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沙虫

第三百二十二章 沙虫

  如果不是这次出来寻找徐福恩人的转世,归不归几乎都忘了那个深藏在沙漠地下的神秘宫殿。如果按着徐福所说,那位屈师兄魂魄有烟消云散的风险,放眼整个沙漠,似乎也只有生祭的传说才有这个可能了。

  听完了归不归的诉说之后,吴勉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你画的就是宫殿里面的地形图,是吧?不过你画完了又擦是什么意思?”

  “太久了,就是老人家我这脑子也记不清楚了……”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老人家我陷落的位置就是稚国的王宫,不过当时我老人家还是个小方士。里面又是危机重重,也没想过认真记下来当时的地图。现在想用了,也死活记不起来了。”

  “还需要地图吗?”吴勉嘲弄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不是也从那里走出来了吗?既然走过一次就能在走第二次,还需要什么地图?”

  “那么简单就好了。里面的迷宫有古怪……”归不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宫殿里面是按着迷宫的顺序排列的,当初老人家我在里面瞎转的时候。还没当回事。后来等到想要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不对了,凭着老人家我竟然在里面转了两天一夜都没有出来。当时我老人家可是还没有辟谷的,身上带的吃食早就吃完了。

  当时想了各种办法都出不去,当时就以为要死在哪里了。后来老人家我静下心来凭着那两天一夜走的弯路,画出来一张地图。也是运气好,最后凭着这张地图走了出来。当时废了那么大的心思才走出来,这次如果是赵吉被困在里面,再两天一夜过去,他已经投胎吃上奶了,老人家我可耽误不起……”

  听到归不归想画出地图搭救赵吉,吴勉怪笑了一声,说道:“迷宫……走不出来直接毁掉就好,再不然就从空中走。老家伙你当时是饿晕了吧?这个都想不明白吗?”

  “那么简单就好了。”说到迷宫,归不归的表情便沮丧了起来。老家伙已经被这个迷宫折磨了一晚上,当下不打算再说这个话题。只是苦笑着对吴勉说道:“有机会进去一趟。你就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迷宫了。”

  听到老家伙不想再说下去,吴勉也没有再为难他。看了一回归不归画的地图之后,便回到他自己单独的一个帐篷休息。这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也终于酒醉抱在一起呼呼睡去,只留下归不归一个人守着篝火一遍一遍的继续画了又擦。擦了再画……

  到了夜半子时的时候,外面的风声突然大了起来。呼呼的风声里面时不时还夹杂着一些不知道什么野兽嘶吼的声音。几个睡得迷迷糊糊的伙计被风声吵醒,看了一眼燃烧正旺的篝火,有了火光野兽便不敢靠前。再说外面的马匹也没有叫,便是没出什么大事。当下这些伙计只是翻了个身,之后便又沉沉睡去。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外面的风声才慢慢消失。就在几个敞篷里面的众人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被外面一声尖厉的惨叫声惊醒。当下,机会所有的人都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就见原本拴在帐篷外面的那十几匹马已经都变成了白骨,散落在沙地上。

  而睡在帐篷外面的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的身上,铺满了一层细细的沙子。不过仔细看过去才看清楚,两只妖物身上的哪里是什么沙子。都是大小只有沙粒一般的小虫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虫子已经僵死。除了两只妖物身上数不清的死虫子之外,它们俩的身边脚下也满满都是这样沙砾一般的死虫子。

  这时候的两只妖物才被众人的惊呼吵醒,百无求眯缝着醉眼看了众人一眼之后,一边伸手在自己身上挠来挠去,一边鼓鼓囊囊的说道:“都看着什么?真当老子是吃人的怪物了吗?天还没亮,都混回去睡觉。想骂街天亮老子奉陪……这沙漠里怎么还有蚊子,痒死老子了……”

  小任叁的酒醉还没有醒,小家伙只是睁了睁眼睛。看了一眼没有外人之后,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起来。只不过它身上的死虫子并没有对小任叁造成什么影响,片刻之后,便听见它的小呼噜打了起来。

  “你们看那位老老爷!”这时候,赵信已经发现坐在火堆旁的归不归有了异样。老家伙好像坐着睡着了一样,如果不是他的身上也被铺满了那好像沙砾一般的小虫子,谁看见也会以为这个老家伙只是睡着了。

  这时候,从上白到下的吴勉已经站在了归不归的身边。他看到老家伙身上的那些虫子没死,还在不停的蠕动。当下白发男人对着归不归轻轻的一挥手。将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虫子都扇飞到火堆当中。

  这时候的归不归依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老家伙的双眼微闭,看着还是和睡着了没有什么两样。这时候,百无求也看出来问题了。它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一边继续抓挠自己的身体,一边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昨晚你也喝了?睁睁眼看老子一眼。你怎么了?说句话啊。怎么都不喘气了……”

  这个时候的百无求有些惊慌。它看了身边脸色已经沉下来的吴勉一眼,说道:“小爷叔,你侄子不是这么就死了吧?不是说好了一起死吗?这怎么就把老子落这儿了?老家伙,奈何桥上你等一会,老子这就找刀抹脖子去……那个谁,你把你的马刀借老子用用。躲什么……老子抹了脖子就还你。还躲!老子抹自己的脖子,不是抹你的……”

  二愣子一掺和进来,当场鸡飞狗跳起来。这个时候,一直盯着归不归的吴勉突然回头对着百无求说道:“你亲爹没死,你先先走一步也行,不过他可不一定什么时候下去。”

  “没死……”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百无求急急忙忙的又跑了过来。看着好像沉睡了一般的归不归,伸手摸在他的脉搏上。半天也没有等到一丝跳动,当下百无求的眼睛又瞪了起来。指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对着吴勉说道:“这还不叫死吗?一定要头砍下来,肚子大开膛才叫死吗?别耽误老子下去找老家伙结伴投胎。老子现在就把他的头……”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它摸在归不归脉搏上的手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跳动。这一下子,百无求自己吓了一条,将另外一只手上的马刀扔在了沙地上。空出手来一边继续抓挠自己的身体,一边差异的对着吴勉说道:“老家伙还真活着,小爷叔,这……怎么回事?”

  “看你样子,好像有点失望……”吴勉冷笑了一下之后,从百无求衣服上面抓起起来一小捏的虫子。将它们放在手心里,对着百无求说道:“你是妖,认识这中虫子吗?”

  “老子的记性不好,这样的事情你别问老子。”百无求摇了摇头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就是这虫子咬的老子,这个痒……老子从来不洗澡都没有这么痒过。”

  看到百无求说不出来这虫子的来历,吴勉随后将手心里的虫子扔进了火堆里,随后叫过来赵信和雇佣那些人的把头。让他们带上食物和淡水,其他的辎重留在这里。没有了马就走着去稚国之地。

  本来以为除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位东家怎么都不会再去稚国之地。现在看到吴勉去意已决,这些人都苦着脸过来相劝。吴勉只是回了一句话:“跟着我去到稚国之地,你们还有一线活路,想自己回去的,一定死在路上。你们自己选……”

  这还怎么选?谁让这个白头发的修士是东家。当下就在这些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收拾之时,百无求继续询问归不归的事情:“小爷叔,你还有什么要对老子说的吗?”

  “回去之后,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