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熟人

第三百一十六章 熟人

  这些兵士各拿刀枪对着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就在百无求和小任叁都有些错愕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怪笑了一声,伸手慢悠悠的向着其中一个兵丁抓了过去:“在老人家我的面前,还要耍这样的小聪明吗?”

  还没等归不归的手接触到兵丁,他已经身子已经向后爆退。这样的身法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士兵能做出来的。一边的吴勉嘲弄的笑了一声,说道:“狐狸尾巴这么快就露出来了吗?囚闽呢?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顿了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军营大门的方向。随后继续用着他一贯的语气说道:“还知道解除禁止,囚闽,你长大了……我都替‘邱武真’开心。“

  吴勉虽然看透。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当下只是冷眼看着归不归戏耍一般的将那些假冒的兵士逼退,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有人发出来一声长啸。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本来已经被归不归压制住的兵士就好像吃了什么亢奋的丹药一样。各自施展自己擅长的术法,突然不要命的向着还在一边看热闹的小任叁冲了过去。

  这些人突然发难,着实吓了小任叁一跳。小家伙竟然忘了躲闪。好在它身边的百无求凭着妖性反应快,在这些士兵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抢先一步挡在了小任叁的身前。

  “臭不要脸!就会欺负小个的吗?冲老子来……”百无求连打带骂的对着士兵们扑了过去。虽然只是挡了一下,不过让小任叁反应过来。当下这个小家伙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与此同时,那边的归不归已经反应了过来。当下老家伙手上微微加了力道,只是片刻之间,便已经没有还能站在地上的士兵了。

  “是囚闽一路的术法……”一直没有动手的吴勉这个时候开口说了一句,他还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眉头突然皱了起来。随后冷笑了一声,对着空气说道:“原来是这样,囚闽你也懂脑筋了。如果在苗疆的时候,你便肯这么动脑筋的话,说不定那个时候已经替‘邱武真’报了仇。如果一会小任叁少了一根参须,我就用元昌的一条命来换。”

  “小爷叔,你什么意思?”听到吴勉这么说话,二愣子的脸色也变了。它用力跺了跺地面之后,对着下面的小任叁说道:“任老三你不是出了什么事吧?出来,别吓唬老子……”

  “大侄子……我们人参走背字了……”这个时候,小任叁的声音出现在了空气当中。它好像被什么人挟持住了,声音微微发颤还带着一丝哭音:“他让我们人参给你们带个话。放了元昌。只要元昌从这里走出去,他就放了我们人参……你们别管我们人参了,别放元昌,他不敢把我们人参怎么样。别点火——救命啊……”

  小任叁本来想说几句硬气的话充充场面,无奈被挟持住它的人,一吓唬本性便露了出来。

  “别说老人家我没有告诉你。任叁可是管大术士席应真叫爸爸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发出声音的位置继续说道:“让这些人吸引老人家我的注意,算计好任叁会遁法避险,就在地下等它。不是老人家我夸你,能算计到这一步,老人家我也算服气了……”

  这时候。小任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说让元昌还有那些人都出来…….让你不要瞎客气,老不死的,我们人参的命就在你手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叫你老不死是盼着你永远不死,那真是个美好的愿望……”

  这个时候,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小任叁的声音说道:“抓住你的人是囚闽吗?”

  “这黑漆漆的,我们人参真的不知道啊……呼呼……他又开始放火了,你们可快点吧……这火苗一次比一次大。我们人参可吹不灭几次了。还来!你就不敢换个花样吗……呼呼……”听着小任叁话里的意思,那个人什么样子它自己也不知道。

  这时候,元昌怪笑了一声,对着他们几个人说道:“任叁虽然是妖物,好歹也是跟了你们几百年了。我是一个小人物无足轻重,用我去换任叁,你们怎么算都不吃亏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冷不丁被身边的吴勉抢先对着元昌说道:“记住我的话,任叁少了一根参须,也要用你的命来换。你保佑任叁回来的时候,一根头发都没少吧……”

  元昌本来还想说几句撑场面的话。不过看到吴勉的样子之后,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这时候,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老家伙的双手向上轻轻的虚托了一下。就见那些晕倒在地的兵士都慢悠悠的漂浮了起来,这些人漂浮到了元昌身边之后。老家伙开口说道:“带着走吧,不过你回去了,那个小家伙却没回来的话。以后的时间,我们几个人只做一件事。找你,还有那个人。你们的魂魄不烟消云散,这件事就不算完。听明白了吗?要不要老人家我再重复一遍?”

  归不归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不过元昌却无法跟着笑一声,他深吸了口气之后,正色说道:“我回去了,任叁便一定回来。没人敢用它来要挟你们,更不敢要挟那位大术士……”

  “慢走……”没等元昌说完。吴勉已经用两个冷冰冰的话回答。元昌看了吴勉一眼之后,不在说话,利用术法将漂浮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起带着。向兵营大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

  看这元昌的身影消失之后,吴勉转头看了归不归说道:“印记是留在那些人的身上了吧?”

  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就知道瞒不了你,留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只要他们待在一起,那就谁也逃不了……”

  “你们说说,元昌那个王八蛋不会留下任老三不放回来吧?”这个时候。有些担心的百无求一个劲的看着兵营大门口的位置。四个人当中,由于只有它和小任叁都是妖物,加上那个小家伙一个八九岁孩子的模样,难免让这个二愣子担心。

  “谁敢得罪席应真那个爸爸?老人家我就不行绑了小任叁的那个人是徐福。”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一边默不作声的吴勉继续说道:“囚闽的脑子想不出来这个,不是有人帮他,就是绑了任叁的压根就是别人。猜猜看,谁的胆子那么大?”

  “不是囚闽,还对元昌这么感兴趣。还有这个脑子的,老家伙,要不是你在我身边,我会以为那个人是你。”吴勉翻着白眼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洛阳城里,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半晌之后,对面的黑暗当中便传来了小任叁哭哭啼啼的声音。随后这个小家伙抹着眼泪走了过来,远远的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之后,“哇!”的一声哭着向他们跑了过来。

  老家伙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小任叁的身边,将小家伙抱了起来之后,好不容易将它劝的止住了哭声。这时候,吴勉和百无求也走了过来,听着归不归在向它打听,绑了小任叁那个人是谁。

  不过小任叁也是云里雾里,抓住它的那个人从头到脚都黑一团黑气笼罩。说话也故意的变了强调,小任叁完全猜不到这个人是谁。

  听了小家伙的诉说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来,还真是个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