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方师之墓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方师之墓

  地陷之处是历代亡故大方师的葬身之所,村子里面的方士都是看看守陵墓的人,不过任谁都想不到这墓室里面竟然还会有人看守。这个人影一闪而过,完全看不到这人的相貌。

  元昌本来想要追下去,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停下脚步,对着身边的囚闽说道:“这个不会也是看守陵墓的人吧?”

  “不是”囚闽回答了两个字之后,继续说道:“这里只有大方师下葬的时候,才会开启有人进来。除非这个时候。否则有人胆敢私自下来窥探历代大方师的陪葬之物,都是形神俱灭的死罪。”

  “不是守陵的人,这人又会是谁?”元昌看着人影消失的位置。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人影看着眼熟,左右不过是你们相熟的什么人……”

  元昌说话的时候。囚闽也发现了这人影看着眼熟。当下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吴勉或者归不归。不过人影和这两个人的出入很大,应该和二人无关。再说按着吴勉或者归不归的性子,既然已经被发现。断没有继续躲躲藏藏的道理。不过这人影的确看着熟悉,可囚闽心里一时堵住,想不到这人到底是谁。

  “往前走吧。既然他在前面,总会有见面的时候。”元昌没有继续猜想下去的打算,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囚闽说道:“到了这里,应该有你来带路了吧?”

  “这里一直走下去就是历代大方师的陵墓,不需要带什么路的。”囚闽说话的时候,自己已经先一步的向着人影消失的位置走了下去。元昌犹豫了一下之后,跟在囚闽的身后,一路走的小心翼翼。时刻防备者刚才的人影突然再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顺着满是壁画的长廊一路走下去,走到了尽头的时候,便看见了两扇已经打开了一道缝隙的石门。这可以容纳一人进出的缝隙绝对不是他们俩下到这里之后打开的,就算是广仁大方师。也不敢说打开两扇石门,而一点声音都不会发出的。”

  元昌站在两扇石门的缝隙中,向着里面查看了半天之后。回头看着身后的囚闽一眼,说道:“进去之前,你有没有什么之前忘了嘱咐的话?现在说还来得及。”

  看着自己要找的东西就在门内。囚闽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随后说道:“我以前和你说过的,里面都是历代大方师的陵墓,每位大方师都守着一个区域。各个区域的阵法、禁制各不相同。我们是来找邱武真大方师的墓陵,不要轻易惊扰其他大方师。”

  元昌冷冷的看了囚闽一眼,他心里明白这个人一定还有什么没有和自己交代。不过现在他们俩已经拴在了一起,出了一路往前也没有别的其他办法了。料想没有拿到东西之前。囚闽也不敢和自己翻脸。

  当下,元昌闪身从两扇石门的缝隙当中走了进去。看到和尚进去之后没有什么危险,囚闽这才踩着元昌的脚印,也跟着走了进去。

  门内虽然还是一片漆黑,对囚闽和元昌这样个人来说,这里和白昼没有什么区别。里面还是一段长长的甬路。在甬路的两侧墙壁上也都是一些对大方师歌功颂德的壁画。不过这里的壁画比起来外面的,画风精细了不少。

  元昌、囚闽边走边看发现壁画上面主人公只有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一个人。壁画在诉说他是怎么一步一步放弃了燕国公侯的大位,将散落在天下各地的方士都聚拢到了一起。发展成日后方士一门的这段经历。

  壁画的尽头是一个分岔路,分别是一个巨大的石头拱门和通往另外一个区域的甬路。

  元昌、囚闽二人站在石头拱门前,囚闽指着拱门里面被砖石封闭的区域说道:“看到了吗?这里就是埋葬着方士一门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所在。不过他老人家当年是渡劫未成而死。身体已经华为了虚无,这里只是燕哀侯大方师的衣冠冢。你我二人不是为了这位大方师而来,还是不要惊扰他老人家的……”

  囚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通往另外一个区域的甬路又出现了刚才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囚闽、元昌两个人看到之后,同时向着人影的方向扑了过去。不过就在他们有所动作的同时,人影突然对着他们俩撒了一把好像豆子一样的东西。

  防着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器。囚闽、元昌见到之后立即后退了十几丈远。人影趁着这个机会消失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发现那一把豆子并没有什么异动之后。两个人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捡起来这些豆子之后才知道会错了意。这哪里是什么豆子,人影扔出来的竟然是一把小拇指大小的珍珠。

  这十几颗珍珠都是一般大小,在俗世间已经是十分的难得。而且珍珠上面都雕刻着怪异的附文,并且散发着术法的气息,看着应该也是某件法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影散出来之后,这法器竟然没有什么作用。而人影也趁着囚闽、元昌二人后退的时候,再次消失在了通往下一位大方师墓陵的甬路上。

  “看清楚那人是谁了吗?”看着手里的珍珠皱了皱眉头之后,元昌对着囚闽继续说道:“看身形名字几乎要呼之欲出了,看背影真得很熟悉。你认出来了吗?”

  “他既然隐住相貌,就是不想我们把他认出来。”囚闽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看样子此人的术法也未必在你我之上,继续走下去,早晚会见到他的。小心点不要被他暗算就好……”

  元昌看着人影消失的位置。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也开始好奇了,是哪位熟人这么有闲心。既然到了还不肯露面。”

  当下,两个人拉开了距离距离向着下一位大方师的墓陵位置走了过去。元昌仗着自己长生不老的身体走在前面,囚闽的术法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能远远的走在后面。两个人不管谁遭遇不测,另外一个人都会有机会把他救出来。

  两个人保持着这个距离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又发现了第二位、第三位大方师的墓陵。只不过刚才被人影惊扰到了之后。囚闽、元昌都没有了再详细看下去的性质。他们俩走马观花的看了一眼之后,继续小心翼翼的继续向前行进。

  继续往下面再没有看到刚才两次一晃而过的人影,也是因为这个人影。两个人走的不快,两个时辰之后,才终于走到了最后一个亡故大方师邱武真下葬的区域。

  这里和其他大方师墓陵的构造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本来被砖石封闭的通道这个时候已经被打通出来了可容纳一个人进出的窟窿。看着已经明显有人进出的痕迹,元昌、囚闽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囚闽首先说道:“如果那个人影就在附近的话,他一定就在里面……”

  “未必……”没等囚闽说完,元昌打断了他的话。和尚的眼睛盯着同外其他区域的岔路,说道:“下面是什么所在。你怎么知道那人不会顺着这条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囚闽解释道:“下面是留给徐福、广仁和火山的位置,如果不是他们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个时候,起码徐福已经被送到这里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囚闽顿了一下,看着已经被打通前往邱武真墓陵的窟窿,继续说道:“我们是来取走邱武真大方师留下的东西,拿到了那个物件之后,就算那个人是广仁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听到窟窿里面发出来一个什么东西落地的响动。惊动了元昌,这个和尚担心里面的东西被人影捷足先登,当下不再犹豫,闪身从窟窿里面窜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