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华山圣母

第三百七十七章 华山圣母

  趁着归不归将雷祖安置在马车上的时侯,左慈也用方士一门秘传的丹药将百无求救醒,醒过来之后的二愣子就要去找雷祖拼命。不过听到它的‘亲生父亲’所说,这个老白脸算是自己的叔叔。归不归又拉上了小任叁一起作证,证明了这个雷祖知道误伤了自己人之后,已经给了自己一下子算是自罚了。看着那一地的鲜血。百无求自己都直吐舌头:“别把屎盆子扣老子身上啊,这哪是什么自罚,分明就是他想不开了要自杀……”

  这时候的雷祖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也无法使用五行遁法回到华山。当下只能暂时安置在吴勉他们这架马车上,等到他清醒之后在想办法回到华山。

  这架马车本来已经人马为患,多了一个雷祖之后块头最大的百无求只能到前面和马车夫坐到一起。他们这架马车慢悠悠的向着城外走去,等到雷祖清醒过来之后,归不归才要想办法送他回到华山。

  马车驶向城外的时侯,小任叁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指着老家伙的怀里说道:“老不死的,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你这是坑你朋友坑上瘾了吗?上次给他下药,便宜了那华山圣母大姐。现在又从他那里偷东西……”

  “小家伙你懂什么?既然那位楼主亲口提到过,我老人家不看一眼,晚上怎么睡的踏实?”没等小任叁说完,归不归已经从怀里掏出来那张兽皮。老家伙看也没看直接将这仙经秘法扔给了左慈,说道:“小娃娃,你替老人家我看一眼,这什么仙经到底管不管用。能不能长生不老?”

  左慈没有想到归不归竟然什么条件都没提,直接将这仙经秘法给了自己。当下他深吸了口气,随后仔仔细细将上面纪录所谓长生不死的秘法看了一遍。

  左慈对于术法的境界高过普净和尚太多,只是看了一遍,便看出来这里面写的和姬牢说的差不多。这部所谓的仙经秘法确实是长生不老另辟蹊径的一种法门,修炼之后便会变成不生不死,游走在阴阳两界的怪物。左慈方士出身,又被徐福亲自带着学过术法。这样的东西他怎么会放在眼里,不过怎么说也算是失去了一次长生不老的机会。

  左慈苦笑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的兽皮还给了归不归。说道:“如果这也算是长生不老的法门,那我还是老老实实转世投胎去吧。好歹左慈也是做过几天方士的,真变成了这样不生不死的样子。还有什么面目去见昔日的同门、师长?”

  从左慈的话里,归不归已经明白这个什么仙经自己没有必要花心思去看了。当下,老家伙将兽皮叠好之后。又塞进了雷祖的怀里。正打算说几句什么的时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突然出现在了马车前面。

  赶车的马车夫来不及停住马车,最后还是百无求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缰绳,才没有让老妇人被马车撞到。当下,脸色吓得煞白的马车夫正想要骂人的时侯,老妇人已经走到了车厢一头。对着迷迷糊糊的雷祖说道:“就知道姑爷您出来喝酒了。出来喝酒不要紧,和我们家那位说一声啊。您是不知道把她急成什么样子了……”

  本来醉酒加上负伤的雷祖,已经有了失去意识的迹象。不过听到老妇人这几句话。他竟然睁开了眼睛。看清了说话的人是谁,雷祖的表情有些异样。缓过来口气之后,他对着老妇人说道:“姨娘教训的是,我的确不应该私自出来饮酒。小姐没有着闹吧?姨娘你可要替我说情……”

  雷祖说软话的时侯,归不归的半个身子已经滑到了车厢里面。老家伙好像在刻意躲避这个喋喋不休的老妇人。可惜他再怎么躲车厢只有这么大,不可能逃得过老妇人的眼睛:“呦……这不是那位大方士归不归老人家吗?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死?这一大把年纪趁着还能动,赶紧给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里面……”

  看这老妇人冲着自己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华姨娘,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一点都不显老,看着还是跟小水葱一样水嫩水嫩的。老人家我说句不要脸的话,要不是我老人家长得太老,都想和圣母攀个亲戚。把你老人家娶回家,咱们老两口一夫一妻的过日子。”

  听到归不归的话,老妇人当场就瞪起了眼睛“呸!归不归你是什么东西。癞蛤蟆想吃……”

  “老太婆你差不多点!”听着归不归说要迎娶这个老妇人,百无求便气不打一出来。现在听到这个老妇人还不干,当下二愣走再也忍不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指着老妇人的鼻子骂道:“老太婆你没听明白我们家;老家伙说的话,是吧?老子替他再说一遍!他说你这么多年不见,还是以前那老树皮一样的德行。没有办法再老了!老太婆你吃过葱吗?吃多了嘴里有味,对,就你嘴里这股隔夜的大葱味!还想知道老家伙为什么要娶你吗?站稳了!老子怕你没听完已经气死了……”

  老妇人的年纪虽然比华山圣母小一些。不过她却是圣母货真价实的长辈。从小跟着自己的外甥女一起长大,从来都是她去骂别人,什么时侯受过这样的气?当下老妇人已经气的浑身直哆嗦。伸手就要催动术法要了这个二愣子妖物的命。

  就在老妇人动手的前一刻。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凉。随后才看到一柄非刀非剑的法器已经抵住了自己的脖子,与此同时,一个带着棱角的声音响了起来:“再动一下。你就要去找阎王一夫一妻的过日子了。”

  拿着法器抵在自己脖子上的人正是白发男人吴勉,老妇人虽然猖狂却也不敢再有丝毫妄动。当下只能斜眼看着有些发愣的雷祖说道:“姑爷,你就这么干看着?”

  这时候。吴勉冲着雷祖慢悠悠说道:“好,刚才的话我改一下,你们俩谁敢再动一下,她就要去找阎王一夫一妻的过日子了……”

  雷祖做出来要动手的架式,最后听到了吴勉的话又将术法散掉。苦笑着对老妇人说道:“姨娘,我们还是暂时隐忍一下。你莫要再对此人不敬。他可不是我的朋友,刚才我们还差点动手。”

  听了雷祖的话,老妇人也有点慌神。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指着摇摇晃晃的雷祖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姨娘你来了正好。你把你们家姑爷带走吧。省的老人家我还不放心他。你带了圣母的遁符吧?正好带上老人家我这雷祖兄弟回到圣母那里。”

  这句话好像是在故意提醒老妇人一样,老妇人的一只手抓住了车辕,另外一只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张古怪的符咒。随着她的手指一晃。符咒瞬间烧成了灰烬。看着老妇人这个动作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一脚将坐在前面的车夫踹了下去,同时伸手将看直眼的百无求拉到了车上。

  就在符咒烧毁的一瞬间,车上几个人的眼前突然变了另外的一番景象。就这霎那间,他们已经连人带车的到了一个好像宫殿的所在。

  “姨娘,我是让你带雷郎回来,好好的怎么带回来这么多的人……”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随后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在四个小丫鬟的簇拥下,走到了众人的面前。

  小姑娘看到归不归也在马车上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对着已经从车厢里面走下来的雷祖说道:“雷郎,和你说了多少次了。那种不三不四的人还是少交往的好……”

  这句话说完,出了归不归和当事人,还有脸上完全看不出内心活动的吴勉之外,剩下的人、妖惊诧的嘴巴都合不上了。百无求抓了把头皮,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小丫头片子就是华山圣母?这就是你说那个上千岁的老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