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七章 不一样的归不归

第三百零七章 不一样的归不归

  看着纲元急的脸色已经涨红的样子,吴勉翻了翻眼皮,对着这个侏儒方士说道:“冥人志吗?不劳你费心了,那个已经在徐福大方师的手上了……”

  “我说的不是冥人志”纲元一急,身子窜起来四五尺高。身子悬空在半空当中,飘飘悠悠的和吴勉保持在了一个高度之后。继续说道:“假山里面的东西呢?上次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不能总是可着我一个人欺负吧?快点把里面的东西还来……”说到最后的时候,纲元的话里竟然带出了哭腔。

  “小爷叔,什么东西?要是不值钱的话就还了这个小矮子吧。”这个时候,赶过来看热闹的百无求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竟然凑过来替纲元说话:“看在老子的份上,你就给他吧。老子就受不了他这样的……老子是夸你吗?你还来劲了……”

  二愣子说到最后的时候,纲元竟然应景的掉了几滴眼泪。百无求最见不得这个,当下他画风一转,冲着这个侏儒方士去了:“好好的你哭什么?什么东西还值得你掉眼泪?他不给你,你当着他的面自杀就好了。老子就不信你都死在他面前了,还好意思不给你?不给你就闹。闹不过就上吊!”

  几句话说完,竟然把纲元含在眼圈里面的眼泪吓了回去。吴勉有些无奈的看了百无求之后,对着飘在半空中的小矮子说道:“你不说是什么东西,让我怎么给你?”

  “我知道就好了……”顿了一下之后,纲元愁眉苦脸的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只是告诉我这里有个假山,不管这假山下面藏着什么东西。都要我带回来,出来的时候大方师还亲自说了一句,说上次冥人志没有带回去。可一不可二……”

  说到这里,纲元看了吴勉一眼,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不管里面是什么,都是徐福大方师点名要的东西,如果是竹简之类的你誊抄一份就好。如果是什么天材地保,你从上面削下一成半成的,估计大方师也看不出。如果是法器……”

  看着纲元实在不知道里面是真么东西。吴勉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块小小玉阙,这玉阙的成色太差看着和石块没有什么区别。这和他在秦宫做小方士的时候所佩戴的玉阙是一个样式,当初那块玉阙在他变成白发不老之身的时候已经遗失了。这还是后来居住在长安的时候。闲来无事的时候,吴勉自己又做了一块。

  看着纲元愁眉苦脸的样子,吴勉将手里的玉阙递了过去。小矮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看着白发男人说道:“这就是假山里面的东西?就这么一块方士玉阙?”

  看着纲元一脸怀疑的样子,吴勉冷笑了一声,慢悠悠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要这块玉阙了,是吗?”

  “要!是这假山里面的东西我就要。”看到吴勉要将手里的玉阙收回去,纲元急忙一把将玉阙抢了过来。虽然他还是不明白徐福大方师干嘛把这个石块一样的小玩意儿藏在假山底下。不过既然是大方师做的,那便是另有深意。而且吴勉也不至于因为这个骗自己,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想要什么明抢就是,犯不着这样的嬉耍自己。

  当下,纲元小心翼翼的将玉阙收好。小矮子怕吴勉反悔,当下编了个徐福着急让他回去的理由,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纲元消失之后,百无求凑过来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东西真不是你拿的啊?老子我反应过来了。刚才你说那些傀儡声东击西的,它们应该就是奔着这个来的吧?它们把东西拿走了黑锅你来背,徐福不会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老子知道你这是债多了不愁。可这平白无故的……”

  吴勉慢悠悠的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说道:“跟着你亲爹久了,你开始越来越像他了?放心,徐福在派人来问的话,我会说东西被你爹拿走了……”

  接下来之后的几个时辰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十个时辰过去之后,归不归所在的密室终于打开。就见一脸笑眯眯的老家伙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看着归不归多少有些憔悴。但是看老家伙脸上的笑意,谁都能猜到他九成已经解开了封印,恢复了自己的术法。

  “老不死的。看样子你这是解开封印了?”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冲着归不归跑了过去,拉着老家伙的手继续说道:“看着和以前也差不多吗?不是我们人参说你,老不死的你看着也不像是多厉害的样子。”

  归不归嘿嘿一笑,将小任叁抱了起来,一边继续向着吴勉这边走过去,嘴里一边笑呵呵的继续说道:“其实想想老人家我也不过就是回到了几百年前的老样子。这几百年我老人家的术法还是再原地,也没有什么可高兴的。还不就是那回事吗……”

  “老家伙你的术法回来了,现在是不是要报这么多年,被我欺压的仇了?”听着归不归的语气当中流露出来一丝张狂,吴勉慢悠悠的一笑,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恭喜你终于等到了。”

  “天地良心,老人家我怎么会有那样的念头?我老人家心里就敬重两个半人,一个是席应真那个爸爸。另外一个就是你了。别看徐福是什么大方师,在老人家我心里,他最多就算半个……”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还在上下打量了一番吴勉。他解开了封印之后,的确有过出来就打着和吴勉切磋术法的旗号斗一场的打算。不过想到吴勉解决囚闽那些人时的情景。凭着良心来说,归不归可没有本事喊一嗓子就把那些人都解决掉的。

  当下,归不归给自己宽心:反正跟着这个白头发也熬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再说了自己还是有三年一次的衰弱期也快到了,那个时候还要吴勉继续保着他。看在自己术法已经恢复的份上,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大概也不敢再欺负自己了——差不多不敢吧……

  看着吴勉还在冲着自己怪笑,老家伙便开始想要岔开这个话题。当下,他扭过头对着百无求和小任叁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解开封印这十几个时辰当中。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谁说没有的,就这会的事多。”没等吴勉说话,百无求已经对着归不归将元昌和纲元的事情说了一遍。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归不归听完还是琢磨了一阵子。

  看着归不归若有所思的样子,吴勉白了这个老家伙一眼,说道:“你最了解那半个人的。说说看,他能把什么东西藏在着假山底下的?广仁和火山是知道的,方士一门崩塌的时候都没有带走?”

  “管它是什么!找到了元昌什么都知道了。老人家我开始有点好奇了……”解开了封印之后。归不归明显变得气粗了。也不是以前那样先要在心里盘算明白,再想办法的那个老家伙了。

  “元昌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小任叁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东西被元昌带走了,他还会让你找到吗?”

  “那你猜猜,元昌在这方士宗门待了这么久。广仁和火山会不在他身上留下点什么印记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说道:“老人家我是找不到元昌,不过总有能找到他的人。”