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九章 隐晦

第三百零九章 隐晦

  看见了归不归和吴敏,离墨也有些吃惊。想不到这几个失踪近百年的人会突然在这里遇到,顿了一下之后,离墨看着这二人二妖说道:“莫离已经死了,现在我叫离墨。还有,你们确定要去见我的师尊吗?”

  “莫离已经死了……”归不归重复了这句话之后,老家伙顿了以下,好像明白过了什么。想起来当年这个人被姬牢舍弃,当作死士遗弃在皇宫当作阻挡广仁的棋子。归不归便明白莫离已经死了这句话的意思。不过那次将广仁换出来的,听说是席应真那个爸爸……

  当下,老家伙向着这个叫做离墨男人的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他有些惧怕的那个人之后,归不归这才继续对着离墨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莫离也好离墨也罢,总不是老人家我的对头吧。这么多年不见了。你倒是越发的精神了。既然不叫莫离了,那么那俩楼主也不算你的师尊了吧?别说,离墨这名字就是比莫离顺口。大术士这名字起的好。离墨离墨的,听着就那么舒服……”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大术士,离墨便是一愣。他想不到自己只是说换了名字。这个老家伙便能推算出来起名字的是席应真。而且听他话里话外的的意思,应该已经算到现在席应真是自己的师尊。

  这时候,归不归还在那里继续说道:“说到了大术士,他老人家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那谁,任叁过来见见你的莫离兄弟。你们俩一个是大术士的现任弟子,一个是他老人家的半个儿子。以后要多亲多近,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千万别客气……”

  这些年离墨一直跟在席应真身边学法,也是经常只不过他和老术士其他的弟子们不一样,离墨是带艺投师。他以前是方士的路子,和席应真的术法并不是一路。故而这么多年下来,离墨的术法并没有太大的长进。不过老术士也不着急,有一搭没一搭的教授离墨术法。

  虽然自己算是死过一次。和以前的师尊算是一刀两断了。不过他还是有些惦记自己那位已经失去了术法的座师,只是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他的下落,只能没过几年就连白马寺寻找广孝和尚。当初的方士宗门就是他和两位楼主一起崩塌掉的。算起来,他一定知道自己那位座师的下落。不过他到了这里之后便听说广孝和尚护送他那两位师父的舍利子回天竺去了,这样离墨还是不甘心。没过几年就要过来碰碰运气,没有想到这次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

  这时候,小任叁也很是凑趣的走过来,拉着离墨的手,说道:“离墨兄弟,按着规矩你入门晚。也要喊我们人参一句师兄的。不过我们人参长得小也不能占你这个便宜,离墨兄弟,你带我们去找老头儿,我们人参想他了。”

  被一个看着只有八九岁的孩子叫兄弟,离墨虽然心里觉得别扭,看着席应真的份上也只能认了。当下他干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真是不巧的很,师尊上个月出海。说是要再去海外寻那徐福的晦气,他老人家说过。少则十天八天,多则三五十年一定回来的……”

  听到了离墨的话,吴勉、归不归他们寻找广仁的心思便淡了一分。不过没有想到离墨的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师尊虽然不在这里,我却在城内司徒王允的府中见过广仁和火山,你们都是旧相识,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两位大方师应该可以帮到你们的。”

  想不到最后竟然还是从离墨的口中的得知了广仁和火山的下落,而这离墨碍着以前和吴勉、归不归等人有旧仇。当下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说到自己刚刚路过王允府门前。见到广仁和火山两个人被司徒王允迎进了府中。

  广仁和火山二人的头发实在是太好辨认了,看到了他们两位之后,离墨没敢露面直接穿街而过,直奔白马寺而来。说完之后,离墨客气了几句,推说席应真临出海之前还安排了事情给他。离墨不便久留,便离开了这白马寺。

  看着离墨离开白马寺之后,归不归向德广老和尚打听了司徒王允府上的地址。随便他们四个乘坐马车向着王允的府中行驶过去,驾车的百无求对广仁、火山爷俩会出现在朝廷重臣府中这件事很是不解。

  “老家伙。你说广仁、火山爷俩不做大方师了,就跑到人家当门客了?”百无求一边驾车,一边对着车厢里面的那几个人继续说道:“小爷叔,你也说说,要是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知道了,他会不会跑回来和自己的弟子、徒孙拼命?”

  “傻儿子,不知道别瞎说,徐福当年还在诸侯府中当过几天的门客。”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完之后,归不归又继续对着吴勉说道:“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爷俩出现在大司徒的府中,多少有点操控国运的嫌疑吧?”

  “操控国运?现在方士一门都没有了,国运也该操控操控了。”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他们俩不是跟着国运去的呢?你以前说过的,徐福是怎么评价广孝的?”

  “纵横捭阖者,广仁不如广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靠在车厢里,看着外面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做过了方士、和尚还不够吗?还想要在这乱世当中分一杯羹吗?”

  “分一杯羹?哪有那么容易……”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也将目光转到另外一侧的车厢外面,慢悠悠的说道:“方士一门因他而亡,从此之后。广孝不要想有好日子了。”

  “任老三,他们俩在胡说八道什么?”百无求回头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听得懂老子就是胡瓜……”

  不久之后。百无求将马车停到了离墨所说朝中重臣司徒王允的府前。随后,在归不归在自己便宜儿子的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之后,二愣子便跑到了门前前去叫门。

  狠踹了几下大门之后。百无求的破锣嗓子便喊了出来:“开门了!有天大的好事要便宜你们家大司徒……里面有活人吗?出来三五十个迎接……白马寺的白马跑出来配种了!里面有和尚吗?没有和尚有方士也出来俩……”

  这话刚刚喊到这里,就连大司徒的府门打开。白头发的广仁笑眯眯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刚刚走下了马车的吴勉和归不归。这位前度大方师微微一笑。说道:“多年不见,想不到再见面却在别人的府上。广仁代司徒王允大人前来迎接几位,来,进来说……”

  “这不是广仁大方师吗?这么多年不见了,想不到我们会在洛阳城见面。”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去。老家伙有意无意的将自己术法充盈的气息显露了出来,不过广仁倒是没有一点吃惊的表情,只是微微的一笑之后,说道:“归师兄来的正好,广仁正好有件头疼的事情要劳烦归师兄。”

  说话的时候,广仁的目光已经转到了吴勉的身上。他身上的某种力量和吴勉身体里面的种子产生了共鸣,两个人竟然同时向后退了一步。随后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

  广仁的心里暗自说道:种子已经长成大树了……

  而吴勉则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的力量,竟然被广仁隐隐的压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