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杀、留、放

第三百四十七章 杀、留、放

  广仁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返回到了马车上。小心翼翼的从车厢里面好像拿出来了什么东西,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在场的几个人,谁都没有看见火山手里捧着的是什么东西。就见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手里什么都没有,好像捧得就是空气一样。

  不过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两个人对了一下眼色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两位大方师,想不到你们俩又去了一趟黄龙涧。老人家我多句话。没把那条黄龙怎么样吧?不会为了一片小小的逆鳞就把那条龙屠了吧?”

  “还是归师兄有眼力,一眼就认出这片逆鳞了。黄龙还在,广仁只是去了一片龙鳞而已。”广仁微微一笑。又从怀中掏出来一沓画着图画的纸张,递给了还在惊愕当中没有缓过来的百里熙,说道:“百里先生。这是广仁画的五张法器图样。请先生按着图样炼制法器,我准备了天山铁线草,寒武龟的壳甲。三两三钱的冰魄作为炼制法器的酬金。如果百里先生觉得酬金不够,我们还可以商量。“

  铁线草、寒武龟和冰魄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单单拿出来一件已经够让百里熙眼晕的。现在一下子便是三件宝贝。看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还是多少有点道理的。

  “原来炼制法器还是要酬劳的,要不是大方师提醒,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回事……”说话的时候,百里熙恶狠狠的盯了吴勉和归二人一眼。深深的下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的酬劳你们听到了,不知道你们打算赏我点什么呢?”

  “不是给了你三斤三两了吗?”吴勉面无表情的看着炼器第一人,他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在旁边加了一句:“不止,百里先生的手艺高超,加在一起能有六……七、八、九斤。再说了。大家都不是外人。当初百里先生派只铁猴子传话,我们这一家老小便长途奔袭几千里,去给应真先生帮忙。我老人家可不相信百里先生给我们打造几件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就好意思要酬金了?山水有相逢,那以后还怎么好意思请我们这一家老小去给他帮忙。”

  看着百里熙气得脸色铁青的样子,广仁微微一笑。说道:“不知道是什么宝贝,一会三斤三两,一会又能变成八九斤的。这么神奇,广仁倒是要见识一下的。不知道方不方便?”

  广仁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和百里熙迅速的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还是归不归笑嘻嘻的说道:“也不算什么宝贝,老人家我挖出来的一块太岁。挖出来的时候有三斤三两。送来给百里先生补补身子。他养个三年五载再吃,怎么也能有个五六七八九斤的。”

  “原来是太岁,我还以为你们几位也弄到了一片逆鳞呢。”广仁说话的时候,红头发的火山已经将装着铁线草、寒武龟和冰魄的锦盒从车厢里拿了出来,递到了百里熙的手上。

  听了广仁的话,吴勉说道:“什么地方又有龙现世了?大方师说话不要说一半。这么说话会把人活活憋死的。”

  “吴勉,你什么人,敢如此和大方师说话……”没等广仁说话。一边的火山忍不住了。一句话没有说完,他人已经到了吴勉的身边。不过没等他做出来什么动作,便被广仁一把拉住。看到自己的师尊动手。火山当下又恭恭敬敬的退回到广仁的身后。

  “广仁这些日子一直再忙徐福大方师所交代的事情,耳目闭塞,哪里知道什么地方又有神龙现世?”广仁淡淡的一笑之后,转头对着百里熙说道:“百里先生,这些法器需要多久才能炼制成?我们师徒还有些事情要办,先生说了期限。到时候我们师徒也好有时间来取。”

  广仁说完之后,百里熙将手里的图纸翻看了一遍。随后又低头想了半天之后,说道:“大方师,既然你给了图样,那便容易了许多。不过逆鳞法器非比寻常,这样。一年之后。您带着火山大方师再来此地,到时候不管是否炼制成功,有几件算几件两位大方师先用。剩下的法器炼好之后,两位再过来取便好。”

  “一年……”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幸苦百里先生了。广仁还有事情要办,不耽误先生炼制法器了。一年之后我们师徒再会百里先生。”

  说完之后,广仁对着百里熙行了半礼。这位炼器第一人还礼之后。大方师便要带着火山离开。这时候,百无求实在憋不住了,对着广仁喊道:“大方师,你带着火山就是来找百里老头炼制法器的吗?怎么那么巧?老子几个不来,你们师徒俩也不来。现在来了就走,大方师你打的什么主意?想阴我们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要不咱们打一架得了,省的老子想起来就闹心。”

  “广仁只是偶得了一块逆鳞,想要请百里先生打造几件法器而已。”广仁回头冲着百无求微微一笑。随后便要跟着火山回到马车上。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前任大方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轻轻得一拍脑门之后,笑着说道:“瞧我这记性。还有一件事情忘了说。还记得囚闽吗?你们去替徐福大方师办事的时候,他和元昌一起去盗邱武真大方师的墓陵。他们两个人中了墓陵的阵法,元昌逃脱。囚闽被看守墓陵的方士抓获。那几个方士找到了我,不过现在方士一门已经没有了,我也不好做主。还是劳烦你们几人去处理一下吧。”

  广仁说完之后,人已经上了车厢。坐在了火山的旁边,正要打算客气几句便离开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也挤上了马车。对着两位大方师的对面,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大方师你让我们几个人去处理囚闽?不是老人家我废话,一个小小的囚闽,大方师一句话便可以定他的生死。为什么要我们过去……”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闭住了嘴巴。老家伙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两位大方师,顿了半晌之后,归不归这才继续说道:“当初邱武真大方师没死?”

  广仁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归师兄你多心了,邱武真大方师的的确确已经死掉了。不过他的魂魄不适合轮回,一直被封印在尸骸当中。这个在修士当中也不算有什么稀奇的,归师兄不用多想,如果有空暇的功夫,可以过去看一眼。两位有事的话,我也不会勉强。等我们师徒办完徐福大方师吩咐的事情之后,自然回去料理囚闽。”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看着归不归微微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我们师徒俩耽误的时间久了,看守囚闽的方士那边也会有麻烦,你们也知道元昌还没有抓到。如果他去将囚闽救走,这两个人最后还是会对你们几位不利。”

  听了广仁的话之后,归不归迟疑了片刻。随后他再次对着前任大方师说道:“让老人家我去看一眼,大方师没有什么要叮嘱的事情吗?起码囚闽的处置,大方师要吩咐一下吧?”

  “那就要看你和吴勉先生的好恶了。”广仁淡淡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左右不过是杀、留、放,全凭归师兄和吴勉先生的心情。不管你们怎么做,都会记在我和火山的头上。”

  广仁说完之后,归不归深吸了口气,对着前任大方师说道:“老人家我越来越看不透大方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