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池底

第三百三十三章 池底

  将怀里面东西都掏出来之后,广治又从袖筒里面掏出来一张写满了字的绢帛,和一个稍大的竹筒。他将绢帛放在地面上,看一眼绢帛上面的字迹,拿过一个锦帛口袋,或小竹筒。小心翼翼的将里面或是粉末。或是液体按着各自的份量倒在一个空的小竹筒里面。看着广治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他在做什么关乎于性命的事情。

  片刻之后,归不归便看出来广治的意图。老家伙有些意想不到的皱了皱眉头,随后转头对着同样脸上写满了紧张的精卫说道:“大方师,你还真是把自己的弟子舍出去了……”

  “归不归,你不要乱说。这是我为大方师找的应急之策。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本来是不用我来冒这个险的。”说话的时候,广治还在调配着手里的粉末和液体。等到调配好之后。他又仔细检查了一边。

  确定无误之后,广治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的血管,任由鲜血流淌到装着刚才调配出来那种黏糊糊的液体上。竹筒里面大半都是鲜血之后。广治手腕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这时,他将自己头上的发簪取了下去。用簪尖将竹筒里面的鲜血和其他的东西搅匀,回头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见到精卫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之后,广治将竹筒端了起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仰脖将里面和着献血的液体喝得一干二净。

  任谁都没有想到广治用自己都鲜血将竹筒里面的东西调匀之后,竟然又自己一口干了。就在众人看着诧异的时候,广治突然“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后就见他的眼睛一翻,身子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广治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众人一跳,直肠子的百无求也忘了之前他是怎么折腾自己的。走到了近前去查看广治出了什么事情,就在二愣子走到了广治身前的时候,突然听到归不归对它说道:“傻小子,别瞎替广治操心,他死了这笔账也算在自己师尊的身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广治的身上又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在颤抖的同时又出现了五颜六色的色斑,看的已经走到他身边的二愣子都向后退了几步,指着还在痛苦挣扎的广治,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广治他不会是得了什么暗病吧?老子刚才碰到他了,会不会传染给老子……”

  百无求胡说八道的时候,广治已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咬着牙走到了池水边缘,哆哆嗦嗦的再次将自己手腕血管划开。将好像墨汁一样鲜血流淌到了水池之中。就在池水接触到了广治的鲜血之后,里面就好像开了锅一样,连续不停的冒着密密麻麻的气泡。

  随着广治身上的鲜血不停涌入池水当中,他身上的五颜六色的花斑也开始慢慢退去。只不过因为失血过多,广治的脸色已经惨白异常。而他血管里面流淌出来的鲜血也慢慢由黑变红,池水当中也发生了另外诡异的一幕。一池子好像绿矾一样的液体混合了广治的鲜血之后。竟然慢慢变得透明流起来。

  “这是用外力将广治的血脉变成赵吉一样……”站在归不归身边的吴勉已经看出来了门道,老家伙嘿嘿笑了一声之后,解释道:“全天下也只有广治能做出来了,当初邱武真大方师那会。也有人怎么做过,准备了四个人,血都流光也没有解开阵法。后来听说再没有人这么干过。广治是第一个……”

  老家伙最后一个字落地的同时,广治因为失血过多,身子一侧歪向着池水当中倒了下去。眼看着他就要一头扎进水池当中的时候。精卫突然出现在了广治的身后,硬生生的将他又拉了回来。

  这时的精卫已经准备好了生血的丹药,塞进了广治的嘴巴嘴里。确定了自己的弟子没有什么大碍以后。精卫这才转过身来,眼睛盯着池中透明的清水。

  这时候,被归不归雷电击倒的钱老大等人都陆续站了起来。就在他们诧异池水变化的时候。精卫突然对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人虚抓了一把,随后反手将这人扔到了水池当中。

  钱老大众人吓的不敢再靠近精卫,当下开始四散奔逃起来。不过片刻之后,这些人便发现刚才被精卫扔到水里的人竟然从水池里面爬了出来。虽然他也是一声一声的惨叫着,不过这人这时惊吓过度,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这才开始歇斯底里起来。最后还是钱老大看到自己的手下没有什么大碍,过来两个嘴巴将他打回正常。

  看到这人从水里爬出来,精卫脸上紧绷的肌肉这才算松弛了起来。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当着吴勉、归不归这些人的面,使用控水之法将一池的清水引到了池外。露出来非陶非瓷的池底,精卫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之后。纵身跳到了池底之下。亲自在下面寻找通往长生之门的入口。

  整个时候,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已经都站在了水池边缘。二愣子看着精卫皱着眉头寻找入口的样子,对着身边的‘亲生父亲’说道:“不是老子说他。费什么事?直接把下面砸了就好。那池子底砸个窟窿,里面什么东西就看见了。”

  “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精卫大方师才不敢那么干的。”归不归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管下面是长生不老的法门,还是另外一池子化骨水,冒然轰掉池底都是麻烦。如果是一池子化骨水还好办了,大不了在精卫的身上留点疤。如果里面是长生不老的法门被他下手轰碎了,那就精卫大方师能气的死过去。”

  就在这里时候,精卫好像找到了什么机关。他双膝跪在池底,手里摸索着一处古怪的凸起,试探着左右扭动。饵岛大方师的脸几乎就要贴到池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凸起的变化。

  精卫入了方士宗门之后。便一直都是邱武真大方师的首徒。平时都在宗门当中侍奉师尊左右,直到后面反出宗门,到了饵岛之后也没有什么单独出去办事的机会。想这样的机会对广治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让精卫大方师来破解的话,着实也要费一番脑筋。

  最后还是在上面看热闹的归不归看不下去了,对着精卫喊了一嗓子:“大方师,你要是扭不动的话,就按下去试试……”

  精卫听到之后脸色一红,虽然不想按着归不归的话做。不过长生不老不就在眼前,脸面什么的也顾不得了。当下,精卫用手掌将凸起向下轻轻的压了下去。

  当下,一阵金属相划的声音响过。就见凸起的周围开始变红,片刻之后,池底开始变形。随着金属的声音越来越响,池底开始出现了一道一道龟裂的痕迹。随后轰隆的一声响之后,正面的池底瞬间变成了无数个碎片。被下方突然出现的一股强大吸力吸走,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池底龟裂的时候,精卫已经使用腾空之法飞到了半空中。看到了脚下的变化之后,他微微有些发怔,之前一直以为打开这道门就能得到长生不老的法门,为什么又会出现一个洞口?

  “长生不老的法门呢?”这个时候,钱老大也凑了过来,看着黑洞里面的景象,对着精卫继续说道:“你不会也被人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