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不归的疑惑

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不归的疑惑

  根据赵信所说,归不归口中的稚国绿洲,距离这里要两天一夜的路程。这次看见归不归脸上少有的紧张表情,小任叁也没有在折腾。让百无求帮着在马上搭了一个帐篷,避开了阳光的暴晒。小家伙捧着酒坛子,喝成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在抱怨他要被晒成人参干。

  这一路上,归不归也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在好像以前那样没话也要找话的说说笑笑,老家伙现在沉默不语,整整一天,都在马上低头想着什么。百无求喊了他几次,老家伙大半都没有听到。最后他那个便宜儿子也懒得喊他了,有什么事情都去找了吴勉商量。

  按着归不归的意思,晚上也不要休息了,直接赶到稚国之地。不过他和吴勉还有那两只妖物受得了,赵信还有被他雇来的人实在是扛不住这样在沙漠上日夜兼程。天黑了许久之后,在赵信那些人的一再哀求之下,归不归总算是同意了在这里休息一晚。等到第二天天亮之后,便要马上启程。

  当下,这些人开始搭建帐篷,生火做饭。老家伙则直接坐在沙地当中,用手指在沙子上画着什么。不过画出来之后却不是很满意,顺手将画出来的东西擦掉,随后又在沙子上面画了起来。这样画好擦掉,擦完再画反反复复的也有十几次。

  老家伙是练过辟谷的,不需要吃东西。晚饭煮好了赵信过来请了几次,归不归都没有过去。只顾着低着头继续画着谁也看不明白的图画。

  当中,小任叁和百无求两只妖物过来看过。见到老家伙好像是在画什么地图一样的图样,看着一个方块一个方块的,又不像是野外的地图。看着老家伙皱眉的样子,就要百无求都识趣的没有敢打扰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找地方喝酒吃肉去了。

  “看来你还是有什么忘了告诉我……”当赵信和其他雇来的人都睡着了之后,吴勉慢悠悠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看了一眼老家伙刚刚画了一半的沙图之后。继续说道:“我替你说一句,你以前去过稚国,应该在那里吃过亏。有什么事情没有想清楚。好了,我说完了。你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给吴勉这么一说,归不归也没有继续画图的心思了。不过老家伙的脸上也终于恢复了他以往的笑容。冲着吴勉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要不是赵吉,老人家我都快忘了年轻时候的荒唐事……”

  当初归不归刚刚拜在徐福门下不久,还是一个小方士的时候。曾经单人匹马的进过沙漠,当时他本来想穿过沙漠找到一个犬戎部落。去寻找一快不久之前从天外坠落下来的天外精铁,想要用这块精铁来炼制法器。

  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沙漠当中遇到了大风暴。当时归不归的方术有限,不足以消除这场沙暴。自己的马匹也死在了沙暴当中,归不归自己仗着术法护身虽然没有大碍,不过还是着落到了一处沙窝洞穴当中。

  当时老家伙一脚踩空掉了下去,脑袋先着的地当场昏迷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头顶上的洞口已经再次被沙土遮盖住。好在这里有术法的机关兜住了上面的沙土。才没有将归不归活埋起来。

  老家伙爬起来之后,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好像宫殿一样的所在。当时他仗着自己有术法护身,想着这个宫殿的纵深处走了进去。走进去不久,老家伙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没有任何文字记载的国度。他在墙壁上见过一些歪歪扭扭好像文字一样图画,看着虽然有几分商朝的骨文。不过归不归辨认了半天,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认出来。

  虽然老家伙没有认出来文字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还是从一些壁画上面看出来了一些端倪。其中在一个好像是正殿一样的地方,画着几幅中原装素的军队和一些高大的猛士战争的画面。前面几幅画还画的异常灿烈,不过最后的几幅壁画上面双方争斗的人马竟然化干戈为玉帛了。

  中原人装束的士兵还送了一些食物和玉器、石磬之类的礼物送给了这些猛士。这个时候。中原人军队上面的旗帜上也有了一些龙旗之类的可以证明身份的印记,其中一面旗帜上用骨文刻画着一个商字。

  看着壁画上面的意思,商朝当年曾经派来大军前来沙漠征讨过这个小小的国家。不过战争似乎并不顺利,最后商朝的统帅改变了策略。和这个猛士国家结盟各取所需,虽然怂了一点,不过好歹也是避免了一场刀兵之祸。

  归不归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更加疑惑起来。两国交战这样的大事,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在文献里面看到过。如果不是前身经历,他自己都以为是在听传说的故事。

  在这黑漆漆的宫殿里面久了。终究也要出去。不过归不归的性格让他空手而归也是不打现实,当下他继续在这里寻找有没有什么值得带出去的天材地宝。

  不过让归不归有些失望的是,这里黄金、珠宝之类的俗物不少,却没有几件有用的天材地宝。就在他准备放弃这里,回到掉下来的地方,使用术法打露头顶上的沙土。开出来一条路出去的时候。在宫殿里面发现了几个商朝留在这里的石磬。

  石磬是商朝的时候,流行在王公、诸侯当中一个纪录王侯大事的石笋。上面的文字都是老家伙认识的骨文,当下,老家伙在上面看到了另外一段让自己更加惊讶的历史纪录。

  上面写着商王盘庚亲率大军前来讨伐稚国,本来节节胜利,不过因为一场大风暴让战局扭转。后来与稚国军队纠缠了半年之后,国力难以维持这样大消耗的远袭战争。商王只能改变策略暂时罢战,先保住自己的实力回到商朝国内再说。

  怕大军后撤的时候,稚国的军队从后面偷袭。商王接受手下将军之计与稚国结下盟约,等到回国调养生息之后谋图再战。

  上面写的文字都是骨文,看样子商王这是明摆着欺负稚国看不懂自己的文字,还将这个石磬当作礼物送给了稚国国主。不过归不过照着时间推算,这位商王盘庚回到国内之后的第二年病故。看来稚国的运气着实不错,和商王大军交战,第一次眼看着就要大败。来了一场大沙暴救了他们。第二次狡猾的商王打算回去修养再回来,没有想到商王命短一去不回了。

  这一下子,归不归反而更加糊涂了,这里是稚国的遗址?不是说稚国是商亡之后才由女妖建起来的吗?这里是商王盘庚所赠的石磬,按着上面所写,这个稚国最起码还要向前再提几百年。这样的大事史家也会搞错吗?

  看到了这几个石磬之后,归不归心里更加迷糊起来。当下他继续看着后面几个石磬上面的纪录,后面这几个无非就是为商王盘庚歌功颂德的文字。将给自己的马屁文章当作国礼送人,这位商王盘庚也是有些恶趣味了。

  不过在最后的一个石磬当中,归不归终于找到了他感兴趣的东西。当年纪录这商王这次大军征缴稚国的原因,是为了要得到稚国当中传说长生不老的圣物。只是这件圣物被藏在一个隐秘的所在,就算稚国国主都不能轻易进去。

  传说进到这处所在。需要一个特殊时辰出生在稚国的人生祭,就是那么巧,那个时辰正好是徐福恩人屈师兄转世投胎的八字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