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八章 意外的熟人

第三百零八章 意外的熟人

  不过是不是因为元昌,归不归都要去见一次广仁和火山的。当初老家伙答应了徐福传话,不过回到陆地这么长的时间,归不归只忙着解开封印的事情。现在吴勉的种子已经长城大树,他被封印几百年的术法也找了回来,于公于私都应该去找那两位大方师了。

  本来以为那两位大方师会藏身在某处的方士道场当中。不过沿路走下去,才发现几乎所有的道场都已经被官府查封。虽然还零星有人敢自称方士。也只是在乡野当中,靠着一点微末的方术换点柴米之资而已。

  一连路过了四五处道场。不是已经变成了废墟,就是被当地的官府挪作他用。别说两位大方师了,除了骗子之外,连个正经方士都没有见到一个。这个时候吴勉有些后悔了,当初在苗疆高山上的时候,自己是有机会留住火山的。

  最后这二人二妖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去洛阳城碰碰运气。算起来白马寺的广孝和尚应该知道那两位大方师的下落,以前吴勉、归不归二人还有些忌惮广孝。不过现在一人的实力大涨,另外一个人的术法也找了回来。两个人联手的话,陆地上还能有一拼的人也只有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了。

  当下,这二人二妖继续乘坐马车向着洛阳城行驶过去。眼看着已经见到洛阳城大门口的时候,他们这架马车被堵在洛阳城门口几千名士兵挡住。就见这些士兵排成几个列队守在城门前。正一队一队的向着城内走去。

  现在的洛阳城已经全城戒严,所有的百姓都被赶回家中。在大军进城之前不许露头。几十名骑兵来回在洛阳城中穿梭着,不停的宣读如果有百姓擅自窥探大军者斩立决的军令。其中有骑兵的马鞍上已经绑上因为窥探大军。而被斩杀的百姓人头。

  “洛阳城又出了什么事情?不是说黄巾的张角兄弟已经都被剿灭了吗?”归不归将马车藏在了城外的树林里,随后老家伙让吴勉他们三个守在这里,他自己进城打探一下消息。

  差不多一个多时辰之后,老家伙利用五行遁法回到了这里。对着正坐在马车上假寐的吴勉说道:“还真的被老人家我猜着了。洛阳城这些年就没有消停过。刘秀那些子孙们也是越来越不争气,好好的被内侍们篡了权。本来派上御林军的侍卫将那些没卵子的杀了就好,结果非要从西凉召来一个叫董卓的煞星。现在好了,篡权的内侍十常侍是都死绝了。那个叫董卓的也赖在洛阳城不肯走了,他天天往洛阳城里派兵。

  王公大臣们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敢惹这个董卓,他还废了一个皇帝。可惜了刘玄、刘秀哥俩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从王莽手中夺回来的江山。这就算气数将尽了。”

  “天天往洛阳城里派兵?”吴勉嘲弄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一路上你们谁看到有兴兵的迹象了?往洛阳城派兵怕只是那个董卓的诈术而已。”

  “老人家我去了他们城里的兵营。里面就那么几十个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城外的角落里却有几千件百姓的衣服,他们这是在玩换人头的游戏。”

  看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听不懂,当下老家伙跟它解释道:“就是说白天官兵进城,晚上他们在换成百姓的衣服出来。等到第二天白天的时候再换成当兵的衣服成城,来来回回的吓唬人玩的。看见城里面来来回回的骑兵了吗?他们就是怕有人看见有眼熟的官兵进城,这才不让人看的。”

  “那么说这个姓董的手里也就这么几千人?那还怕他个球?”听到自己‘亲生父亲’的话之后,二愣子脸上的表情便有个不屑。

  “白马寺呢?老家伙你不是学小任叁光顾着去皇宫里看娘娘。把正经事忘了吧?”这个时候,吴勉睁开了眼睛。看着嬉皮笑脸的归不归继续说道:“还是说你已经从白马寺里面探听出来什么消息了?白马寺的主持已经不是广孝了?”

  归不归虽然找回来了术法,不过对吴勉还是向以往一样。能不得罪尽量的不去得罪那个白发男人。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介绍起来白马寺的近况来:“白马寺老人家我是进去了一趟,那里也不像以前那么兴旺了。闹十常侍的时候,其中一个叫张恭的内侍崇信佛教。后来十常侍被灭了,这也成了罪名。董卓进城之后。强迫寺中三十岁以下的和尚还俗。现在寺庙中尽是一些老家伙,因为老人家我记着回来见你回话。也没有在庙中细打听。不过寺中的方丈不是广孝无疑,剩下的我们进去之后在细说。”

  听到白马寺这样的大庙也被连累。吴勉皱了皱眉头。不过怎么样也要白马寺打听以下广孝的近况,如果连这个老对头也找不到的话,那么找到广仁、火山他们便难上加难了。

  这时候,城门外面的大军已经都进了城。百姓们也终于可以从家里面走出来,开始才买一些平时的日常用度。就连城中的酒肆都开始陆续的开张,洛阳城到底是国都。就算是这样也比一般的城镇要繁华的多。

  吴勉四个人驾车进城,慢悠悠的向着白马寺的方向进发。这一路上听到的都是百姓口中对时局的恐慌,还有不少的百姓开始向城外迁徙。放佛走得越早便越安全一样。

  吴勉结果人走到了白马寺的时候,门口正有几个老和尚在扫地,听到吴勉他们是进来烧香礼佛的施主之后。这几个老和尚急急忙忙的招呼他们进了佛堂,这样的年头竟然还有这样的善男前来礼佛。这样的信徒也太虔诚了吧?

  没过多久,一个六十来岁的和尚在一众老和尚的簇拥之下,来到了佛堂。这个老尚便是白马寺的现任主持和尚德广,听说这个时候还会有信众钱上礼佛,连这位方丈都惊动了。

  就在归不归绕来绕去打听广孝下落的时候,佛堂外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德广和尚你出来!广孝和尚还没有回来吗?还是他回来了躲起来不敢见我!”

  听到了这个说话的声音,德广和尚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和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致歉之后。便匆匆忙忙的走出了佛堂,对着外面说话的人说道:“施主,你没过几年便来一次打听广孝大师的事情。我也说过无数次了。施主为何还不明白?广孝大师带着迦叶摩、执迷沅两位大师的舍利子回到天竺,要将两位大师的舍利子供奉在佛塔之下。此去一路千难万险,广孝大师百岁高龄,只怕在路上便已经圆寂了……”

  来人竟然是当年问天楼主的弟子莫离,只不过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都不知道莫离已经拜在大术士席应真的门下,改名叫做了离墨。

  离墨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德广方丈说道:“和尚!不明白的人是你。只要广孝回来,告诉他故人之徒离墨找过他。让他不可乱动,等我回来!”

  “故人之徒?莫离你什么时候改了名字?”这个时候,吴勉慢悠悠的从佛堂里面走了出来,看着愣了以下的离墨继续说道:“巧了,今天我们找的是同一个人。不过既然你来了,那么广孝的事情也可以放一放了。莫离,带着我去见你的师尊,问天楼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