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改主意

第三百五十四章 改主意

  从窟窿里面走进去之后,元昌好像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样。穿过了一片羊肠小路之后,里面竟然是一片竹林。虽然依旧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元昌和后面进来的囚闽二人还是能看到这里的一望无尽,郁郁葱葱的竹子。空气中都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竹叶清香。

  元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终日不见阳光。怎么可能见到这样大片大片的竹林?而且这里明明就是邱武真大方师的陵寝,种怎么多的竹子算怎么一回事?

  后面的囚闽看出来元昌的疑惑,当下他在后面解释道:“邱武真大方师最喜青竹,徐福这是知道自己愧对邱武真大方师,才在这里建造竹林安慰大方师的英灵。穿过了这片竹……”

  囚闽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围的竹林当中突然响起来一片“沙沙……”的声响,就在囚闽发愣这是什么声音的时候,就见身边四周的竹子上面好像有了什么变化。

  虽然有术法助力,不过在黑暗的环境当中,囚闽还是看的有些费力。当下他施展控火之法一连打出去两个拳头大小的火球,借着火球的光亮,囚闽看到几乎每棵竹子上面都挂着一条,甚至几条肤色和竹子一摸一样的青蛇。

  这些青蛇盘踞在竹子上面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借着火光,囚闽十有八九会一头扎进竹林里。被这些青蛇吞噬。看着青蛇古怪的模样,八成也是剧毒异常。

  “是盤桀……”这时候,已经走在竹林纵深处的元昌身体有些僵硬。借着火光,他一眼便认出来这和竹子一样颜色的青蛇来历。顿了一下之后,和尚轻声说道:“囚闽,千万不要招惹盤桀。我是长生不死之身,兴许还能避过蛇毒。你被蛇咬就死定了……”

  听到元昌说出来盤桀两个字的时候,囚闽的身体从里往外的冒出来一丝凉意。现在他才明白这里建造竹林不光是为了迎合邱武真大方师生前的喜好,也是为了方便在这里引入盤桀。

  盤桀是春秋时期术士李岙用自己杂育之毒蛇和龙种盤娈子所配,生下的新蛇种。因为盤桀之毒无药可解,被李岙涂抹在法器上之后,死在李岙手上的修士无数。后来李岙又将蛇毒雾化。只要有修士沾染到一丝一毫的蛇毒,便会立即毙命。就算是当时有名的大修士,也有多人丧命与李岙的蛇毒之下。

  好在因为盤桀生性娇弱。饲养起来十分繁琐,才没有大范围的引起恐慌。也是因为盤桀的蛇毒无药可解,最后李岙自己也因为不小心身上沾染到了一点蛇毒雾气。便马上一命呜呼了。

  李岙暴毙之后没人照顾这些盤桀,一个月之后,李岙外出的弟子回来见到师尊尸骸的同时,还有百十来条已经饿毙掉的盤桀。从此之后,世上的修士都以为盤桀已经都死光了,谁能想到在这地下墓室里面。又发现了这数不清的毒蛇盤桀。

  “这是盤桀?盤桀不是几百年前就死光了吗?”听到了青蛇的名字之后,囚闽便僵直在了原地,不敢有丝毫的动作。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了哪条盤桀,再给自己的身上来上一口。

  “我在问天楼的典籍上面见过盤桀的图样……”说话的时候,元昌也在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虽然他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不过也不想被盤桀这样的毒蛇咬到。毕竟还没有其他长生不老的人有过被盤桀咬到的经历,元昌可不想成为第一个被磐基毒死的长生不老之人。

  退到了相对安全的位置之后,元昌继续说道:“还有,李岙也不是被自己误中蛇毒而死的,他是被当时的一位方士抓住,由那位方士用他自己的蛇毒毒死的。当时方士带走了一公一母两条盤桀,现在这些竹子上的盤桀就是当初那两条蛇的后……”

  元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距离他最近的一棵竹子上盘绕着的盤桀突然张嘴对着和尚的脖子咬了过去。元昌随时随地都在防备,盤桀冲着他扑过来的时候,和尚已经抬手先一步的掐住了盤桀的蛇头,手上发力直接将蛇头捏成了浆糊。

  就在元昌打算将盤桀顺手扔到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刺激到了其他的盤桀,周围竹子上面盘着的毒蛇突然一股脑的冲着元昌扑了过来。

  和尚不敢又丝毫的大意,他将手里的蛇尸当作武器,对着周围扑过来的盤桀一阵的抽打。凡是被蛇尸抽到的盤桀都被瞬间打成两节。或者直接打爆,百十来条盤桀竟然没有一条能挨元昌的身。

  元昌一边打一边退到了窟窿口,这个时候,见到不对的囚闽早已经顺着窟窿逃了出来。而这些盤桀似乎也不能从这里出来,由七八条毒蛇已经追着囚闽到了窟窿口,看到这人已经逃出了窟窿之后,便回身对着也已经到了窟窿口的元昌扑了过去。

  这时候的元昌已经半个身子除了窟窿,眼看着他就要从窟窿里面钻出来的时候。头顶上突然有人影掠过,随后元昌的头顶上有几十条盤桀从上面掉落了下来。

  这时候的元昌注意力都在面前数不清的盤桀身上。百忙当中,元昌还是用手里的蛇尸打死了头顶落下来大半的毒蛇。只有一条漏网之鱼,趁机张嘴咬到了吴勉的肩头。

  一瞬间。元昌浑身上下便麻木了起来。就在其他毒蛇咬过来的一瞬间,和尚的身子已经直勾勾的从窟窿里面掉落了出来。已经扑倒窟窿口的盤桀猛的停下了攻势,百十来条青色的毒蛇堵在这里,一下一下的吐着蛇信,盯着摔出去的元昌。

  看到元昌被毒蛇咬到之后,囚闽的心里大惊。由于他之前重伤并未痊愈。这次完全指望着元昌给自己出力。现在这个和尚被盤桀咬到,弄不好还要命丧在这里。元昌一死,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就在囚闽打算过去查看元昌中毒情况的时候,就见窟窿里面有人说道:“阿弥陀佛,囚闽,你还在梦中没有醒过来吗?”说话的时候,就见一个光头和尚从窟窿里面现身,皱褶眉头对着囚闽说道:“你看看我是谁,再看看那个‘元昌’又是谁……”

  说话的这个人竟然又是一个元昌,这个时候,倒在地上晕倒的‘元昌’已经发生了变化,就见头顶长出来了如白雪一样的头发。随着他五官的扭动也变了相貌。片刻之后,那个刻薄相的吴勉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囚闽已经什么都明白了过来,他看着站在窟窿里面盤桀堆里的元昌说道:“刚才是你散的珍珠,在提醒我吴勉鱼目混珠……”

  “可惜你现在才明白过来”元昌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你我在开启头顶阵法的时候。触动了护法机关,你我都被机关阵法所伤。不过我并没有逃走,趁乱从开启的缝隙当中跳了下来。这几天刚刚和这些盤桀混熟,你就带着他下来了。如果不是有盤桀之毒,你恐怕就要带着吴勉进到里面,将邱武真大方师所留之物带走了……”

  “既然吴勉已经落到了我手,那么邱武真大方师所留之物也无关紧要了。”看着倒在地上全身散发着黑气的吴勉,囚闽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完之后,他对着吴勉狂踢了数脚。随后伸手就要对着白发男人的心口抓去。

  眼看着这一下就要将吴勉的心掏出来的时候,这个白发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盯着已经呆住了的囚闽说道:“老家伙,我改主意了……”

  吴勉的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了归不归笑嘻嘻的声音:“你不能说改就改,咱们说好的,他们会把你带进去,用邱武真留下来的东西在你身上试的时候,你再睁眼……”

  吴勉用他招牌的笑声打算了归不归的话,随后他慢悠悠的说道:“你以为我是谁?打了踢了就算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