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章 少有的惊慌

第三百二十章 少有的惊慌

  蹭酒喝的赵信和他口中的赵吉都是有匈奴人的血统,他们都是当年武帝时期抓获匈奴俘虏的后代。经过几辈和汉人的混血,现在看着除了比汉人要高大一点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取名汉姓也挑了百家姓中最大的赵,来作为自己汉家的姓氏。

  当初的匈奴战俘都被安置在中州一代,本来过的也算是安逸。不过自打黄巾造反之后,中州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不管是黄巾军还是朝廷的军队,身高马大的匈奴后裔都是征兵的首选。

  当下,赵信、赵吉他们的父辈商议之后。便想方设法的从中州之地迁移回他们祖先生活的草原。和他们住惯了的中州相比,虽然这里苦寒了一点,起码没有被抓上战场的性命之忧。

  当初迁徙的途中。因为走错了路。他们这些人在沙漠上绕了一个大圈,不少人都没有挺过来,将命留在了沙漠当中。好在他们在沙漠当中发现了一处绿洲。在绿洲待了两年重新出发才找到的这里。赵信、赵吉还有其他的几个孩子都是那两年在绿洲的时候出生的。

  听到眼前的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要找赵吉,赵信的醉眼一翻,说道:“老头。我是知道一个叫赵吉的不假。不过他被骆驼商队带去走商,三天之前刚走,差不多也要三个月后才能回来。反正你们都是有钱人。就在这个等上三个月。等赵吉回来你有什么话直接问他……”

  说话的时候,店家已将捧着一个大酒坛放到了他的面前。赵信见到之后,眉开眼笑的用自己的酒碗舀了一碗酒水出来。最后也不顾忌这几个外乡人,当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的面将碗中的马乳美酒一饮而尽。最后,这赵信一副满足的样子。看的小任叁的口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小家伙一擦嘴,对着老板说道:“照着他那坛子酒,给我们人参也来一坛子……”

  当下,小任叁拉上了它的大侄子百无求一起坐下喝酒。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一碗一碗往自己嘴里灌酒的赵信身边,抓住了他已经舀了一碗美酒的手,说道:“别忙吃酒,陪老人家我聊聊。我老人家高兴的话。你这辈子的美酒都是老人家我包了。加上你们全家的一日三餐,生老病死都记在老人家我的身上。”

  “老头,你不是给朝廷征兵的吧?”赵信怎么都不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当下盯着归不归看了半晌之后,继续说道:“那我也不去,这里苦点也能活命。跟着你上了战场……”

  赵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从怀里拿出来一枚金锭。当着他的面老家伙生生的掰下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仍在了赵信的面前。最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见过这么大方师的征兵官吗?再说了,中原的人还还死光。谁会来这里征兵?”

  赵信的脑袋已经喝的有些麻木,除了眼前的金子之外,完全没有细想这个老头子怎么会有本事空手从金锭上面掰下一块来。他楞了一会神之后。才明白这个金锞子是给自己的,当下急忙将金子收到了自己的怀里。

  归不归看到之后嘿嘿一笑,开始趁着赵信的酒劲,询问他有关赵吉的情况。包括赵吉的生辰八字,是在哪里出生的,出生到现在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凶险的事情没有。

  别的还到罢了。只是生辰八字那样的东西怎么能轻易告诉别人?不过这个时候赵信已经喝木了,加上归不归时不时就掰下来一块金锞子仍在他的面前。当下,赵信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不受控制的将自己知道有关赵吉的事情一股脑的都告诉了归不归。

  几乎他每说一句话,归不归就扔块金锞子在赵信的面前。赵吉的生平都说完了之后,那枚金锭几乎给了赵信一半了。本来以为这就不少了,没有想到得到了答案的老家伙心情大好,竟然将剩下的半个金锭也扔给了他。

  这时候,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慢悠悠的开口说道:“难得你这么大方,看来那个赵吉就是你要找的人,是吧?”

  “这个见了面,要等老人家我看到了徐福留在他身上的印记之后才敢说是不是。”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来看,这个赵吉出生的绿洲应该就是稚国之地了。八字也对的上。除非那个时辰还有另外一个赵吉出生在稚国之地,要不然的话,就是这个赵吉了。只要我们等到他回来……”

  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吴勉说道:“你不是和我老人家想到一块去了吧?”

  “你又不是我儿子,我干嘛替你去想?”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不在说话。只是一副嘲弄的眼神盯着归不归。看的这个老家伙多少有些不自在。当下,归不归做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之后,回头正在用牙咬着金锭,在试金子成色的赵信说道:“你刚才说赵吉是什么时候走的来着?他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什么人把他带走的?”

  赵信这个时候还在得了一笔横财的狂喜之中,加上之前一碗一碗的马乳酒。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完全没有听到归不归在对他说的什么。最后老家伙少有的心急,在赵信的脸上轻轻虚点了一下。

  这一瞬间,赵信终于清醒了过来。不用归不归重复,他竟然已经明白刚才这个老家伙说的都是什么。当下。赵信直愣愣的回答道:“赵吉三天前走的,他去给行商的骆驼队做向导。差不多要三个月才能回来,这次的骆驼商队都是生面孔。以前从来没有见他们,和你一样,他们也是打听了赵吉的生辰八字之后,才带着他走的。本来说好要我去当向导的。两天给一吊钱呢……”

  等到归不归再问带着赵吉走的那些人都是什么样子的时候,赵信的表达能力太差,实在说不出来那些人的面貌特征。

  最后归不归放弃了从赵信的嘴里打听那些人的下落,老家伙换了一个说法,对着赵信说道:“去绿洲的路线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别人知道吗?”

  听到了赵信否定的回答之后。归不归的脸上总算安稳了一点。随后他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枚金锭,抛给了赵信之后,说道:“老人家我给你一个便宜,你带着我们沿着赵吉他们走的路线再走一遍。这个是定金,找到了赵吉我们就回来。到时候这样的金元宝再给你十个,明白了吗?”

  赵信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目瞪口呆的盯着归不归,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心急的归不归也顾不得他缓过来了,直接揪着赵信的衣服将他拖出了酒肆。随后对着还在好像过家家一样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说道:“走了。想喝酒的话路上喝……”

  从酒肆出来之后,归不归马上要他雇来的人收拾行囊,准备马上就出发。带着赵信去了他家报信。赵信他爹看见黄灿灿的金元宝之后,也是惊喜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当下就差和归不归明说这孩子你带走吧,我不要了这样的话。

  在归不归的不停催促之下,他们的马队再次启程。按着赵信指的方向进发,走出去之后,百无求才反应了过来:“老家伙,这不就是你给老子地图上面的路吗?干嘛这么着急忙慌的?”

  归不归看了自己着便宜儿子一眼,哭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还是急点吧。弄不好这次白跑一趟,去晚徐福恩人的魂魄烟消云散了,你以为他不会亲自回来找老人家我的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