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邱武真的遗物

第三百五十一章 邱武真的遗物

  “胜负未定?原来你是这么以为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突然引下来一道天雷打在了满身尸臭的傀儡身上。随着一阵雷鸣声响过,当在元昌身前的怪物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看出来一点被雷击之后的变化。

  这样由尸体拼成的傀儡最忌雷火,归不归本来以为一道天雷下来,多少会有些效果。没有想到竟然会一点变化都没有看到。

  当下,老家伙已经看出来了满身尸臭的傀儡来历。当下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过归不归马上便又恢复了正常。冲着自己身边的小任叁说道:“去方士宗门去找吴勉和归不归,那件东西不着急找,让他们俩回来再说。”

  小任叁愣了一下。看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很麻烦吗?这个傀儡看着就是个子大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麻烦倒不是太麻烦。不过有些磨人而已。术法对这傀儡无用,吴勉却有干掉它的法子。”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轻轻的踹了任叁的小屁股一脚。说道:“去找吴勉吧,老人家我在,元昌想带着囚闽离开。也是痴心妄想。让那个白头发费点心力吧……”

  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元昌也看出来自己带来的归不归对自己带来的傀儡有些素手无策。当下他看出来便宜,趁着远处归不归正在交代小任叁话的时候。他和大个子傀儡同时分成两个方向冲着老家伙的方向扑了过去。

  眨眼之间,元昌和大个子傀儡便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老家伙推了小任叁一把,小家伙借势扎进了地下。不过妖僧和傀儡的目标却并不是这个小家伙。他们扑过来之后,大个子直接冲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用它异常高大的身躯向着老家伙撞了过去。

  元昌趁机到了囚闽的身边,抓着他的胳膊边向着身后逃去。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抓住了傀儡的一只牓子。也没看老家伙如何发力,只听见“嘭!”的一声,傀儡好像被什么重物打到一样。身子瞬间便被打出去几十丈远。

  发力打飞了傀儡之后,归不归马上对着元昌和囚闽去了。老家伙一个法觉对着二人中间的位置打了过去,又是一声巨响,元昌和囚闽接触到的手臂顿时血淋淋的一片。

  “傀儡不怕术法。你们俩总没有这个本事了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也不管脸色刷白的囚闽,直接奔着元昌去了。元昌见到老家伙冲着自己来了之后。当下没敢上面和归不过争斗,转身向着身后逃了过去。

  就在元昌逃走,归不归追过去的同时。远处一个人影从天而降。被归不归打飞出去的傀儡,竟然身子一落地便爬了起来,重新迎着归不归的方向冲了过来。老家伙也没有想到挨了自己这一下,傀儡竟然连点油皮都没有破掉。看着傀儡已经到了身边,无奈之下归不归只能暂时的放过了元昌。一巴掌闪电般的打在傀儡的胸口,一声好像敲鼓的闷响之后。这个满身尸臭味的傀儡已经再次飞了出去。

  这次打飞了傀儡之后,归不归并没有着急对付元昌。老家伙一只手抓住了囚闽的手腕,眼睛盯着傀儡打飞落地的位置。和归不归想的一摸一样,傀儡落地之后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奋力一纵竟然再次从空中跳了过来。

  老家伙猜到了傀儡的动作,在它扑过来的同时已经带着囚闽到了元昌的身边。这时候的妖僧浑身上下已经变得赤红。看着他的身体都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本来打算配合着傀儡再次抢夺囚闽,没曾想没等自己动手,那个老家伙已经扑了过来。

  傀儡到了归不归刚刚所在位置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到了元昌的身边。老家伙一脚踩住了妖僧的人影,元昌便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都动不得。这时候。归不归已经瞬间掐住了妖僧的脖子,制住了元昌之后,另外一只手将他托了起来对着傀儡砸了过去。元昌得了面具楼主的术法。虽然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不过也不至于和归不归差的如此悬殊,元昌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元昌自己都想不到归不归的术法到了这种地步。直到自己的身体被抡了起来,这才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不过这时他再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对着已经到了身边的傀儡大声喊了一句什么。

  元昌喊出来的话最多只能成为几个音节,谁也听不懂他嘴里喊出来的是什么。就在这妖僧最后一个字出唇的同时,傀儡好像他刚才那样被定住了身形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就在傀儡定住身形的一瞬间,元昌的身体已经砸到了它的身上。随后,让归不归都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本来任何术法都对其无效的傀儡在被元昌身体砸到的一瞬间竟然爆开……

  “嘭!”的一声巨响,傀儡的身体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随后这血雾迅速的向外扩散,只是眨眼之间,方圆十几丈的位置已经都在这血雾的包裹之中。而且这还远远没完。血雾出现的同时,一阵古怪的风吹了过来,血雾瞬间便借着风势扩散到了整个村落当中。

  这个之后。归不归瞬间明白了过来。老家伙不由自主的失声说了一句:“糟了,老人家我中计了……”自言自语的同时,老家伙已经向着囚闽所在的位置走去。就见在血雾当中。囚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傀儡自爆的血雾也对术法免疫,归不归来回试了几种术法,都没有将这黏糊糊的血雾吹走。老家伙想要利用术法看的远一点都做不到。当下只能不停的在身边摸索着囚闽都下落,无奈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归不归来回寻找囚闽和元昌下落的同时,这两个人已经身在村口的一间没人的草房当中。逃出升天的囚闽直接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了一阵粗气之后,爬起来对着被他好不了多少的元昌说道:“既然有这样的傀儡,上次为什么不一起带来?有它在。我们何苦这么狼狈?”

  “这是我最后的杀器,本来向着最后用来拖住吴勉、广仁这些人的。现在好了,以后就真的要靠自己了……”说话的时候。元昌脸上一阵说不出来的落寞,看的出来这次为了搭救囚闽,他已经下了最后的本钱。

  “一个傀儡而已,比起来大方师的所留之物,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囚闽接过来元昌递给他疗伤的丹药,吞下药丸之后。直接说道:“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我们已经走了,现在只要等到归不归他们离开。你我出去制住了那个自称座主的老家伙,用全村的人命开路,总会拿到大方师所留之物的。”

  两个人商量好之后,便故意的在村口做出来有人从这里出去的假象。随后,在茫茫血雾的掩护之下,两个人都藏身在了村里的麦田当中。

  等了半个时辰之后,这血雾这才慢慢的消散。这个时候,吴勉和百无求也被小任叁叫回到了村中。他们几个在村里反反复复的搜查了几遍,都没有发现隐藏天衣无缝的元昌、囚闽二人。

  一开始归不归发现村口有人出去的痕迹,还认定了这是元昌、囚闽二人做的假象。不过随着将村子查了几遍,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也终于改了口:“老人家我也有打眼的时候,走吧,他们人都走了,广仁的话就当他没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