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俊美的中年男人

第三百七十六章 俊美的中年男人

  听到‘圣母’大限快要到了的时侯,老家伙脸上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归不归虽然猜到了八成会是这样的结局,不过亲耳从中年男人听到之后,心里还是有些酸楚。老家伙倒了一碗劣酒,本来想应景一口干了的。不过看着碗里浑浊不堪的酒水,还是又将酒碗放了下去。

  “她比你看的开。活了千年什么都看开了。”说话的时侯,中年男人嘴对嘴又喝了一大口的酒。就嘴里的酒气喷出来之后,冲着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为什么你是这个表情,她只是大限将至,又不是真正去轮回了……”

  说到这里,他眼角眉梢带出来一丝狡黠的笑意,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天底下不是没有长生不老的法门。我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去轮回,自己什么都不做吗?”

  “老人家我就知道大将军府里面的仙经是被你拿走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你就是这个路子,找不到东西就去放火。等着主人家一起去查看宝贝的时侯在突然下手,这么多年了,只要哪里失火老人家我第一个就会想到你雷祖。”

  “既然万试万灵,那我干嘛要换?”被归不归称作雷祖的中年男人哈哈一笑,随后再次说道:“也是那位袁大将军太招摇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得了长生不老的仙经秘法,还被你那位广孝师弟印证过。我又弟子当时就在聚贤阁当中,当天晚上便想我禀告了。这就是天不绝我,借袁绍之手来救我心爱之人。”

  吴勉、左慈和俩妖物在马车上听的清楚,几个人都没有想到小酒铺里面这个中年男人竟然当年被归不归陷害,送进华山圣母闺房当中的雷祖,也就是后来的华山圣父。当初广仁还装扮成他来诈归不归的,想不到雷祖本来的样子竟然会如此的俊美,难怪那位华山圣母见到他之后便起了淫心。不是说他是被下了药才落入华山圣母魔掌的吗?这看着也不像啊。

  百无求刚刚想要喊一嗓子打听明白的时侯,却被身边的小任叁一把将它的嘴巴捂住:“大侄子。让他们俩说,别耽误他们俩说细节。一会华山圣母就要出来了……”小家伙说到这里的时侯,两只小眼睛放出异样的光彩。

  吴勉扫了一眼这个小家伙。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你这真不是跟着那个老家伙学坏的……”

  这时候,归不归已经对着雷祖再次说道:“不是老哥哥我说你,那个什么仙经的你知道底细吗?老人家我可听说炼了仙经之后。就会变成半人半鬼的怪物。你们家圣母你自己还不知道?那么争强好胜的人,会干吗?”

  “由不得她了……”五个字说完,雷祖已经将整整一坛酒喝干。就见空了的酒坛在他手中突然爆开,碎裂的瓷片飞溅到处都是。酒铺老板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探头出来查看。却见那个俊美的中年男人从怀里摸出来一把铜钱扔给了他。

  酒铺老板忙着捡钱的时侯,雷祖已经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盯着还蹲在地上的归不归说道:“我给她两条路。要么和我一起炼这仙经。只要能在一起管他什么半人半鬼!还有一条路,她去转世的时侯带上我。下辈子还要和我做夫妻……”

  这时候,马车上面的百无求实在忍不住。对着酒铺里面的雷祖说道:“傻子!别一起去投胎啊,一旦你们俩投的胎是兄妹、姐弟怎么办?那个谁,你听老子一句劝,你们各投各的胎。做不成夫妻也比做兄妹什么的强吧……”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雷祖脸上已经变了颜色。他猛的一转身对着百无求的方向一挥手,一道细细弱弱的雷电对着二愣子劈了过去。“轰!”的一声。百无求当场被打的飞出了马车,飞出去十几丈之外摔倒在地。倒地之后的二愣子便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就这样雷祖还是不解气,对着百无求打出第二道雷电。第二道雷电是奔着要二愣子的命来的,眼看着就要打在百无求身上的时侯,这妖物身前突然多了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这道雷电实实惠惠的打在这人的身上,耀眼的雷光闪过之后,白发男人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眼睛盯着怒气未消的雷祖,慢悠悠的说道:“刚才你打到我了……”

  “还要我给你赔不是吗?”雷祖狞笑了一声之后。深处右手食指对着头顶的天空指了一下。就见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刮过来一阵怪风,片刻之后,整个邺城的上空都阴云密布起来。在厚重的乌云里面时不时传出来“轰隆隆”的雷声。

  看到雷云已经形成气候之后。雷祖对着头顶虚抓了一把。就见数不清的雷电瞬间从打了下来,停留在这个中年男人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好像长枪一样的雷电法器……

  吴勉当初对雷电的术法施展的也是得心应手。和刚才雷祖的手法相比,还是差了不少。不过先在白发男人已经不是当初只能仗着雷火术法的修士,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从空气中虚抓了一把,将那柄非刀非剑的贪狼握在了手中。

  眼看着两个人一场大战就在眼前,归不归突然笑嘻嘻的挡在两个人的中间。老家伙先对着吴勉说道:“看看。你说你和一个醉鬼较什么劲?他喝多了你也喝多了?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别和醉鬼一般见识。”

  嬉皮笑脸的对着吴勉说了几句之后,归不归马上又转回身来。板着脸孔对着雷祖说道:“说他就没有说你吗?把你的千仞散了。知道你刚才打的那个黑大个是谁吗?那是你老哥哥我的亲生儿子。跟你说,你还别欺负它是个妖物。这么多年要不是这个傻小子,老人家我都不知道转世几次了。先在你打了我老人家的儿子。我们俩都是拜把子兄弟。你自己说你该怎么办?”

  “你的儿子……”雷祖看了看归不归,目光又转到了趴在地上的百无求。不管怎么看他们这一人一妖都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当下他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你什么时侯多了这么一个露脸的儿子?算了……这件事我不对……”

  说到这里。雷祖头顶上的乌云当中突然不停的有雷电对着雷祖劈了下来。随着雷电劈下来,头顶上的乌云也慢慢的散开。直到最后一道雷电劈下来,雷祖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等到乌云彻底的散开之后,他突然张口喷出来一大滩鲜血。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之后,雷祖对着归不归说道:“这可以了吧?刚才我怎么雷劈的你儿子,现在便如何劈的我自己……”说完一张嘴又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怎么说的。好像老人家我欺负了你似的。”归不归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雷祖,回头对着吴勉那边几个人说道:“他这又喝又吐的,老人家我这个弟弟是回不去了。你们过来搭把手,先把他送回他婆娘那里再说。”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伸手在雷祖的怀里面。将一张写满了字的兽皮掏了出来,随后直接塞进了自己怀里。

  雷祖本来就喝多了,现在又接连吐了两口鲜血。当下意识更是有些不大清楚,这么要紧的东西被归不归摸出来,他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被老家伙扶住之后,还说着醉话:“你帮我劝劝她,不要丢下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去转世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