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墓陵魅影

第三百五十二章 墓陵魅影

  元昌、囚闽二人亲眼看着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从村子里面走出去,他们走之前,还将村子里面的方士都集中在了一起。按着老家伙的说法,元昌、囚闽两个人心力惦记藏在这里某处的什么事物,早晚还会再来一个回马枪的。村子里这些人的术法太弱,如果他们二人再来,也根本没有办法阻拦。与其这样,还不如他们这些人暂时撤离村子。等到‘广仁大方师’请本门名宿归不归前来坐镇,他们这些人再回来也不迟。

  村子里这些人的术法虽然羸弱。不过这里布下的术法却迅猛异常。当下,全村老少听了归不归的话。他们连夜收拾好了细软,便跟随着归不归走出了村口。临走之前。座主老头子将村庄里面所有的阵法开启。之前异常、囚闽两个人就是吃了阵法的亏,才有的一死一逃离的结局。

  看着所有的村民都跟随着吴勉、归不归还有两只妖物离开。囚闽反而待在麦田里不敢轻易出来了,想不到他和元昌千难万险留在这里。随后却进退不得。想来归不归口中的‘方士名宿归不归’就是真正的广仁,如果他带着火山出现在这里,后果可想而知。

  不过元昌的脸上却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冷眼看着归不归、连同座主老头子带着村民离开。确定了没有人留下来之后,他才收了术法,现身对着囚闽说道:“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没有了村民也好,省的还要提防着他们耍诈。”

  “刚才你没有看到吗?他们临走之前已经开启了全部阵法。”看着元昌现身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异常,囚闽这才放心也跟着收了术法,现身对着元昌继续说道:“你是长生不老之身不在乎这阵法,不过我之前差点死在这里,这么快和尚你就忘了吗?”

  “阵法开启了怕,关上你也怕吗?”元昌多少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囚闽之后,继续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总阵的机关。关了阵法这就回来……”

  说话的时候,元昌已经从麦田里面走了出来。不过他走了没有几步,便见这个和尚脚下的地面突然炸开。只是一瞬间,元昌的半个身体都血肉模糊起来。不过就是这样。和尚还是好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小心翼翼的先前走去。

  这个大胆的举动着实下了囚闽一跳,他有些惊恐的对着元昌的说道:“你不要命了吗?就算你是长生不老的身体。看看这一地的血迹。广仁他们到了看见这血迹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广仁?他们到了的时候,我们已经拿到东西远走高飞了。”元昌回头看了囚闽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找不到邱武真大方师留下来的东西。我一样要天天活在噩梦当中。你也报不了仇,时刻都在担心吴勉会不会提前一步杀过来。现在不拼,死了就没有再拼的机会了。”

  元昌说话的时候,刚刚被阵法炸伤的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如常。他一边继续小心翼翼的前行,嘴里一边说道:“之前我离开的时候,听到这里有人提到过座主回家关闭阵法。总阵的机关应该就在座主的草屋当中。总会有办法关闭阵法……”

  一句话没有说完,元昌再次无意中触动了阵法。饶是他长生不老的身体,受伤之后也会有巨大的痛楚。这个和尚却一直咬着牙一声不吭,看着他一路向前的血脚印,囚闽都替他疼的慌。

  不过这次触动阵法之后,元昌直到消失都没有再次触及阵法。囚闽就这么一直在麦田里面等着。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突然听到地下当中发出来一阵一阵的“嘎嘎……”声响。伴随着这声音,地面还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

  这声音越来越大。半晌之后在一阵“轰隆!”的巨响当中,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囚闽毕竟没有元昌长生不老的本事。虽然这是十有八九就是阵法关闭的反应。但是囚闽还是不敢轻易的试探,一旦万里不是阵法关闭,囚闽不比元昌。他可是有可能在阵法当中暴毙的。

  又过了半晌,远远的见到了元昌的人影慢慢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见到了囚闽依然待在麦田里不敢出去。这个和尚有些嘲弄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不是想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取邱武真大方师留下来的东西吧?囚闽。你还想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听到元昌这么说,囚闽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麦田里面走了出来。走了几步之后没有出什么事情,囚闽的胆子这才大了起来。两个人一左一右向着村里用来晒麦子的空地走了过去。

  到了空地之后,囚闽、元昌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囚闽跪在了地面上摸索了起来。而元昌看了一眼他之后,也跟着一起跪在地面上摸索起来。

  囚闽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有些紧张的对着元昌说道:“小心一点,上次就是你触发了机关,结果你跑了,我差点万劫不复……”之前那次两个人的动作和现在差不多,不过元昌不知道怎么触发了机关。结果两个人同时遭受了阵法的攻击,元昌仗着自己长生不老的身体咬牙逃走了。只有囚闽一个人倒霉。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落入到了这些村民的手上。

  “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遍的。”元昌说话的时候,他手上接触的位置突然发生了一声闷响。就在囚闽吓得一哆嗦的时候。就见两个人脚下的地面突然向着地下飞快的陷落了下去。

  好在两个人的术法都不弱,在地面下陷的一瞬间,囚闽和元昌几乎同时做出来了反应。两个人同一时刻催动术法。施展了腾空之法。飘在半空中看着脚下黑漆漆的大窟窿。

  突然地陷出现的窟窿深不见底,两个人用了术法都看不清下面的情况。当下,囚闽、元昌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个人的身体同时缓慢的向下坠去。他们俩就好像两片轻飘飘的羽毛一样。慢慢悠悠的向着下面飘了下去。

  半晌之后,两个人的脚终于落到了地面。就见落脚的地方是一个理石石板铺成的里面,四周的墙壁上也画满了天神下凡迎接亡故大方师的壁画。不过壁画只画满了东南两面墙。冲着西北的墙上光秃秃的,却什么都没有。

  “以前每有一位大方师故去,运尸体进来之前。就要在这墙上画出这位大方师的生平。”囚闽看了一圈之后,指着最后一幅壁画上面的人物说道:“看到了吗?上面画着的就是这里埋葬最后一位大方师邱武真。徐福没敢画是他欺师灭祖,害死的邱武真大方师。画的是大方师得了暴病而亡。”

  元昌没心情去管邱武真是怎么死的了。当下他直接了当的说道:“上面说邱武真大方师陪葬的东西里面都有什么吗?你确定那件东西就在他的陪葬品当中吗?”

  “谁会把陪葬品写在墙上?再说了,邱武真大方师的葬礼是徐福主持的。又怎么敢在他的面前将那件东西画在墙上?”囚闽对元昌能问出来这样的问题,很是有些不以为然。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只要找到大方师棺椁,就会找到那件东西的下落。”

  囚闽的话音刚落。突然见到远处的黑暗当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才这里闪过,好像如同鬼魅一般。猝不及防之下,吓了囚闽一跳。这时候,元昌也看到远处的东西一闪而过。当下他急忙大喊了一声,说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