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连根拔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连根拔起

  接下来的一天当中,丞相府中已经乱成了一团。中谋士、幕僚和武将在听从曹操的号令,将已经开拔到河北去对抗袁绍的军队陆续调回。将大军东引,赶往东吴孙策的驻地。

  这样做等于将之前所有的计划全部打乱,调兵还要放着袁绍的军队截了自己的后路。一切都要重新计划。当天晚上整整忙了一夜,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的时侯。已经有幕僚写好了要面呈皇帝的奏折。虽然现在曹丞相的势力权倾朝野,不过这样的大事还是要照例在朝堂上走一趟的。

  现在距离早朝还有两三个时辰,当下,在众幕僚的劝说之下,曹操勉强答应先小睡两个时辰。昨天受到的惊吓差不多也缓过来了,也该稍微的休息一下了。

  曹丞相懒得再去寝室。让管家就在这中堂当中铺好了床榻。众人见到丞相要休息便纷纷从中堂当中退了出去,有夏侯渊亲自在门口为曹操看守门户。

  这时候的曹操也是疲惫之极,躺在床榻上没有多久便进入了梦乡。就在曹丞相睡熟之后。中堂的房梁顶上突然凭空出现了个一身黑衣的壮年男子。看着下面的曹操嘴里微微发出了鼾声,男人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卷细长的丝线出来。

  黑衣男人很是熟练的将丝线的一头系了一个圆圈,随后满满的将圆圈这一头的丝线向着曹操睡着的位置放了下去。这条丝线在黑衣男人的手上,就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宛如一条灵蛇盘旋着到了曹操的头顶,随后无声无息的将圆圈套在了丞相的脖子上。也不知道曹操是不是累极了,脖子上套了个丝线圈,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

  这个时侯,黑衣人屏住呼吸,将手中的丝线猛地顺势一提。一片血光当中曹操的头颅竟然被割了下来,到这个时侯,睡梦当中的曹丞相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呼喊出来。

  黑衣人见到自己去了曹操的项上人头之后,也是有些兴奋。当下他调整了呼吸才算恢复了正常,随后黑衣人还是用系了圆圈的丝线仅仅的箍在人头上。最后手上使劲一点一点的将人头提了上来,放在一个在已经准备好,放满了石灰的锦盒当中。

  一切收拾好之后,黑衣人从房梁上站了起来。轻轻的将头顶上的屋瓦一片一片的取了下来,露出来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的窟窿。感觉到自己可以从这个窟窿里面进出之后,黑衣人翻身从这窟窿里面钻了出去。随后消失在了清晨的第一抹晨曦当中。

  从丞相府出来之后,黑衣人压制住心头的狂喜。在一片屋顶当中快速的穿行,没过多久他便从城墙上面翻了出来。他出许昌城的时侯。天色已经大亮。在狂喜的兴奋当中,黑衣人身子都觉得轻飘飘的。他自己都想不到杀了曹操,还像祸事引到江东孙策的头上竟然会怎么简单。这样回到河北见到了自家主公。还不知道会领受什么样的封赏。

  黑衣人一口气跑到了许昌城外二十里外的一座荒废许久的方士道场,这里多年都没有人居住,早已经破败不堪、摇摇欲坠了。黑衣人进入道场之后,先是到处走了一圈,确定了自己要等的人没有出现,他这才抱着装着曹操的人头上了房梁。守着房梁闭眼睡了过去……

  黑衣人这几天也是疲劳极了的人。不过就是睡着,心里也保持着警惕,周围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可以马上惊醒。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熟睡当中的黑衣人突然听到了有人进入道场的声音。感觉到有外人进到这道场的同时,黑衣人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盯着下面走进道场的是一个身穿麻衣的男人。

  看清了来人的面孔之后,黑衣人哈哈一笑,从房梁上面跳了下来。将手里的锦盒拿在手中晃了一下之后,说道:“黄丙幸不辱命,已经将国贼曹操的人头砍下。主公见到这位故人的头颅,必定欢喜。”

  说话的时侯,黑衣人黄丙已经自己打开了锦盒。看到里面石灰当中那颗呲牙咧嘴的人头就是曹操无疑之后。麻衣人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黑衣人和他的同伴本来都是用来当作加祸东吴的弃子。想不到这个弃子竟然能将曹操的人头取了回来。

  确定了石灰里面的就是曹操的人头之后,麻衣人这才信了这件事。他有些羡慕的看了黑衣人一眼。现不说回去之后主公给的赏赐,就说曹操死在自己手里。这名声就够后班辈用的了,这样天大的好事怎么就落到这个弃子的手上了。

  当下麻衣人用自己的传音秘法将已经得到曹操头颅的消息。告知了在附近的同伴们。没过多久,这里已经聚集了七八个身穿麻衣的男人。这些人看到了曹操的头颅之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确定了人头的主人就是曹操之后。带头的麻衣人说道:“既然曹操已死,许昌势必大乱。我们也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回河北……”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道场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破风之声。就在这些人突然感觉到不对的时侯,数不清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射了进来。包括黑衣人在内,当场有一般人死在了被箭矢射死。

  活下来的有是有些道行的修士,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这些人也不敢贸然出手。当下几个人找了躲避的位置,同时开始运用五行遁法准备要逃离这里。不过这个时侯,他们才发现这里不知道什么已经被人下了禁制。

  当下,带头的麻衣人反应了过来,再次打开装着曹操头颅的锦盒,看到里面哪里是什么曹操的人头。明明是一个二、三十岁满脸满脸伤痕的陌生人头,中计了……

  “中计了!我们还有逃出去的机会。我们四个人分成四个位置分别突围,能逃出一个算一个……”话音未落,这人已经起身向着箭矢相对比较稀疏的位置冲了出去。见到他没有什么中箭之后,第二个麻衣人跟在这人的身后向着一个位置冲了下去。

  不过就在这人冲过去的同时,本来还稀稀疏疏的箭矢瞬间变的浓密了起来。“嗖!”的一声,千八百只箭矢同时飞了过来,瞬间将两个人射成了刺猬。

  见到了两个人的惨象之后,剩下的两个人脸色都变了。两个人做了手势,示意他们俩同时起身向着两个位置跑过去。运气好的话,或许有一个人能逃过这一劫。

  当下。就在一个人按着说好的那样,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还没等跑几步已经被弓箭射中,他的速度微微一慢下来。便有更多的箭矢射在他的身上。这人倒地咽气的一瞬间,看到了本来应该和自己同时向相反方向跑的同伴,还哆哆嗦嗦的倒在地上。

  看到了所有的人都死光了之后。最后一个麻衣人大声喊道:“降了!我降了……不要杀我,你们想知道的,我都说……”

  听到了有人投降之后。一队身穿轻甲的士兵手握刀枪冲了进来。将这人捆绑起来,两个时辰过去,唯一活下来的麻衣人被送到了许昌城中丞相府中。

  曹操亲自审问此人的时侯,馆舍当中,左慈对着笑嘻嘻的归不归说道:“多谢归先生的妙计,如果不是先生相帮,左慈想不到还有这样将袁绍留在许昌城中的细作连根拔起……”

  没等左慈说完,坐在角落里的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这就算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