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问自取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问自取

  看到了袁绍带人冲进来之后,姬牢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他消无声息的退到了袁绍身后众人当中。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人群当中。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吴勉、归不归这些人的身上,没人在乎一个小小幕僚。

  看见了袁绍带着兵丁冲进来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刚刚想要说几句的时侯,二愣子百无求突然跳了起来,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鸡鸣狗盗是骂街的话吗?那个什么绍,你才鸡鸣狗盗!你爹鸡鸣,娘狗盗!骂街敢骂到老子身上。你投胎的时侯,老天爷给你配的猪舌头是吧?跟老子比骂街的人还没转世投胎……”

  袁绍自幼便生长在豪门官宦的家中,哪里听过这样骂街的话?当下也顾不得对方都是大修士了。抽出来自己的宝剑,剑尖对着二愣子大声吼道:“将此狂徒碎尸万段……”

  一句话没说完,袁绍身后的军士已经潮水一样的向着百无求冲了过去。这些人都是当年剿灭黄巾军的主力人马,有对付修士的经验。当初张宝、张梁兄弟都是死在这些人的手里。袁绍得势之后,便想尽办法将这些军士弄到自己的身边。

  不过百无求毕竟不是张家兄弟那样的修士,它一不掐诀二不念咒的直接冲着那些军士门扑了过来。本来都以为这个大个子也是修士。想不到它直接和当兵的肉搏起来。

  百无求仗着妖物特殊的体制,寻常刀剑很难在它身上造成伤害。二愣子别看身材高大魁梧,动作却异常的迅猛,好像虎入羊群一样的冲到了军士当中,眨眼之间军士们便倒地一大片。

  这时候,小任叁看出来便宜,在后面对着对着这些军士们施展了归不归教它的术法。一转眼便是数不清的火球铺天盖地的对着这些军士打了过去,虽然动手的只有两个妖物,不过对方军士却感觉有全军万马扑了过来。当下,百无求和军士们打成了一团,直接打到了院子里。小任叁怕自己的大侄子吃亏,也一面放着火球。一面跟着冲了出去。

  不过这里毕竟是在袁绍的府中,虽然一开始军士们失去了先机。不过他们毕竟都是全军万马当中厮杀过来的,适应了片刻之后。这些军士们迅速的分成了两队,一队将百无求围在里面。趁着二愣子注意力都在前面的时侯,有军士手握绊锁将百无求绊倒。还没等二愣子起来。已经又宝剑的剑尖对准备它的眼睛和咽喉。就算百无求再禁打,也防不住这里的要害。

  百无求被制住的同时,小任叁面前的军士手中多了一面乌漆漆的护盾。这护盾也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火球打在上面造不成一点伤害。小家伙不比百无求,看到不对之后,便一个猛子扎到地下。逃回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

  虽然只是制住了百无求一个‘人’,不过毕竟有了人质,袁绍的心里也有了底。看着百无求的身上挂满了兵刃。这位大将军这才冷笑了一声,对着宴厅当中的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说道:“你们不要妄想还能逃出去,当初黄巾匪首张宝、张梁都是死在他们的手里。现在府外还有一万这样的兵丁,只要把你们偷走的仙经交还过来,袁某还是敬几位大修士为上宾。如果还是执迷不悟的话……”

  袁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身后押解百无求的军士们一声惊呼。等他回头再看的时侯。就见自己的儿子袁尚满脸惊恐的站在原本是百无求所在的位置。袁尚这个时侯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自己送到剑刃上……

  这个时侯,刚刚还没层层包围的百无求凭空出现在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别说袁尚,就连这个二愣子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本来自己还在对面军士堆里被几十柄刀剑架着脖子。怎么一眨眼就回来了?看着也不像是归不归做得手脚,二愣子的目光在身边这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之后,看到了左慈的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看来刚才八成是他将自己救了下来。

  “大将军,刚刚你说什么来着?”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如果执迷不悟怎么样?那可是你亲生的儿子。用你儿子的命来威胁别人。老人家我也活了一把年纪了,还第一次见到有当爹的这么大方。儿子不想要了就说,不用演场戏给他娘看……”

  这个时侯,袁绍已经知道今天已经占不到什么便宜。现在他想的已经不是什么仙经了,而是怎么能从这几个人手上全身而退。长生不老什么的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命。

  没有想到的是,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话锋一转说道:“大将军,先不说你那仙经对老人家我们几个人有用没用。就说我老人家真的要借来一看,你会不会借?可能为了讨好老人家我,还要给一个拓本。能光明正大的要,谁会低三下四的偷?再说了,我老人家成名以后,已经许久没有不问自取了,都是硬抢的…….”

  这个时侯,袁尚那边也被小心翼翼的放开。他已经被吓瘫,在军士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边。说道:“方才儿子陪同几位大修士饮宴,当中没有人离开宴厅。这个姬牢先生可以作证,如果几位大方师真有心图谋仙经的话,直接取来就好,不用亲自到府中留下口实……”

  “如此说来,倒是袁绍做事莽撞了。”好歹自己儿子也算给了一个台阶,袁绍当下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行了半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想来是袁某做事不密,被那位修士探听到了仙经。这才趁乱放火偷走仙经的。袁某做事不密。怨不得别人……”

  “大将军,你说是有人先放火,后偷走的仙经。是吗?”这个时侯,归不归好像想到了什么。古怪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你看到内堂失火。便赶忙去查看仙经有无损伤。第一眼仙经还在,第二眼的时侯它便不翼而飞了?”

  “正是!”听到归不归说的和自己亲历的一摸一样,就仿佛这个老家伙事发的时侯就在自己身边一样。当下好像又看到了希望,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大修士难道知道是谁不问自取了我的仙经秘法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不知道,老人家我就是随口一问。等到我老人家的宅子失火——呸呸呸……凭什么老人家我的宅子失火?”

  看到这个老家伙明显是知道什么,但就是不说。袁绍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好在仙经虽然不翼而飞,不过那位普净和尚还在。这个和尚这些日子精研仙经,几乎已经可以将它倒背如流。让他重新默写出来仙经的内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候,来做客的人已经不想继续待下去,主人心里也有别的事情,不想继续招待。当下,归不归对着袁绍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带着吴勉几个人离开了这座大将军府。

  坐上了马上在回到客栈的路上,吴勉盯着笑嘻嘻的广仁说道:“老家伙,真不是你偷的吗?”

  “老人家我还没来得及下手,被人捷足先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和我老人家亲自下手也没有什么区别,左右不过是肉烂在了锅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