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机缘巧合

第三百六十五章 机缘巧合

  见到了黑猫之后,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本来应该待在寿春城中鹏化殷家中。之前百无求还吵吵着要回到寿春将这只黑猫接回来的,没曾想在这下邳城外的军营当中,莫名其妙的见到了这只黑猫。

  就在众人都有些迷惑的时侯,几个人的耳边隐隐响起来有人呼喊的声音:“小黑猫……你哪去了?快点回来……你跑丢了……我怎么跟他们交代?小黑猫……快点出来……”

  这个声音略带苍老。不过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还是马上便听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当下,丢下百无求和小任叁陪着左慈,吴勉和归不归利用五行遁法瞬间到了喊叫声音发出的位置。

  就见一个身边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军营外面一个劲的呼喊黑猫,这个时侯老人的举动引起了周围军营士兵的注意。眼看就要有军士将这老人当中习作抓起来的时侯,吴勉和归不归出现在老人的身边。随后三个人一起消失在了军士的眼前,吓得把守营门的军士们还以为见了鬼,马上找人托关系请左慈先生给画两张驱鬼的灵符。

  老人正是和归不归有着师徒名分的鹏化殷,冷不丁见到吴勉、归不归二人之后,鹏化殷也是吓了一跳。缓过来之后向二人见了礼,随后诉说了自己带着黑猫出来找他们几个人的经过。

  现在乱世当中,寿春城的鹏老爷也受到了波及。因为鹏老爷久居寿春太久,加上家里实在太有钱,寿春城传出来鹏化殷是黄巾军残党余孽的传闻。当下,城中的愚民在蛊惑之下,几千人冲进鹏府抢夺鹏老爷的家产。

  虽然鹏化殷的术法确实不怎么样,不过对付这些愚民还是绰绰有余。几下子引来天雷天火,将这些愚民吓退。虽然暂时安宁,不过鹏老爷也没有了继续留在寿春城的心思。当下,他使用术法在家中的花园里挖了一个深达十余丈的深坑,将吴勉、归不归留下来的东西都藏在了深坑当中。

  安置好了吴勉、归不归的宝贝之后,鹏化殷这才带着老婆、管家和一大帮仆人连夜收拾好了细软离开了寿春城。在一百里外的一个小县城里面安了家,因为怕吴勉、归不归回去之后找不到自己,鹏老爷索性出来寻找他们的下落。

  因为山高路远,鹏老爷担心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当下便将百无求留在他那里的小黑猫也一并带了出来,真有突发情况的话这个小家伙喊一嗓子周围不管是谁也都趴地上了。

  说是来找吴勉和归不归,鹏化殷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转了一圈之后便去了方士一门的旧址碰碰运气。再找不到的话就回家休息,隔几个月再出来找一圈。没有想到还没到方士宗门,刚刚走到附近。这只黑猫便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鹏老爷一直追到军营门口彻底的失去了黑猫的踪影,想不到最后还是靠了这只猫,才找到了吴勉、归不归二人。

  本来归不归还想拉着鹏化殷去军营里面说话。不过鹏老爷出来久了,担心家里的女人出事。毕竟现在兵荒马乱的,他又那么多的老婆。回去之后真有了孩子,生出来再不像自己那可就好说不好听了。

  归不归也没有挽留,当下问明白了鹏化殷的新家之后,便放了鹏老爷回家。临走的时侯说好。他和吴勉这边的事情忙完之后,便会去看望这个弟子。当下,鹏化殷算是了却一份心思。和吴勉、归不归分开之后,便马上乘车回奔。

  只是谁也不知道,鹏化殷和他们这次分别之后,再见面的时侯已经阴阳两隔了……

  回到了军营的时侯,左慈已经将第二张秘法默写出来。当下,吴勉将之前的秘法找了出来,比较之下,几乎连一个不同的字都找不出来。

  默写了两张秘法之后,左慈又开始向归不归打听自己下一世投胎转世的事宜。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左慈小娃娃你的运气好,老人家我们本来还要出趟远门,不过现在哪里也不用去了。只专心办你要轮回转世的事情便好。看样子你我要守在这里一段时日,等到胖子的儿子出世的那天,你投了胎,我们几个也算是功德圆满了。怎么样。我们几个人为了你,要耗在小胖子……”

  “归先生,我还有一点想法……”没等归不归说完。左慈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这位老方士继续说道:“左慈看过曹操和刘备的命格,曹操虽然命中无帝王之份,却有帝王之实,而且其子有一统天下之德。或许我可以在这里……”

  听了左慈的话,归不归呵呵笑了一声。说道:“那么说来你早就想好了,不过别说老人家我没有提醒过你。老人家给他看过面相,你说的曹丞相一统天下之子已经出世。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趁早死了这条心吧,现在是乱世,到处都是帝王。能保你做一世的平安君王就差不多了。”

  “归先生误会了,我是想这样……”看到归不归的言语当中带着不以为然的语调,当下左慈脸上也见了汗。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留在曹操的身边,如果他再有子嗣出世的话,我变投胎在这里。如果刘备夫人的孩子出世。您用传音之法找我,左慈马上过去……”

  这个时侯,百无求听出来了问题,当下皱着眉头说道:“等一下,老家伙他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变戏法的守在锅这儿,老子还要去给他看着盆。这就是吃着锅里的,还惦记盆里的吧?呸!变戏法的,你自己还占着两条路?你不投胎,也不让别人投胎是吗?”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冲着左慈说道:“小娃娃,听到老人家我这傻儿子的话了吗?你这……”

  没有老家伙说话,一直没有怎么言语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好。就这么说了,你守着锅,我们去给你看住灶。”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都是愣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吴勉的意思,嘿嘿一笑之后,说道:“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好奇,也好,反正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地方可去,去刘备哥仨那里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这时候,百无求还是不明白,走过来拉住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衣角,说道:“老家伙,你叔叔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没事自己找罪受吗?”

  听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干嘛问你爸爸我?傻小子,你自己去问你小爷叔啊。”

  百无求当场瞪了眼睛,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再说一遍!老子是愣!不是傻……”

  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斗嘴的时侯,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到了左慈的身边,拉着这个老方士的手说道:“我们人参问你,既然松江活鱼都能变出来,那么再变出来几坛就鱼的酒也不是难事吧。当初你也是进攻皇宫,喝过御酒的。来,帮我们人参变个十坛八坛美酒。就照御酒的味道变出来……”

  “哪有那么容易?”看在吴勉、归不归的面子上,左慈还是没有一口回绝。笑了一下之后,哄着这个小家伙继续说道:“幻术的东西都是假的,当不得真。刚才你们应该都看到的,活鱼是假的,去鳞吐肠是假的。就连这些鱼自己把自己做熟,都是假的。当不得真……”

  这时候,归不归不再理会自己的便宜儿子,嘿嘿一笑之后,接过左慈的话说道:“假的比真的还像,谁还会记住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