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孤独的赵信

第三百二十五章 孤独的赵信

  吴勉这句话说完良久,都不见有人回答。不过趁着这个时候,赵信几步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带着哭腔说道:“吴老爷……这是哪里?我们还能上去吗?”

  吴勉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嘲弄的对着空气笑了一下。随后原地转了一圈,慢悠悠看了一遍这里的环境。这里是一个好像地下溶洞的所在,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也想不到沙漠当中会有这样一处地方。

  看的出来这里原本泡满了水,随处都能看到坑洼里面都是水坑。墙壁湿答答的,被赵信身边的火球照映。反出来耀眼的光芒。这时候赵信才看出来这里的墙壁都已经被水磨成了好像玉石一般的光泽,不过这个时候,赵信完全没有去欣赏这奇观的心思。他只想着快点回到上面。然后想办法回到草原,这里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就在赵信想要开口哀求吴勉的时候,他身后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阵异响。吓得赵信急忙回身看去,就见身后几十丈远的墙壁裂出一道可容纳一人进去的缝隙。

  看到了这个缝隙之后,吴勉嘲弄的笑了一声,他也不管赵信。自己慢悠悠的向着缝隙的位置走了过去。赵信知道自己劝不住这个白发男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硬着头皮跟在吴勉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跟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吴勉走到了缝隙之前。突然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出来两个字:“小气……”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伸手抓住左边缝隙的边缘。看着他堵在门口进不进、退不退的,赵信不明白什么意思。当下也没敢上前催促,心里巴不得吴勉不进去,回头带着他回到草原才好。

  “既然请我进去,就要把门开的大一点……”说完之后,吴勉轻笑了一声,随后看似好像拉门一样的信手将左边的半面墙壁推了一下。随后“轰隆!”的一声巨响,被他推动的半面墙壁顿时倒塌,半面墙瞬间念成了一块碎石块散落了一地。

  半面墙好像摧枯拉朽一样的被吴勉拉倒,露出来里面一个长廊一样的所在。虽然经过几次有惊无险的意外。赵信心里已经多少有了一些准备,不过还是被这个没有任何征兆的行为下了一跳。他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去,立足未稳之下。摔进了身边一个两、三丈左右的水坑当中。

  让赵信没有想到的是,他跌落的水坑竟然深不见底。如果不是自己慌乱当中伸手死死抓住身边的石块,可能就要淹死在着水坑当中了。

  “我说为什么这么着急开门。原来机关在这里。”吴勉回头看到了着急落水的水坑之后,古怪的笑了一声,不在理会缝隙后面出现的长廊。回身走到了赵信的身边,他没有将这个还泡在水坑里面的人救出来的意思,只是看着水坑,嘴里继续说道:“都算计到这里了。这么说,你们早就做好准备了,是吧……”

  看着白发男人没有把自己拖出去的意思,赵信只能自己对着吴勉说道:“吴老爷,搭把手…….把我拉上来。”

  吴勉还是没有伸手的举动,他表情古怪的对着赵信说道:“拉你上来?来来回回的多麻烦……”

  “来来回回?什么……什么意思?”赵信听出来白发男人话里有话。心里顿时出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就在他最后一个字出口的时候,他身处的水坑下面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他连同坑里面的水一起抽了下去。

  赵信这次甚至连叫喊都没有叫喊出来,便消失在了这个已经没有水的水坑当中。当时他的脑袋不知道撞到了什么,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赵信发现自己在一个湿答答的地面上。之前围绕再他身边的火球已经消失不见,这时候的赵信浑身上下好像散了架一样。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吴老爷……你老人家在吗?说句话……”叫了几声都没有人答应,当下。赵信再这个漆黑的坏境当中惊恐的无以复加。他一边叫喊着一边摸摸索索的向前行进,如果不是身上一阵一阵的痛楚,赵信都以为他自己已经死了。现在正身处阴曹地府当中。

  赵信自己也记不得他一共呼喊了吴勉多少声了,从吴老爷变成直呼其名喊他吴勉,又从吴勉变成了白头发的。不过始终没有听到吴勉做出来回应,最后,赵信自己也死了心,那个不得好死的白发这就把自己仍在这儿了……

  在黑暗的环境当中。也不知道摸索了多少时间。就在赵信自己都没有信心,以为要死在这儿的时候,手上突然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他摸到的好像是一面墙,和上面已经被水打磨出来的墙壁不同。赵信摸到的位置都有棱有角,感觉和上面就是两处不一样的所在。

  赵信本来就是聪明人,既然摸到墙就好办了,刚才那么大的水都被瞬间吸走了。说明这里一定有泄水的水道,只要找到了水道,他便可以借水道从这里逃走了。

  当下。赵信沿着墙壁开始摸索起来。黑暗当中看不出来时间,也不知道他走了多久,突然隐隐的听到了有水流的声音。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赵信便有了信心,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向着水流的位置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水流的声音便越大。就在这个时候,赵吉的手触碰到了一件金属的物体。他摸索的半天之后,发现手里的是一个类似灯座的器皿。里面还有厚厚的一层油蜡和灯芯。只不过自己身上没有取火的东西,想要点着火借点灯亮也是不可能了。这样的灯座他又陆续摸到了多个,可惜取不了火。只是一个摆设。

  继续前行的时候,虽然水声越来越大,不过赵信的手接触到的墙壁却开始变得光滑了起来。甚至变得越来越干燥起来。这完全就是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场所,赵信的心里开始疑惑,是不是自己刚刚晕倒的时候,被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转移到别的地方了?如果还是自己跟着水流抽下来的所在,这里怎么可能这么干燥?

  继续向前摸索着前行的时候,赵信竟然在一个灯座的后面摸到了个小小的油纸包。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取火用的火镰和火绒。当下,赵信心里比得到了一块金元宝都要高兴。他哆哆嗦嗦的打着了火绒,将火引到了灯座之上。

  有了光亮之后,赵信的胆气也跟着壮了不少。他将灯座从墙壁上扣了起来,正要借着这点光亮,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一转身,便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就在自己身后两丈不到的位置。

  突然起来的惊吓,让赵信失手将灯座扔到了地上。好在上面的火苗只是闪了一闪,并没有熄灭。

  如果不是这人影从上黑到下的话,赵信自己还以为是那个白发男人吴勉一直在自己身后。这个人影的身上笼罩这一层雾气,除了能看出来是个男人之外,赵信根本看不到他长得是什么样子。

  看着赵信惊慌失措的样子,人影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呢?他到哪里去了?”

  “我……我不知道……”赵信一边向后退去,一边说道:“我是被水冲下来的,那个人在哪里?我也在找他……”





[U][/U][B][/B][I][EMAIL=@][/EMAIL][EMAIL][/EMAIL]
  • 2017-3-29 12:15:01 回复该留言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