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酒铺当中的老熟人

第三百七十五章 酒铺当中的老熟人

  回客栈的路上,吴勉几个人的马车后面便一直有人在远远的跟随。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袁绍派来跟踪的细作,想来也是,归不归最后无缘无故说的那几句话,任谁听了心里面都会怀疑,如果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袁绍也不会甘心。

  不过马车上的人谁也没有拿那几个细作当回事,不过到了客栈门口,归不归突然改了主意。他吩咐马车夫驾驶马车沿着邺城大街行驶。老家伙说他腹中饥饿,要找个食铺、酒肆这样的地方垫垫肚皮。

  老家伙说是饥饿,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要吃饭的样子。一连经过了四五家酒肆、食铺。归不归不是嫌里面肮脏不堪,便是推说里面闲杂人等太多,影响了他老人家吃饭的雅兴。

  这时候。就连百无求都看出来它这‘亲生父亲’不是奔着吃饭来的。老家伙本来就是辟谷不沾饮食的,平时陪着他们吃饭的时侯,归不归都只是用筷子沾点菜汁意思意思。向今天这样满大家找吃喝,还真是少见。

  就在二愣子实在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的时侯。归不归突然开口叫住了马车夫:“就在这里!这邺城小地方毕竟不是长安、洛阳可比的,老人家我凑合凑合。在哪不是吃口饱饭……”

  归不归选中的是一个只有三、四张坐垫,连个餐桌都没有的小酒铺。如果比较起来前面路过的酒肆、食铺,这家小小的酒铺真的要用肮脏不堪来形容了。

  里面地上的坐垫黑乎乎、油腻腻的,已经看不出来本来什么颜色了。上面还有几个清晰的脚印,真不知道谁能坐在这上面吃喝。酒铺的地上也满是食物残渣之类的垃圾,甚至角落里面还有两只小老鼠正在穿梭打闹。这里一看就是诸如苦力这样的人过酒瘾的地方,里面未必会有什么好的吃食,不过却一定吃的实惠。

  马车停下的时侯,酒铺里面已经有一个客人,背对着大门口,正低着头一碗一碗的喝着酒。这人的桌子上还有一个装着肉糜的大碗,不过他好像压根就没想动过。几乎叫了这个菜就是为了看的。

  看到店门口停下了一架气派非凡的马车,酒铺老板自己都不信是来他这小店里面光顾的。当下他只是愣愣的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几个人,都忘了过来打招呼迎接客人。

  “店家。你是要老人家我自己筛酒自己切肉吗?”看着店家看直眼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来主顾了。去,上好的美酒来一坛子,捡拿手的再来六个菜。傻小子、小任叁你们想吃什么自己说,别说我老人家刻薄了你们。”

  “拉倒吧,老不死的,刚才是个馆子都比这里强。不是我们人参矫情。就算死,我们人参也死在外面。”说话的时侯,小任叁抱住了车辕。示意自己说什么都不进去。而吴勉和左慈两个人多少都有些洁癖,这样的肮脏的地方,两个人也是不会进去的。

  百无求本来也不是个爱干净的妖物,在哪里都能凑合。五个人当中只有归不归父子俩走进了小酒铺,他们俩进来之后,这酒铺老板才算反应过来。陪着笑脸说道:“二位老爷。你们二位是不是走错了。我们这里是卖力气来的地方,您二位一看就是贵人。您在往前走几步,就是我们邺城最大的酒肆……”

  “老人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钱都不赚的,刚才我老人家说的都听到了吧?一坛子好酒加上六个菜。”说话的时侯,归不归从怀里摸出来一块马蹄金扔给了酒铺老板。

  看到这么大的一块金子,酒铺老板的眼睛都直了。吞了口唾液之后,老板暗自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才明白这不是做梦。不过就是这样,他也不敢将金子收下:“老爷。我这店小实在掂对不起六个菜。店里现在还有写煮好的肉糜和麦饼,要不您试试用麦饼沾着肉糜吃?不是我吹,邺城倒夜香的刘老六说了,天天麦饼沾肉糜,那是皇帝老子才能吃到的东西……”

  “老家伙你自己待着吧!老子不伺候了。他奶奶的,脏点乱点老子也忍了,怎么还出来倒夜香的刘老六了?你看看对面那汉子碗里的肉糜,和夜香一个颜色。老子就说他怎么只看不吃……”话还没说完,百无求已经捂着嘴巴跑出了小酒铺。

  这时候,归不归自己也没了吃东西的意思。老家伙忍着恶心,对着酒铺老板说道:“六个菜不要了,肉糜和麦饼也不要。钱照给,你找一坛好酒,就放在对面那人的旁边,老人家我就在那里喝酒。”

  “好嘞!”听说连肉糜和麦饼都省了,当下老板乐的脸上都笑开了花。当下对着里面的内人说道:“孩儿他娘,挑一坛没兑水的送过来……”

  片刻之后,里面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捧着一个大酒坛走了出来。老板又找了个干净碗,替归不归倒上一大碗酒水,随后跟着自己的女人回到内屋。两个人开始盘算这么一大块金子,能换多少铜子。

  看了一眼酒坛旁边的坐垫,归不归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蹲在地上。端起酒碗本来想喝上一口,不过看到老板就在碗上面的两个手指头印。这才苦笑了一声。做出来一个喝酒的声音,又将满满一碗酒放在了地上。

  “喝不下去就别喝……”归不归身边的男人喝干了自己碗中的酒水之后,又将老家伙的酒碗端了起来。十分不见外的一饮而尽。打了个酒嗝,说道:“还是有钱的好,你的酒才叫做酒。你尝尝我的,淡得还不如喝水。”

  说话的时侯,他用自己的酒坛倒了一碗。向着归不归那边递了过去。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还是接过来酒碗,浅浅的嘬了一口。却说什么都咽不下去,最后还是趁着男人倒酒的时侯,一口将嘴里的酒水吐了出来。

  看的出来老家伙非但认识此人,之前还很湿有些交情。而且归不归似乎还有些忌惮这个人,想起来这个老家伙连徐福都敢在背后编排,这个人是什么来历,竟然让归不归都不敢得罪。

  男人倒着喝酒不过瘾,之后直接将酒坛抓了起来,随后嘴对嘴的喝了个痛快。外面马车上的小任叁看他如此的喝酒,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如果不是这酒铺实在太过肮脏,小家伙可能都会冲进去,和这人一同饮酒。

  将整整一坛酒水都灌下去之后,这人终于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这个时侯,坐在马车上的几个人才看到了此人的相貌。喝酒这人看着也就四十来岁的年纪,虽然看着已经是不惑之年,不过眉眼相貌还是能看到一个英俊到了极致的相貌。步入中年已经这样,年轻一点的话那还得了?

  现在才知道他为什么要面朝里坐着喝酒了,只是这么一回头,有路过的妇人见到便走不动路了。三四个路过的妇人都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一动不动痴痴的盯着小酒铺里面异常俊美的中年男人。

  男人叹了口气之后,又将身子对准了酒铺里面,嘴里对着笑眯眯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上次在刘玄军营一别,我们差不多也有二百多年没见了吧?”

  “一百八十七年,不到二百年,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了。”归不归看着男人的背影,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你这老毛病还是没改,明明家里什么好酒好菜都有,还是喜欢来这种地方,喝这样的劣酒。这么多年不见了,圣母她老人家还好吗?”

  听着归不归嘴里提到了‘圣母’,男人沉默了起来。半晌之后才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她的大限就快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