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青梅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青梅

  说起来还是几百前的战国时期,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路过豫州的时侯,见到一个叫做司马徽的年轻人正在舌战当时的几位大儒。听见这年轻人骂人不吐脏字,便将那几位大儒杀的落花流水。当下席应真看年轻人有趣,便施展了手段,要这年轻人拜在他的门下。

  看到了眼前老头子好像神技一样的手段之后,司马徽当下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跪下认了师尊。不过让席应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次竟然走了眼。司马徽的天赋低微。根本就不是修炼术法的材料。

  不过不管怎么说,毕竟也认了这个弟子。这时的席应真也是犯了犟脾气,自认为天底下没有他教不了的弟子。当天便搬进了司马徽的家中。一连教授了三天之后,席应真知道自己错了……

  司马徽的天赋实在太差,席应真想尽了办法,发现他除了对一些养颜长寿的术法还多少能学进去一点之外,其他的术法基本上丝毫不进。虽然这个年轻人极为聪明,不过毕竟不是修炼术法的材料。尝试了三天之后,席应真终于放弃了。他留下了一些修炼术法的秘籍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司马徽的家。

  临走之前,席应真还特地的叮嘱司马徽。他们的师徒之缘已经尽了。以后出去不要说他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这位大术士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不过放着这么大的便宜司马徽怎么可能不占,席应真走了的第二天,他便逢人就说自己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

  虽然司马徽没有修炼术法的天赋,不过他也是极为聪慧的一个人。除了术法确实不灵之外,其余的东西一学就会。仗着席应真留下有关延寿的秘籍,司马徽活了这几百年。这些年他开始研究天文地理、奇门遁甲之术,竟然成了远近文明的大名士,已经和鬼谷子之类的古人比肩。

  毕竟司马徽也活了几百年,就见在不适合就连术法。这么多年过去,他也多少会一点粗浅的术法。这样一来,这位水镜先生司马徽已经被越穿越神。成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人物。

  多年前,归不归挨了席应真的欺负。老家伙惹不起这位大术士,边去找他弟子的麻烦。最后在豫州找到了席应真这个最不成器的弟子。归不归用他撒气,将司马徽一顿好揍。也是他的运气不好,正揍地过瘾的时侯。正巧赶上席应真路过豫州,想着过来看看这个弟子死了没有。想不到他到的时侯,正赶上归不归在痛揍司马徽。

  司马徽再怎么样也是他席应真的弟子,当下大术士突然出面。情况顿时逆转,最后归不归又被席应真教训了一顿。从此之后,归不归虽然与司马徽结下了仇。却也被席应真打服了,再不敢轻易来找司马徽的麻烦。

  而这位水镜先生也听说了归不归被徐福废了术法,当下还以为再见面就是他报仇的时侯。想不到老家伙的术法又找了回来。不过看样子这个老家伙忌讳席应真,八成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欺负自己了。

  当下,水镜先生司马徽当着众人的面夸起来自己这两位弟子。夸的天上难寻、世上少有,最后这两个人怎么好众人是记不得了,不过好歹还能记住两个人号卧龙的那人叫做诸葛亮,另外一个凤雏叫做庞统。

  酒席宴间,水镜先生还向着归不归打听那位大术士席应真的下落。听到他们这些人也不清楚之后,司马徽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在水镜先生解了馋之后,归不归便带着吴勉和两只妖物离开了这座府邸。临走的时侯。归不归问了水镜先生还有什么打算。司马徽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不比你们这些长生不老的人,这还是托了应诊先生的福气。才活了这么久,算在差不多也要到了大限的日子了。我就盼望着在大限到来之前,能在见一面我师应真先生。想着在他老人家面前说一句,这些年司马徽给应真先生添恶心了,请他老人家千万不要怪罪。”

  “你这哪里是给席应真爸爸说一句,明明就是想要气死他,好跟着他一起同归余烬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脸色有些难看的水镜先生说道:“老人家我给你留意一下,只要能碰到席应真爸爸。你的话我老人家一定带到。”

  客气了几句以后,这宅子的主人派出自己家的马车,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送回到了馆驿当中。回来之后才知道刚刚丞相府的管家已经来过。说曹丞相已经派人将左慈还有另外几名幕僚、武将一起请到丞相府中。左慈先生临走的时侯,还特意请馆驿的佣人见到吴勉、归不归回来,请他们到丞相府中和自己相见。

  当下。载着吴勉、归不归的马车已经他们送到了丞相府中。这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了许多,头顶上阴云密布,似乎大雨马上就要下来一样。

  经过门卫通秉,半晌之后,才回来一个管家将他们这些人带到丞相府中的一件馆舍当中。他们进到馆舍的时侯。才看到了左慈已经待在了这里。看着这几个人、妖进来之后,这位老方士微微一笑,说道:“丞相大人和刘备大人已经从皇宫回来,这个时侯他们二位正在后院的梅林畅谈国事。稍后丞相出来之后或许还有什么事情套召唤我等进去答话。”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左慈说道:“小娃娃,什么时侯你这么听话了。当下一门还在的时侯。也没见你对广仁、广义这么好过。对了,别说老人家我有什么事瞒着你。刚才我们几个在许昌城转悠的时侯,竟然见到了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司马徽……”

  “司马徽?”左慈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就是席应真大术士那个最不成器的弟子吗?他没有难为归先生与诸位先生吧?这人许久不曾露面了。几年前听说他在禹州开馆收徒,他那种术法不知道能教人如何?”

  看来这司马徽正在教授俩宝贝弟子总是没有错了,当下。就在归不归还想要问几句的时侯。天空中突然响起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雷电之声,随后倾盆大雨下了起来。

  大雨下起来的同时,馆舍外面突然有人大声喊道:“快去熬煮姜水,请大夫前往丞相大人的寝室。被子到了,快……快将丞相大人包裹起来……”

  外面嘈杂的声音愈来越响,半晌之后,左慈将自己寝室的大门打开。看着屋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曹丞相趴在一个壮汉的身上。这时候能看到曹操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他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嘴巴竟然微微的抖动起来。

  刚才曹操拉着刘备在梅林当中,一边喝酒一边畅谈国事、天下事。正说到要紧的时侯,天空中突然打下来一道雷电。雷电的着落点就在曹操、刘备做的不远处,竟然将他们两个人吓得当场说不出话来。

  大雨瞬间将两个人的衣服浇透,等到周围的世卫冲过来,将他们带到各自的房间。炭炉。

  看了一眼曹操的样子之后,左慈突然“恩?”一声,随后手里凭空多了一个小小的。看着曹操慢悠悠从自己手里拿过炭炉之后,左慈这才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丞相大人,你在雷闪的一瞬间,都看到什么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