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赵吉

第三百一十九章 赵吉

  为了帮徐福应劫,屈师兄也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上面看最近他并没有无妄之灾,除非有人刻意寻仇,要不然的话凭着卦象这位屈师兄能活动寿终正寝。
  
  当下,屈师兄亲自看守丹房,徐福只是负责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务。用屈师兄的话来说,保住生命最重要。
  
  一连六天徐福都是提心吊胆的过去,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就连屈师兄看守的丹房都风平浪静的。只要平平安安的过完第七天,就算是过了这一关。
  
  到了最后一天。徐福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里过的。那位看守丹房的屈师兄也是特别的紧张,除了邱武真亲自炼制的那一炉丹药之外,其余的炼丹炉都撤了炉火。
  
  整整一天过去。也没见有什么意外生发。眼看着再过半个时辰这一天就过去,徐福的劫难也要跟着一起消失。越是临近最后这点时间,徐福越是紧张。就在最后半个时辰。他又给自己算了一卦。
  
  让徐福狂喜不已的卦象出现了,从卦象上已经看不到之前的百日之劫。逃脱一劫的徐福本来心里应该庆幸自己逃出升天,不过他的心里竟然还隐隐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徐福心里突然明白了过来。急忙又给远在丹房屈师兄算了一卦。从卦象上面看屈师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暴亡,自己的应劫竟然转到他的身上了……
  
  自己害了屈师兄!明白过来之后的徐福马上赶往丹房的位置。眼看着徐福就要赶到丹房的时候,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将整个丹房移为了平地。因为距离的太近。徐福也被爆炸的气浪震晕。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又是七天之后的事情了。邱武真这时候也已经回到了宗门,听说徐福醒过来之后。竟然亲自过来看望了他,从自己师尊的嘴里,徐福得知屈师兄当场便被炸死。不过好在他也时刻警惕,早早的在丹房中摆下了一个护身的阵法。故而这次他只是身死,没有发生好像首任大方师燕哀候女儿那样连魂魄也伤到的惨剧。
  
  根据邱武真的解释,屈师兄就是因为撤掉了其他丹炉的炉火,才造成的这次惨剧。丹房里面的回龙火都是相通的,屈师兄一时大意并没有彻底撤掉炉火。故而回龙火都窜到了唯一还在炼制的丹炉当中。那口丹是前任大方师用天外玄铁炼制而成,直到积攒的炉火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之后才瞬间爆裂,要了屈师兄的性命。
  
  屈师兄是代替徐福而死的。当下,徐福的心里满是愧疚之情。他康复之后便向邱武真请假去看望屈师兄的双亲父母,直到两年之后。屈师兄的父母双双故去才重新回到宗门继续修炼术法。
  
  后来屈师兄的魂魄重新投胎之后,也数次得到过徐福的帮助。甚至在第五次轮回之后进入到了方士一门,本来徐福想过要代师收徒。收下他作为自己的师弟。不过当时归不归、广仁等人已经成名,被他们找一个十来岁的小师叔也确实不像话,当下只能收了屈师兄的转世之人为徒。
  
  可惜他的材质太差,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服用长生不老药的可能。在徐福身前也做了不到二十年的弟子便早早的亡故,还是在他死后,徐福才将归不归和广字辈的众人召集起来。说出来这一段当年的往事。
  
  说出来还不算,徐福让这些弟子们都记住屈师兄魂魄上面的印记。还要记住他后几世的名字和所在之地,就连这个,徐福也都给屈师兄安排好了。后面这几世虽然不是王公诸侯的大富大贵,不过也算是小康之家。能让他无忧无虑的过完后面每一世。
  
  不过隔了这么多年,当初那些名字归不归早模模糊糊了。归不归好不容易才想到这三个名字。虽然不敢肯定具体是哪个,不过还是能确定屈师兄这一世的人名就在这三个名字当中。好在稚国这个地点牢靠,归不归倒是记得清楚。
  
  归不归算着这个时候屈师兄的转世已经成年,或许或离开稚国的范围,到凉州这里生活。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只有亲自去一样稚国哪里,才能找到屈师兄的转世了。
  
  当天夜里,归不归潜入了凉州的官府当中。查看了凉州登基在册的男丁户籍,确定了没有那三个人名之后,这才彻底的死了心,随后他们二人二妖在凉州休息了两天。重新采办了一些马匹、骆驼和食、水之后,又雇佣了当下的一些经常进出草原、沙漠的人,这才除了凉州城,向着草原的位置进发。
  
  几百年前,汉武皇帝已经派兵将这里的匈奴人打得大败。匈奴人四分五裂一半穿越了沙漠远远的逃遁。不过还有不少匈奴人留在这里。只是这些匈奴人已经没有了他祖先的彪悍之风,这些年汉军时不时就要派兵过来和这些匈奴人见仗,当初匈奴强盛汉军羸弱的时候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时候很多匈奴人为了自保。已经和汉人混住在一起。很多匈奴人已经起了汉名,如果在人聚集多的地方喊一声类似‘王老大’之类常见的汉人名字,估计要有一半的匈奴人会回头以为是在叫自己。
  
  虽然准备的充分。加上也不是第一次进入草原、大漠。不过这一路上小任叁还是经常叫苦,好像是之前在兵营那次被那个神秘人放火吓着了这个小家伙,只要天一热它便叫嚷着要变成人参干。当下,为了这个小祖宗。这一行人只能天亮之前就要马上启程,靠近午时就要搭下帐篷休息,等到太阳西下的时候再次启程。
  
  这一路上,只要遇到有人的地方,归不归便会去打听那三个人的名字。不过也许是他的运气不好,竟然连个重名的人都没有遇到。无奈之下。这一行人只能只需前行,看来不到稚国是找不到屈师兄转世那人的。
  
  百无求按着归不归所画的地图在前面带路,走到了草原边缘最后一个汉人和匈奴人混居的城镇。他们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第二天进入沙漠。穿过了沙漠之后,才能道达稚国遗址的绿洲。
  
  这样的一个边陲小镇也找不到个像样的客栈,当下。被归不归雇来的人在镇外打起来几个帐篷。剩下的人在小镇当中买了一些当地的沙葱、牛羊肉等吃食,就在镇外烹煮去起来。
  
  就在这些人干活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出现在镇子里面唯一的一个小酒肆当中。要了一坛子当地特产的马乳酒,和一碟子下酒的肉干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找到了酒肆老板,询问他镇子当中有没有叫做赵信,赵义和赵吉的人。
  
  本来这次归不归也没有什么希望。只是到了草原边缘,别浪费了这最后一次机会。没有想到客栈老板听了三个人名之后,直接指着角落里面一个酒碗早就干了的男人说道:“赵义和赵吉我没有听说过,不过老爷你找赵信的话这里倒是有一个,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赵信!有人找你,抬头给老爷看看。是不是他要找的赵信。”
  
  那汉子趴在酒桌上正迷糊,听到有人喊自己,迷迷糊糊的抬头说道:“谁要请赵老爷我吃酒?酒呢……”
  
  回头看了一眼。归不归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徐福留在屈师兄魂魄上面的印记。当下有些失望的苦笑了一声,看着这汉子已经空了的酒碗,对着酒肆老板说道:“给他那桌加一坛好酒,算在老人家我的帐上。老板,你再想想,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匈奴人也叫赵信、赵义和赵吉的?”
  
  “你……你找赵吉?”这时候,听到天上下美酒的赵信咽了口口水,对着这个大财主说道:“我倒认识一个赵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