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说完这句话之后,归不归走下了马车。在老家伙下车之前,广仁的嘴巴突然动了一下,低声的说了一句什么。老家伙回头看了这位白发大方师一眼之后,没有言语,径自的走下了马车。

  这时候。百里熙想起来了什么,对着即将要离开的两位大方师说道:“大方师,龙鳞重三十三斤,炼制五种法器消耗二十斤足够,剩下的十三斤龙鳞不知要也和处理?”

  “百里先生喜欢的话,送与先生就好。”广仁在车厢里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先生嫌弃,直接丢掉便是。广仁还有徐福大方师嘱托的事情要办,不耽误百里先生炼制法器了。我们一年之后再见……”

  说完之后。广仁冲着面前的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后关上了车门,吩咐车夫驾车离开。

  看着两位大方师的马车走远之后。百里熙扫了身边的两个人一眼,说道:“看看人家,三分之一的龙鳞说不要就不要了。你们呢?计较到了两……”

  百里熙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走到了吴勉的身边,老家伙在白发男人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吴勉点了点头之后,对着百里熙说道:“我的法器不急,炼制了广仁的法器之后,再炼制我带来的逆鳞也不晚。”

  “你倒是算的精,知道越往后炼制的越好。”百里熙还要想办法再从吴勉手里饶出来点逆鳞‘损耗’的时候,就见白发男人主动从他们的马车上面拿下来一块被油布包好好像盾牌一样的物件。将外面的油布撕开之后,露出来里面一片黑漆漆的龙鳞。

  看到了这片龙鳞之后,百里熙的眼睛便发出了异样的光芒。他几步走到了吴勉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他手上的龙鳞,嘴里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道:“这是……化龙之后的第一鳞,虽然不如逆鳞,不过也是少有的好宝贝了。看看这血丝纹路,还带着妖龙的血脉。”

  “别说不给你酬金,这个就便宜你了。”吴勉看着百里熙的样子,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广仁的五个图样当中,你替我选两个图样照样炼制法器。先用他的逆鳞练手,再炼制我的法器。顺序不能错了……”

  嘱咐了百里熙几句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时候,他们俩带着百无求和小任叁也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老家伙和百里熙客气了几句之后,百无求便驾驶着马车从炼器第一人的眼前离开。

  看着吴勉、归不归的马车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之后。百里熙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什么日子。一次就遇到两块逆鳞。长生不老还真是好,起码活的久了什么都能遇到——等一下,这两块逆鳞谁是谁的?坏了,放在一起分不出来了……”

  百里熙正在为两块看不到的逆鳞发愁的时候,吴勉、归不归的马车上,赶车的百无求正在对着车厢里面自己的‘亲生父亲’说着什么:“老家伙。你说广仁、火山爷俩怎么那么巧,这个时候送过来一块龙鳞?他们真的不知道咱们在沙漠里干的事情吗?”

  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先用他招牌一样的笑声回应了一下。随后说道:“你是骑着黑龙回到草原的,又被当地人当作神拜了十多天。你猜猜看,这么大的事情广仁、火山会不会知道?”

  说到这里。吴勉瞟了还在讪笑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送给百里熙一块逆鳞,他马上也送一块。老家伙。你说说看这位大方师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广仁在告诉你,你有的东西他也有。他还知道你要用逆鳞做什么,提前断了你的念想而已。听说当初这一手徐福也对精卫使过,广仁学的还真像。”

  “现在说这个也晚了,说点别的。”听到广仁算到了吴勉、归不归前面,小任叁便听不下去了。顿了一下之后,这个小家伙继续说道:“咱们现在是去找囚闽吧?我们人参就不明白了,有吴勉和老不死的你在,还怕他一个冒牌邱武真的弟子吗?”

  “囚闽有古怪,元昌把其他的人都做成了傀儡,就留着他一个为什么?”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他这才继续说道:“囚闽是邱武真神识的首徒,虽然是神识。也和邱武真的分身。那位大方师知道的事情瞒不过自己神识的。这个神识八成把什么秘密也传给了囚闽,广仁出面的话,便一定要给一个交代。按着他的做法一定要轮回了囚闽,不能让他把当年徐福暗算邱武真的事情说出来。替徐福那个老家伙杀人灭口,不过我们来做的话,兴许还能掏出来邱武真神识传给囚闽的秘密。”

  听了归不归说完之后,还在驾车的百无求回头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随后说道:“也就是你们这些人,让老子来想,下辈子都猜不透你们这花花肠子。老家伙,到岔路了。我们再往哪里走?”

  “向着方士宗门走,邱武真大方师的墓陵就在宗门附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虽然方士一门没有了,不过广仁、火山却放下不历代大方师的墓陵。天下方士都散了,只有看守墓陵的方士还在听这两位大方师的号令……”

  几天之后。这架马车停在了距离原方士宗门五十里外的一座小山村里。归不归带着小任叁从车上下来,转了一圈之后,这一人一妖走到了田下,对着还在田里耕作的农民说道:“劳驾,我们祖孙俩是路过的,孩子又饿又渴的。能不能给口水喝?要是有吃的也给一口。我们带着钱。算是买的也成。”

  这时候,距离归不归最近的一个老农民放下了手里的锄头,呲着一嘴的黄板牙冲着归不归说道:“什么买不买的,老爷你多少赏俩子就成。老三家里的,去,带着这位老爷和小少爷去你家。做点热乎的请老爷和小少爷尝尝鲜……”

  老头子说话的时候,远处一个三十来岁,背着孩子的农妇从远处走了过来。乡下的女人没有见过市面,低着头走到了归不归身边,低声细语的说道:“老爷跟我走,这小少爷白白胖胖的,跟姨走,姨回家给你烙麦饼吃。”

  说话的时候,农妇都没有抬头,拉着小任叁的手向着村里面的一间草房走去。归不归边走边向农妇说几句家常,只是这妇人始终都没有抬头。对着归不归扭扭捏捏的,很是有些尴尬。

  到了草房之后,妇人请归不归和小任叁坐在外物。她把背着已经熟睡的三四岁幼童放在了床上,随后便找出来麦粉,忙忙呼呼的给归不归和小任叁准备吃食。

  妇人动手的时候,归不归就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一直等到麦饼下了锅,老家伙这才开口说道:“大嫂,老人家我看你们地里干活的男丁不少。现在天下大乱,就没有人到这里征兵吗?”

  妇人低着头说道:“征兵的来了,男人们就跑呗。他们走了男人再回来,后来征兵的老爷们烦了,也就不来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逃过去了,老人家我还以为是征兵的老爷破不过你们的阵法,压根就看不到人才不来的。”

  这时候,妇人终于抬起了头,盯着老家伙说道:“那么老爷你呢?你怎么就能破得了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