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刘关张

第三百六十一章 刘关张

  天光大亮之后,白门楼前陆陆续续的多了上千名兵丁。眼看着快要到午时的时候,几百名兵丁簇拥着几个身穿华服战甲的人登上了城楼。为首的一人三四十岁的年纪,一身绛紫色的长袍,下巴上留着连鬓的短髯,看着说不出来的干练。

  陪同此人一起出来的。还有几个年纪仿佛的壮汉。其中一人身材微胖,五官当中最显眼的就是一对大出号的元宝耳朵。饶是归不归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几个耳朵有这般大小的。这人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看着神态像极了归不归。如果老家伙在这人的年纪,在胖一点的话笑起来可能一摸一样。

  胖子左右分别站着两个长相各异的壮汉,其中一人身高九尺开外。身穿青色的长袍,长袍里面内衬软甲一看便是武将出身。这人面如重枣,一副二尺长的须髯散落前胸。两只眼睛眯缝着。时不时的斜眼瞟向最前面那短髯男人。如果说他身边的胖子有几分归不归神韵的话,那这人便像极了吴勉目空一切的样子。真不敢想象把吴勉涂红了脸,粘长五绺长须和此人站在一起。相互斜着眼看向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胖子另外一边站着一个和百无求身高差不多的黑大个,这人一副好像铁丝一样的络腮胡子,眼睛突突着。不管看谁都好像是在瞪着对方。和百无求站在一起的话,就好像是双生兄弟一样。

  这几个人身后在站着不少的武将和儒士,百无求扒着窗缝偷看的时候,突然一扒拉身边的同样在偷看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看看那个不是那个谁吗?就是那个谁的弟子那个谁嘛……”

  “辛亏你爸爸我就在这,要不然谁知道谁是谁?”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也看到了对面白门楼上,百无求指着的那个人。那人一头白发,看着有五六十岁的模样。穿着谁也不会再穿的方士服饰,竟然是那位曾经跟着徐福修炼过幻术的方士左慈。

  这时候的左慈站在众人当中,时不时的从袖子里面掏出来点橘子、干果等物分给身边众人。谁也想不到他那小小的袖子里面会藏着这么多的东西。看着左慈还在从袖子里面拿出吃食分给众人,归不归嘿嘿一笑,回头看了一眼漠不关心的吴勉一眼,说道:“想不到左慈这样的方士,现在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要在诸侯面前卖弄法术,老人家我想起来当年那位差一点做了皇帝的方士总管了,一个变桃子一个变橘子……”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城门上那短髯大汉说道:“把温侯请出来吧。看看奉先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人话音刚落,便有几十名兵丁将已经五花大绑的吕布从吴勉、归不归对面的房子里面压力压了出来。这时候的吕布已经没有了当初一剑刺丝董卓的威风,他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低着头被带到了白门楼下。

  看着吕布被带到了楼下之后,短须男人哈哈一笑,说道:“奉先。想不到你也会有这般的田地。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曹……曹……曹丞相,事到如……如此,吕布也没……没……没有什么好说的。”隔了这么就,吕布还是没有板过来自己口吃的毛病。顿了一下之后,奉先继续结结巴巴的说道:“吕布恭贺曹……曹……曹丞相。从……从之后,有人为丞相攻城掠……掠……掠阵,战无不胜。攻无不……不……克!”

  说到这里的时候,卢布看到了短须男子曹丞相身后的胖子。当下他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对着头顶上的胖子大声喊道:“玄德!兄……兄弟!你快……快……快向丞相求情。求他饶……饶……饶恕吕某。吕布不材,愿为丞相马……马前效力。吕布愿拜丞相曹……曹公为义父!”

  听到吕布愿给自己当干儿子,曹丞相的眼睛便是一亮。吕布虽然名声不大好。还比自己大了几岁。不过此人却是当世第一武将,千军万马当中取地方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身后胖子刘备和他俩拜把子兄弟关羽、张飞都是当世赫赫有名的战将,当初他们哥俩三个打吕布自己,都没有占丝毫的便宜。果真得了这么一个了不起的干儿子,平定乱世指日可待。

  这时候,曹丞相身后笑眯眯的胖子刘备探头对着下面的吕布说道:“兄长放心,备这就奉劝曹丞相收下兄长这当世第一武将……”

  说完之后,刘备回头冲着曹丞相行了半礼,说道:“备恭喜丞相得此天下第一武将,日后匡复汉室天下指日可待。奉先成为丞相的义子之后,天下还有什么人敢于丞相争锋?想那丁原、董卓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如此。”

  本来曹丞相的脸上还满带笑意,不过听到了刘备这几句话之后。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刚才刘备说的两个人都是吕布之前拜的干爹,后来二人也都是死在吕布的手上。当下倒吸了口凉气,心里话:忘了这吕布还有杀义父的嗜好。好险,要不是玄德点破与我,差点酿成大祸。

  当下,曹丞相冲着刘备笑了一下,说道:“还是玄德公你看的通透,操险些收下此狼子。既然如此,此人断不可苟活于世……”

  刘备对曹丞相说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不过这位丞相大人回话的时候却是放大了调门,隐隐有一种说给楼下吕布之意。如果,奉先听到之后,急的也不结巴了。对着楼上大声叫骂:“刘备!你和丞相说了什么,丞相才改了主意。一定要诛杀吕某!大耳贼!你忘了当初哭着喊着认我为兄,你我结拜成异姓兄弟的情分都哪里去了!大耳贼,你出来回话……”

  刘备和曹丞相都没有说话。那个长相、神态好像百无求的大汉冲到了前面。指着楼下的吕布大声叫骂道:“呸!三姓家奴,你忘了你干爸爸丁原、董卓是怎么死的了吗?这世道谁还敢任你当干儿子,为了一匹马杀了你爸爸丁原,为了个娘们儿你宰了你干爹董卓。外面的好马,长得标致的小娘们儿一抓一大把,谁知道你会不会再把曹操——丞相害了?这年头。像猪养狗都比养你要强……”

  听着这大汉骂街的声音,百无求在屋子里面拍手大笑。好在这里提前被归不归下了禁制,要不然的话,这时候已经有拿着刀枪的官兵冲进来了。

  百无求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当下继续看着楼上骂街大汉,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这人不错,老子喜欢他。不行,一回完事老子要过去找他结拜一下。这么多年了,就这么一个人顺老子的眼。”

  这时候,吴勉也走到了窗前,看了一眼还在向楼上曹丞相求情,想要保命的吕布一眼。本来白发男人想过要救他一命,现在听到吕布不停的哀求,他心里便有说不出来的厌恶。冷笑了一声之后,回身坐到原位,彻底打消了撘救吕布的打算。

  这时候,胖子身边另外那位红脸汉子走了过来,一把拉住黑大汉,说道:“三弟,你和一个将死之人聒噪什么?你多说一字,反而还让他多活了一时半刻。日后岂不让人耻笑?”

  这时候,曹丞相对着楼下的兵士说道:“看在吕布将军斩杀董卓的份上,请吕温侯自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