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方师归不归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方师归不归

  女人的相貌和一般的农妇也没有什么差别,一张被晒得通红得脸上,还有几处不显眼得色斑。不过这个时候得女人却再没有一点怯生得表情,冲着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东西你也不差,如果不是破了阵法,我还以为你和这个小东西真是走累了的客商。说吧,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不是你们请的我老人家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妇人继续说道:“方士当中女人极少。宗门都没有几个人的。想不到方士一门都没有了,却在这里见到女方士了。怎么?还是不知道老人家我是谁吗?”

  听到归不归自称是被他们请过来的,女人便怔了一下。迟疑了片刻之后。再说话的时候已经客气了很多:“阁下说是我们请你来的,是何人所请,阁下又尊姓大名?”

  归不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对着女人说道:“你们通知我元昌和囚闽到过这里,因为触发了机关一人被擒一人逃遁。被擒之人如何处置你们做不了主,这才通知我和火山前来,是也不是?”

  听了老家伙的话,女人惊愕的嘴巴都忘了闭上。当下瞪大了眼睛,对着面前的归不归说道:“等一下。你说你是广仁大方师……不对,广仁大方师怎么可能是你这样苍老的模样?”

  “广仁为什么不能是老人家我这般模样?”归不归办起脸来,他不苟言笑的样子还是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当下眯缝着眼睛对着女人说道:“我老人家六百七十三岁,不应该是这幅样子,还会是二三十岁的毛头小子吗?”

  一句话说完,女人已经有了向归不归磕头行李的意思。她和外面田里劳作的人自打出生便没有出过这个村子,虽然此地距离方士宗门不远,不过谁也没去见过广仁、火山这些大人物都长得什么样子。

  不过就在她膝盖弯下去的一瞬间,女人又想到了可以证明老家伙身份的物件:“既然您说您说广仁大方师,那么方士的玉玦您总会带在身上吧,请赏下玉玦让晚辈一观。”

  “方士一门已经崩塌,这样的大事你们总该知道的吧?”归不归叹了口气。看到了女人点头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方士一门都没有了,我还带着那玉玦不是徒增烦恼吗?玉玦我送给了门中贵人归不归。如果日后你们见到有人带着大方师玉玦的人,必是归不归师兄无疑。”

  这个时候,女人也没有办法了。此处正是埋葬历代大方师的墓陵。而且此地也几位隐秘。防着有人对亡故的大方师不敬,除了在位的大方师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所在。归不归以前也只是隐隐的知道有这么一个所在,不过具体的位置,直到不久之前才从广仁的嘴里听到。

  就在女人犹豫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了刚才田里种地那老头子的声音:“老三家里的。老爷和小少爷吃饱了没有?天这就快黑了,他们二位吃饱喝足就请回吧。这荒村野外的,也不方便留宿……”

  说话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带着一起干活的几个庄稼人走了进来。这个时候,女人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急忙迎着老头子跑过去说道:“座主。这位老先生自称是广仁大方师,我无力分辨,还请座主您明察。”

  “广仁大方师?”老头子也吓了一跳。当下快走了几步到了归不归和小任叁的面前。看到收敛了笑容的归不归不怒自威的还真有几分大方师的架势。

  看着老头子和他身后的众人正在端详自己,归不归学着广仁的样子淡淡的一笑,随后抬起右手手掌。就在老家伙抬手的一瞬间。整个屋子里面突然震动了一下,随着一声长啸,一条金光闪闪的巨龙从归不归的掌心里面窜了出来。吓得老头子身后几个人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金龙出现之后,直接撞破了房顶飞到了半空中。随后再次长啸了一声之后,冲着太阳飞了过去,最后直到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知道老人家我是谁了吗?”归不归再次冲着老头子几个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就算认不出来我,总认得刚才那条龙吧?你……你来说,那条龙是什么?”

  归不归口中的‘你’正是被女人成为座主的老头子,这个年纪最大的老人擦了擦冷汗之后,恭恭敬敬的回复道:“这是方士一门百年庆典之时。首任大方师燕哀侯施法放出的吉庆金龙。后成为大方师继位庆典的惯例,由继位大方师和前任大方师共同施法放出金龙……”

  归不归这一手算是只有大方师才会的秘法,算起来也只是一种炫目的幻术而已。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不过确确实实是只有大方师才会的方士秘法。只不过老家伙这一手是他自己琢磨出来,当初他被徐福踢出方士门墙之后。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在他自己家里放一条金龙,有点挑衅徐福的意思。

  现在亲眼看到面前这个老家伙施展了这种术法,当下老头子众人便不再怀疑。当下一股脑的对着归不归和小任叁跪了下去,对着这一老一小行起了大礼。

  “行了……磕两个头意思意思得了。”这个时候,小任叁替归不归说道:“先来点实惠的,大方师亲自到了,你们不准备点美酒吗?量你们这小地方也置办不起熊掌、鲜鱼什么的。宰只鸡总是可以的吧?”

  老头子虽然不明白这个小娃娃自称人参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是‘大方师’带来的人,那也一定非同小可。当下,他陪着笑脸说道:“这个前辈怕是要失望了,我们这里靠种粮为生。实在没有余粮酿酒。不过杀鸡吃肉没有问题,大方师您和贵徒稍等,小老儿这就让他们杀鸡炖汤。”

  “算了吧。你们旧居此地不宜,不劳烦你们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站了起来,对着老头子众人继续说道:“我们还是去看看囚闽吧,顺便看看墓陵有没有什么被毁坏的地方。”

  “是,大方师请随我来。”说话的时候,小老儿恭恭敬敬的将归不归和小任叁带出了这个院子。绕过了几间草房之后,老头子众人将这一人一妖带到了一座看着没有什么平常的草房门外。

  草房外面有两个和百无求差不多个子的大汉把守着,除了这两个人之外。草房周围并没有什么囚人的阵法。归不归微微一笑,对着领路的老头子说道:“怎么?囚闽伤的很重吗?”

  老头子陪着笑脸说道:“他被酯娈阵搅了进去,如果不是三娘发现的早,即使把他拖了出来。那时候这人就是一团肉酱了。”

  “三娘……”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淡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我来的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去查看你们的卷宗。座主,替我老人家介绍一下吧。”

  “大方师贵人事忙,我们农夫怎么敢劳大方师惦记。”老头子很是恭敬的继续说道:“墓陵这里有个规矩,生在这里的人不能起名字。我们按着大小来,我的年纪最大,他们称呼我为座主。剩下的人分男女按着年纪阿大,阿二的往下排列,刚刚带您老人家的就是女人当中,排在第三的三娘……”说话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将归不归和小任叁让到了草庐当中。

  这个时候,小山村旁边的一座小山包上,吴勉和百无求站在这里看到了这些人将归不归带到了草庐当中之后,二愣子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小爷叔,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鬼鬼祟祟的,直接进来要人不就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