独门的遁符带我老人家过来的。你自己看看,大车都一起带过来的。总不能说是老人家我走进来的吧?”

  “九华。你可要给姨娘我作主,刚才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要杀我……”直到这个时侯,这件事的主要人物才唯唯诺诺的走到了女人的身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将刚才在邺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了老妇人的话之后,归不归便好像突然占理了一样。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女人说道:“听到了吧?这是你们家姨娘请我们来……”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女人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泛着银光的长鞭。随着她手腕一抖,长鞭好像一条毒蛇一样冲着吴勉抽了过去。而这长鞭法器打出去之后迎风就长,瞬间变化成了一条银色的小白龙。咆哮着向吴勉扑了过去。

  女人动手之前没有一点征兆。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侯,银龙已经冲到了白发男人的面前。好在这时候吴勉手中的贪狼还没有收回,在这柄法器面前。这样术法变化出来的龙应该不堪一击。

  没有想到的是,看到女人先动了手。吴勉反倒将手中的贪狼插进了地板,随后他竟然在银龙咬到自己的一瞬间。先一步伸手掐住了银龙的脖子。随后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它的身子,当字女人、雷祖的面,白发男人两只手同时一撤,竟然将这条银龙拽成了两截。龙血、还有内脏顿时撒了一地。

  这个时侯,看着一地龙的下水众人才看明白。这哪里是什么长鞭变化的银龙,原本就是一条银龙变成长鞭的形状。使用的时侯才重新变回原本样子来攻击对手。

  而华山圣母的心里也会震惊无比,虽然刚刚被她放出去的只是一条驯龙。和真龙还是没有办法相比,不过那也毕竟是条龙。片刻之间就被这个白发男人徒手撕成了两截。自己虽然也可以做到,不过在没有丝毫准备之下手撕驯龙,胜败还在未知之间。

  将手里的两截死龙扔在了地上之后,吴勉冲着女人说道:“这是你先动的手……”一句话说完,白发男人将插在地上的贪狼拔了起来,对着女人便要一刀劈下去。

  吴勉举起来贪狼的同时,雷祖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女人之前。而归不归有些尴尬的说道:“先别忙动手,听老人家我一句劝。这里面有点误会,怎么说这也是我老人家的弟妹。当初他还给我老人家也来了那么一下子。不过这圣母娘娘没有害你的心。最多也就是和对付我老人家那次一样,就是吓唬吓唬你。其实不用动手,那条小银龙最多沾你一下自己就回去了。看看。挺好的一条驯龙说没就没了……”

  虽然归不归平时胡说八道惯了,不过今天实在不像是撒谎。而这个时侯,女人的身上已经凭空出现了一身黑色的战甲。这一身的铠甲隐隐发响起来一声一声野兽的嘶吼声。华山圣母战甲在身的同时,雷祖自己的身上也出现了由雷电形成的战甲。两个人的手中也分别出现了长剑和雷电形成的长枪法器……

  这时候,归不归回身冲着这一对男女说道:“雷祖,我的兄弟。你们这就准备好要同归于尽了是吗?刚才我老人家那傻儿子的话你都忘了是吗?一起投胎的话可不一定就是两口子……”

  这句话点中了雷祖的死穴,他叹了口气之后,自己先一步撤掉了身上的战甲,随后对着吴勉施礼说道:“这次是我们夫妻莽撞,得罪了先生,还请先生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